“笨。”凌梦娴敲了他一下,“如果凌梓安不出意外,原本这趟该是我去的,可偏偏他就这么死了,宫中一定有变数。”

    纳兰风棠已经与洛族联手了,为了掩护洛族,他一定会来,如果是洛族干的,那就说明洛族便没有与纳兰风棠联手,他们瞒着纳兰风棠来到冷宫与我们相会。”

    “这样的话,形势一目了然,反正,凌冉今晚是一定会死的,必须有人去做这个证。”

    “大姐英明!”凌邵杰举起酒杯,奸笑着朝凌梦娴敬酒。

    ……

    “主人,这封信……”怨怨化作纳兰风棠的模样站在洛淮书身边。

    “怨怨,今晚,你去冷宫。”洛淮书在心中思索几下,有了答案。

    她没猜错,杀掉的那个送消息的人果然是凌族投来的引子。

    那么今晚,“纳兰风棠”出现,最为合适,天魂与洛族联手的消息被凌家人知道后必然会忌惮些许,且为了得到天魂帝国,他们一定会有大动作,而这个大动作,就会暴露他们背后的靠山!

    她看过凌族的资料,几年前也不过是一个小家族,可就在前一年,实力突然猛增,还拥有了那种九阶炼器师才能制作的兵俑与操纵方法。

    这样迅速的成长只有靠外力。

    没有哪个宗族会无缘无故地去发善心扶持一个小家族,他们这样做定有他们背后的意义。

    比如,天魂帝国,再比如,洛族!

    理论上来讲,洛族是处于弱势的,由于几十年来的不谙世事,导致对外界了解极少,除了另外四大宗族与五国之外,几乎一无所知。

    这也导致了洛族会在前几天才知道国宴,凌族与天魂国君联合的事。

    不过凌族这人也太蠢了一点,啧,怕是万万也想不到洛族和天魂“国君”已经成了绝对的一方人。

    冷宫,含香殿——

    凌冉潜伏许久,看了看天,时间到了,凌梓安的尸体还在那里。

    凌冉依稀记得凌族设凌族人身死在外,必须将尸体带回的规定还是凌梦娴大长老提出的。

    大长老人真好,落洛归根,这次任务回去后一定要好好追随大长老!

    凌冉迅速从隐藏地点朝凌梓安的尸体那边奔去,没有多看,拿起特制的袋子将凌梓安的尸体装了进去。

    “大长老,属下把凌梓安的尸体带回来了。”凌冉将尸体袋放在凌梦娴面前。

    凌梦娴听了眼前一亮,又多了一个试毒体!

    她急忙打开袋子,看到袋中的东西后,面上的惊喜陡然一转,化作阴沉。

    “这就是你带回来的尸体?”

    “是啊。”凌冉疑惑地抬起头,整个人一下子惊慌起来,“怎,怎么会这样?”

    了这件事有些意外的偏执,她双手撑在桌子上,瞪着凌冉,“不行,你必须赔我一具尸体!”

    “大人,这,这,这怎么赔?”凌冉也是被凌梦娴吓到了,心中泛着嘀咕,大长老居然这么在意不能让别的族人流落在外?

    “当然是……你来赔了……”凌梦娴的脸突然变得扭曲起来,声音也苍老了许多倍,她的手指开始变长,双手抓住凌冉的肩膀,不停地颤动,“我的尸体……尸体……”

    “什,什么意,意思……”凌冉被吓傻了,大长老怎么会变成这样!变得这么可怕!他腿一软,呆坐在地上,又被凌梦娴提着肩膀抓起来,并被她喀住脖颈。

    “大,大,大,大长老,饶命!饶命!”凌冉双手用力地掰着凌梦娴的双手,企图挣扎,可凌梦娴的力气大得惊人。

    凌梦娴口中发出诡异的像咳痰似的声音,但她就是不回答凌冉,在她眼中,凌冉已经成了一具尸体。

    凌冉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敬重的大长老居然会是这样的可怕的人!

    凌冉仰着头,手脚渐渐停止了动作,整个人软了下去,死了。

    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凌邵杰走进来,一脸的不满“大姐,你不是答应了那老头不乱吃他的活人弟子的吗?”

    “可凌梓安的尸体他没给我带回来啊?自然是要赔给我的。”凌梦娴一脸的理所当然,“再不济,你让那老头来找我便是,这么新鲜的死气,二弟你确定不来点儿?”

    “大姐……”凌邵杰吞了一口口水,皮肤开始像凌梦娴一样变得苍白,指甲也开始变长,身体抖动几下,转身锁上门,然后忙不迭的扑向凌冉的尸体。

    姐弟两人餍足后才想起正事。

    “姐,凌冉在那冷宫没死,得不到信号,那到底是洛族单方面还是洛族和皇族联手了啊?”凌邵杰象征性地擦了擦嘴问道。

    “喏,你看袋子里。”凌梦娴把原本用来装尸体的袋子打开,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张纸。

    纸上已经有些泛潮泛黑了。

    普通的袋子定然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一张纸变成这样,这是袋子中沾了某样物品的缘故。

    “大姐,这会不会是洛族的阴谋?故意让我们觉得洛族和皇族联了手,这样的话,我们必然会挑较弱的皇族动手,如此一来,既使我们失去了一个盟友,又令皇族得到了惩罚。”

    凌邵杰此时已经恢复了正常,看上去比刚才还要红光满面一些。

    “不,这个人说的没错,洛族再不济,凌族也不是洛族的对手,就算,凌族有我们相助。”凌梦娴垂下眼睑,藏匿眼中的狠毒,“终究,我们还是和洛族对上了。”

    ……

    不多时,怨怨便回到了洛淮书身边。

    “怎么样了?”洛淮书问道。

    “我已经照主人所说,化作冷宫死了的那人的模样躺在那里,果不其然,有一个凌族的男子来将我装进袋子中带走,等他交付尸体时,我便回来了,信已经在袋子之中。”怨怨如实报告,“他们现在估计已经知道了。”

    怨怨是玄灵,可以自由地在实体与灵体之间变换,洛淮书才会让她跟着去,脱身也好脱身一些。

    洛淮书得到结果,满意地点点头,又问道“那你可有什么其他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