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捡到了偏执反派 > 第119章 梁翰音
    洛淮书得到结果,满意地点点头,又问道“那你可有什么其他发现?”

    “有的,那个袋子中有着很浓的死气。”怨怨谨慎地说着,从包中拿出一罐东西,“我怕有什么意外,收了一点儿带回来。”

    洛淮书接过罐子,打开轻嗅一下便扣上了盖子。

    这个东西她接触过,且印象极为深刻!

    这是那日在笛山。她强行破开怨灵界的结界之后闻到的!

    不过这个要比那天闻到的淡许多。

    神界的怨灵怎么会跑到人界来?而且,结界打开后,神界应该很快会派人来把结界重新封印才对。

    其实也不排除有漏网的怨灵这个可能性。

    她一联系,一切便说得通了,为什么凌家能够那么快地成长起来让那么大的天魂帝国都与之为伍。

    是因为这些流落在外的怨灵!

    洛淮书突然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还好,这些怨灵现在的实力估计不高,不然不会借一个小小凌族来做掩饰的幌子。

    挑上天魂,也不过是因为天魂在五国之中最弱罢了。

    不过这一切只是她的猜测,具体到底是不是怨灵还要接触之后再想对策,毕竟这种事情,概率太小了。

    “怨怨,你去一趟洛族那边,带一个叫柳逸云的人过来见我。”洛淮书吩咐道。

    “是。”怨怨瞬间消失在眼前。

    洛淮书揉了揉太阳穴。

    希望不要太糟糕。

    “把柳逸云叫来。”

    ……

    “少主,你找我有什么事?”

    柳逸云在得知了洛淮书的身份之后便不如先前那般能够放的开了,可笑他当初居然还想着保护他不被孙家畜生带走,结果反过头来倒是被他救了。

    “我听说你曾离六部尚书之位仅有一步之遥,却因为得罪了某位官员被罢免的职务,封了家,是吗?”洛淮书淡淡的道。

    她前世是九幽之主,管理九幽界比管理一个国家还要难,更是懂得要管理好一个地方,必须要有足够的有才能的人手来协助她,如今天魂已经成了她暗地里的囊中之物,她也是需要这样的自己人的,而查了柳逸云的资料后她便觉得这人甚是合适。

    “是的,少主。”柳逸云不明白洛淮书想要做什么,只顾闷着头回答。

    “我仔细地想了想,由我来替你绑了孙家再处死于你而言并不妥当,你终究是个男人,这样的仇应当由你自己亲手来报。”

    洛淮书淡淡的勾唇,又道“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重新进入朝堂,给你与孙家平起平坐的机会,至于能否报仇,资源已经为你提供了,就看你自己有没有那个能力。你可愿意?”

    柳逸云听了这话后,眼睛一亮,洛淮书这一番话着实是顺了他的心意,当即点头答应道:“愿意,当然愿意!多谢少主给我这个机会!”

    “下去吧,我很期待你的表现。”洛淮书浅笑着,“估摸着明日圣旨就会下来了。”

    “是。”柳逸云拱手行退礼。

    柳逸云离开后,怨怨又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洛淮书身边,她道“主人,城中被监视的凌族人一夕之间都不见了。”

    洛淮书指尖在桌面上有节奏的轻敲。

    倾巢而出,又倾全而退,大概是想在国宴上给她重击才对,眼下国宴还有两天,洛淮书“啧”了一声,道:

    “怨怨,把礼部尚书降职侍郎,柳逸云空降尚书位,让柳逸云检查一下国宴布局。”洛淮书冷静地吩咐道。

    “是。”

    皇宫,御书房。

    “圣旨传下去了吗?”洛淮书对怨怨问道。

    “嗯,圣旨已经传达到了,柳逸云正搬进新的宅子。”怨怨回答道。

    “禁军统领梁大人到!”

    太监尖锐的声音响起。

    怨怨化作纳兰风棠的模样坐在书房的主位上,洛淮书走到屏风后面坐下,手中执着控制怨怨的银丝。

    “禁军统领梁翰音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即使洛淮书看不见,也能感受得到梁翰音身上那股军人的刚毅。

    “起来吧。”

    洛淮书抬了抬手,纵的怨怨也跟着抬手。

    “谢陛下。”梁翰音起身。

    “如今禁军中的禁卫情况如何?”洛淮书颔首。

    虽然洛淮书不是皇室之人,但那君临天下的风范却是从举手投足间都明显的显露了出来,比纳兰风棠这个皇帝还要更像一个上位者。

    梁翰音察觉到了今日帝王的不同,用余光打量着“纳兰风棠”,却又看不出什么,遂老实的回答

    “宫中禁军共有七万余人,其中,五位副统领皆为梵天镜,一万禁军已入周天镜高阶,两万禁军周天低阶,剩下的周天至幻天中阶。”

    洛淮书挑了挑眉,怎么修为这么低,洛族长老院中的弟子几乎都是周天中阶以上,更不用说五位长老,修炼再慢,也不该如此吧?

    罢了。

    “你与五位副统领进入国宴内,五千周天镜高阶的禁卫分布在殿外,殿上,其余五千以阶梯式向外布置,周天低阶的禁卫分布皇宫,剩下的皇城巡逻,这次国宴守卫必须严密!”洛淮书吩咐道。

    昨夜来了消息,城中凌家人都不见了踪影,怕是有大动作。

    “全部出动?”梁翰音惊讶地看着洛淮书,就算守卫需要加强也不该如此大费周章吧,平时的国宴可没那么紧张,陛下防洛族也防得太紧了,对方可是只来了一个梵天镜的长老而已。

    梁翰音这误会可真是深了去了。

    “怎么?”洛淮书压低了声音,被怨怨模仿纳兰风棠的声音也随即变沉,泄出不快的情绪。

    “回陛下,属下实在是不明白,几个洛族人而已,为什么要废那么大的周章?”

    梁翰音虽是禁军统领,实力强大,但面对一国之君依旧怀有敬畏,此刻,他的声音已经有些发颤。

    洛淮书嗤笑一声,饶有兴味道,“梁统领,朕什么时候说过要对洛族动手了?”

    “那您之前……”梁翰音猜不透帝王的心思,有些惶恐。

    “不该问的事情,就不要多问。”洛淮书将梁翰音的疑惑给压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