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捡到了偏执反派 > 第120章 惩戒
    “少主,您之前说需要一把琴,我在国库中找到一把,您看可还行?”洛族一个侍女从外面进来,手中抱着一把金灿灿的琴。

    洛淮书接过琴,微微拨弄几下,琴弦震动发出清脆的声响。

    不算太顺手,却也足够了。

    洛淮书起身,去了关押纳兰风棠的地方。

    昏暗的密室中,烛火若隐若现,冷风席席。

    昔日高高在上的帝王已成蝼蚁之姿,被铁链锁在墙上。

    他只被扣着手腕,锁扣放的位置,不高不低,很巧,正好让纳兰风棠的腿要落不落地曲在地上。

    他的腿之前就被洛淮书敲碎了骨头,毫无支撑的力气,可又因为身体重量的关系就这样垂落着,和脚挤在一起。

    不动,疼。

    动,更疼。

    纳兰风棠垂着头,眼前出现一双白色的鞋子,他顺着鞋往上看去,瞳孔陡然紧缩“洛……少主……饶,饶……了我……”

    “纳兰陛下这是何意?你被关进来之后我可曾亏待过你?不一样是好吃好喝地供着?”洛淮书讥笑道,“这不,还亲自来给你奏曲儿听,你说好不好?”

    洛淮书的声音把那把琴从空间戒指中取出来,放在纳兰风棠对面的桌子上。

    “纳兰陛下,你可知琴的音可以治愈人,也可以摧毁人?”洛淮书的手指放在琴弦上缓缓拨弄。

    清冽的琴音从琴弦中泄出,犹如涓涓细流淌入纳兰风棠担惊受怕的心,抚慰着他,令他渐渐忘记了腿上的伤痛,眼前一片虚幻——

    他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天下主宰,文武百官,洛凌两族皆臣服于他的脚下。

    “陛下饶命,小的让猪油蒙了心才做出此等猪狗不如的事……”

    年前的人如此卑微,他走上前去,一脚将跪着的人踹翻,并在他的腿上狠狠地捻了几脚,听着清秀少年求饶的声音,纳兰风棠得意地大笑起来。

    “哈哈哈……”

    洛淮书听着纳兰风棠刺耳的笑声,唇角微微勾起。

    指尖在琴弦间流转。

    琴音陡转,纳兰风棠的可笑妄想在瞬间破裂,他看见洛淮书一脸平静地在他的面前弹着琴。

    他的笑声止住。

    磅礴的琴音犹如千军万马踏过纳兰风棠的心脏。

    沉重,悲恸,毁灭。

    琴音像惊雷霹雳不停地在纳兰风棠耳边炸开。

    就连短暂的停顿也好似平静海面下波涛汹涌的暗流,疯狂地想要将纳兰风棠撕碎。

    纳兰风棠的理智完全承受不住洛淮书霸道无比的琴音。

    从美好梦境中瞬间跌落噩梦的感觉令他整个人都几乎崩溃。

    那是一种比身体伤害更为可怕的心理伤害,从天堂跌入地狱,一切都是最可怕的梦魇。

    纳兰风棠一会儿呜咽,一会儿咆哮,却再也不会像之前那样狂妄的大笑。

    他就像站在火山顶上,洛淮书的琴音就是火山中滚烫的熔浆,稍不注意,摔落下去,粉身碎骨。

    就在洛淮书准备继续加强时——

    “铮!——”

    琴弦,断了。

    一切戛然而止,只剩下纳兰风棠还在痛苦地呻吟。

    ……

    第二日,便是国宴。

    宫女服侍洛淮书换上属于洛族少主的祭服。

    当她打扮完毕,踏出房门,周围的一切声响都化作寂静,所有人都看向那个立在门前的少年,幽蓝色的祭服平白为洛淮书的清秀温润添上一抹成熟。

    当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少主大人,请。”

    女官恭敬地请洛淮书上轿辇。

    洛淮书对着女官点点头,道了一声谢。

    女官受宠若惊,一张脸羞红了。

    等洛淮书的轿辇走远了,她便激动地朝姐妹们道:“小少主的声音好好听!好可爱!好有礼貌!”

    “哇,我以为洛族少主会很凶,早知道我就叫嬷嬷把这差事讨来了。”

    “嘿嘿……”

    国师雪白的轿辇与洛族少主蓝色的轿辇一前一后地朝国宴祭坛行去,洛族人和皇宫禁卫护在周围,以防有人对洛淮书和国师不利。

    车队所经之处,百姓皆是行着最为尊敬的跪拜之礼,向国师,向洛族少主祈福,希望他们把自己的愿望传达给上天。

    “求国师大人保佑我儿平安归来。”

    “求少主大人护佑今年收成不落。”

    “求大人保佑天魂无灾……”

    “求大人保佑……”

    “求大人保佑我能生个儿子……”

    “……”

    洛淮书一行人在百姓的拥簇下来到了祭坛。

    祭坛正中央,是天魂守护神的雕塑。

    雕像是一个小小的女娃,长相精致可爱。

    洛淮书可以感知到,雕像上附着得有几分神力。

    因为是国宴,所以祭天的整个过程百姓都可以围观。

    “国师大人到!”

    司天监高声报道。

    国师天魂国师一身雪白,下了轿辇,俊逸的面容中带着几分不真实,神圣之感不需多言,在众人尊敬的注目下踏上了祭台。

    宫女走上前去,恭敬地把净手用的灵水奉上。

    净完手后,宫女退下,又换第二个宫女上前把供香奉上。

    天魂国师左手持香,按照礼仪把香插在香灰上。

    然后,他注视着月神雕塑的眼睛,在百姓期待的目光下高声朗道:“佑我天魂!”

    沉默数十秒后,众人眼中的期待都化作失望。

    就连天魂国师也发出一声叹息。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尊神像不再给人们反应,若是有反应,女娃的左手指尖便会生长出一朵异色蔷薇,可是没有。

    天魂的人其实早已预料到了,只是心中还怀有一丝希望。

    神像没有反应,也是外界传闻洛族神明陨落的重要原因之一。

    接下来,便是洛淮书祈福了。

    她下了轿辇,刚踏上台阶一步,突然,百姓中有一个人喊到

    “为什么要让这个有灾厄命格的人来祈福!不怕惹怒神灵吗?”

    这样的声音在一阵低低的祈福声中显得十分突兀,瞬间就引起了百姓的注意。

    “对啊,听说洛族的少主出生时可是克死了他母亲。”

    “这么恐怖?那为什么洛族族长要让他做这个少主?”

    “听说这洛淮书是洛族族长的私生子,对他娘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