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梦娴说着,四下环顾,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了抱着纳兰陇的洛淮书身上,笑了笑,问道,“就是你吧?”

    她抬脚就要走过去,却被禁卫一把拦住,凌梦娴轻“啧”一声,下一刻,整个人留下一道残影在原地,等人们再看到她时,她已经出现在了洛淮书面前。

    身法速度快得令人咋舌。

    “你是洛族的那个少主吗?小兄弟?”凌梦娴笑眯眯地问道。

    “……”

    洛淮书没有理她,照看着怀中的纳兰陇。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

    凌梦娴似乎并没有看出洛淮书不想理她,继续道,“你挺不错的,不如你脱离洛族来我凌族如何?条件嘛……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怎么样?”

    “妖女!你在说些什么混话蛊惑我们少主!当我洛族人是死的吗!”跟随洛淮书一起前来参加国宴的那位梵天长老也在这里,洛族人宗族观念本来就重,如今听凌梦娴这么一说,铁定爆炸。

    还想拐走他们少主?!做梦呢!

    “老头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凌梦娴瞬间翻脸,手中磅礴的灵力萦绕。

    就在她将要对那位梵天长老动手时,当事人洛淮书突然拦在了长老面前,看着凌梦娴,道:“你确定我要什么,你便给我什么?”

    “少主!不可!”

    “淮书少主!你在做什么!”

    其他弟子听了洛淮书的话,纷纷从座位上猛地站起,指向洛淮书的手指恨不得戳到她的脸上去。

    难不成洛淮书要背叛宗族?!他怎么搞的!他还是不是洛族人啊?有什么是洛族不能够给他的?非要跑到小小凌族去?

    凌梦娴听到这个回答,微微讶异,不过那些洛族弟子和洛族长老的反应令她十分满意,也不管洛淮书在想什么,她微笑道:“当然,什么都可以。”

    “哦?”

    洛淮书发出一个音节,将怀中的纳兰陇递给洛子羽照顾,“这可是你说的?”

    凌梦娴装作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点头:“对,我说的。”

    “说起来,我最近好像真缺点儿什么东西。”洛淮书挑了挑眉,神色不明。

    “什么东西?”凌梦娴煞有其事地凑上去问道。

    洛淮书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道:“凌族人的命!”

    凌梦娴心中一惊,以最快的速度做出反应,弯身躲去攻击。

    洛淮书的匕首直直地从她的面上划过,并削去几缕头发。

    凌梦娴立刻与洛淮书拉开距离。

    她的脸上微凉,伸手摸去,竟然是血。

    这样的变故发生得太突然了,在场的人们都没反应过来。

    “洛淮书,你真是好样的。”凌梦娴看起来有些狼狈,她咬牙切齿,“这可是你自找的!来人!把这里所有人都给我干掉!”

    娴一声令下,一群穿着凌族服饰的人出现在宴会周围,将天魂帝国这群人围绕起来。

    纳兰风棠面色严肃:“凌梦娴,这可不是一个客人该有的态度。”

    “谁说的?”凌梦娴妩媚一笑,“这,是我凌族庆祝得到天魂帝国的第一场狂欢!动手!”

    与此同时,纳兰风棠也开始下令:“天魂禁军,把这群入侵者全部歼灭!”

    双方人马立刻交上了手,一时间,灵力,鲜血,在场内纷飞。

    凌族的弟子很是阴险,专门挑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大臣动手,一时间,竟是天魂这边落了下风。

    不知道为什么,凌族的这些人看上去十分怪异。

    就像……一个个杀人机器!

    就算腿断脚断,也要召出玄灵杀人,丝毫不顾自己身上的伤。

    而天魂的这些禁军,虽然修为整体比对面高,但几年的太平盛势,他们几乎都没有上过战场。

    再加上凌梦娴这个以一敌百的女人。

    如今竟是天魂这一方落了下风。

    “你们还要打吗?可要看看落在我手上的是谁?”凌邵杰阴测测的笑着,手中的刀横在那人脖颈上。

    众人转头看去,不看还好,这一看吓一跳,凌邵杰手中的人质,竟然是他们天魂帝国的国君纳兰风棠!

    “陛下!”

    “快放了陛下!”

    “护驾!护驾!”

    “凌邵杰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没有想到你们凌族人那么卑鄙,竟然用这种下三烂的计谋!”

    “……”

    “哈哈哈哈哈……”凌邵杰听着天魂的人民对他的谩骂,得意地狂笑,“你们怕是不懂得兵不厌诈这个道理吧?你们也可以学学我,去抓一个我们凌族的人来威胁我啊?”

    “凌邵杰!赶紧放了朕!否则,朕要你好看!”纳兰风棠口中说着无力的狠话。

    凌邵杰面色一狞,刀子从横在脖颈上变为贴在纳兰风棠的脸上。

    冰凉的刀身贴着纳兰风棠的脸,看着就令人心惊。

    “陛下!”

    “陛下!”

    纳兰风棠面色陡然变得苍白,像是被凌邵杰吓破了胆。

    “不要,不要,不要杀我!”

    纳兰风棠颤抖道。

    “你,你要什么我都给你!荣华富贵!都可以!只要你放过我!”

    “荣华富贵?你给的起码?”凌邵杰拿刀面拍了拍纳兰风棠的脸。

    “能,能,能!只要你放了朕!”

    沉稳的纳兰风棠好似变了一个样子,一国之君,竟然对着敌人求饶。

    “纳兰陛下?!”

    在场的天魂人都有些惊讶地看着那个面露懦弱的帝王。

    他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

    这不是他们天魂的帝王。

    天魂的帝王不该是这样的。

    纳兰风棠树立多年的形象在一夕间尽数崩塌。

    帝王威信的崩塌无疑带给了天魂禁军气势上的打击。

    场面更为混乱,尽管纳兰风棠不配再做皇帝,但他终究是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为臣者,无论如何也要救他。

    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纳兰风棠的指尖窜出五根银色丝线,有两根悄悄绕到凌邵杰的背后,这两根的线尖上,有一根锋利的小刺,对准凌邵杰和纳兰风棠的后心。

    另外三根,接在凌邵杰的手上。

    洛淮书手指轻抖,两根背后银线猛然窜入凌邵杰的后背刺入他的心脏,小刺在凌邵杰的心脏中胀大肆虐。

    “唔。”

    凌邵杰猛地喷出一口鲜血,突如其来的疼痛瞬间令凌邵杰握不住手上的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