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捡到了偏执反派 > 第127章 告老还乡
    “少主大人,纳兰风棠已死,如今该怎么办?”国师问道。

    “让人把柳逸云寻来见我,这几日天魂国中的事务,由我来处理。”洛淮书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整个宴会上的人都听见。

    那些见纳兰风棠死了,动了歪心思的人因为洛淮书的这句话打消了不该有的念头。

    国宴被凌族人扰乱的消息很快便传遍全国,百姓如今对这未曾谋面的凌族人怨声道载,而挽救了国宴的洛族在天魂百姓中的声望更高了。

    一日后,宫中发出一条更为人震惊的消息。

    纳兰风棠勾结凌族,想要趁国宴的机会将洛族重要的人物,也就是少主洛淮书,给搞死。

    百姓一听他们祈福出异色蔷薇的人被如此陷害,瞬间将他们曾经的帝王纳兰风棠也骂了个遍。

    洛淮书借由纳兰风棠名声恶劣,取消了他葬在皇陵的资格。

    这天早朝。

    “少主大人,纳兰风棠终究曾是我国帝王,老臣认为,还是妥善处理他的尸身为好。”

    说话的是天魂帝国元老级的人物,曾经是纳兰风棠的老师。

    “哦?我记得彭大人曾经是纳兰风棠的老师对吧?”洛淮书不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又问了这位彭大人一个问题。

    “老臣是。”彭大人还颇有些骄傲的抬起头来看洛淮书。

    他身为三代元老,有在朝堂上与任何一位掌权者叫板的硬腰杆,量这位年轻的洛族少主也不敢将他怎么样。

    洛淮书坐在皇位上,翘着二郎腿,但那周身的气质却令她不像一般市井小混混一样猥琐,反而透露出几分风流,她淡漠地开口道:

    “彭大人,看来你是老了,该回家休息休息了。”

    “你什么意思!”彭士铭眼睛突然瞪大,这样的话他并不陌生,不会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以前他和纳兰风棠就是用这样类似的话搞垮了一个又一个的大臣,如今……

    “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洛淮书轻笑着道,“教不严,师之堕。”

    “纳兰风棠勾结凌族,并在国宴上露出丑态,这可是你这个老师的怠惰了,想来是彭大人年纪大了,精神不好,搞得人也没教好,我也是个开明的人,不会勉强老人家累着,彭大人收拾收拾回老家吧。”洛淮书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彭士铭气得吹胡子瞪眼,却被洛淮书这番话堵得什么都说不出来,一个劲地指着洛淮书半天只吐出几个“你”字。

    “彭大人果然是老了,规矩都不懂,啧,指着人说话可是很不礼貌的。”洛淮书惋惜地摇了摇头。

    “少主大人,彭大人乃我国三代元老,教育数代明君,即使纳兰陛下出了过错,那也是他自己……”出列那人沉默一阵,才又道,“这可与彭大人无关啊,彭大人兢兢业业那么多年,您怎么能就这样把一个大忠臣给……”

    出列的这人是中书大人李晋原,是彭士铭门下的学生,他前前后后省略的话是什么,在场怕是没有一个人听不懂。

    把脏水往已经死了的纳兰风棠身上泼,再把彭士铭摘出来。

    “哦?其他人觉得呢?”洛淮书这话说的意味深长。

    李晋原眼睛一亮,觉得把彭士铭留下这事儿有戏,朝和他一派的同僚使眼色。

    那些同僚也明白地点点头,出列道:

    “臣附议!”

    “臣附议!”

    “臣……”

    一群蠢货。

    洛淮书这么想着,话头一转,道:“礼部尚书。”

    “臣在。”礼部尚书被洛淮书点到名,整个人都是一个激灵,生怕这祖宗也说自己老了。

    “尚书大人别紧张,彭大人‘告老还乡’这件事,还请尚书大人忙活忙活了,记得多给些特别的。”洛淮书一副十分了解的样子道,“我觉得诸位说的甚是有理,彭大人乃三代元老,怎么能就这么给打发了?”

    洛淮书刻意加重了“打发”二字,听得那些站出来说话的大臣差点噎死。

    大哥!他们不是因为给彭士铭的东西太少了才站出来说话的好吗!

    这位少主大人怎么不按套路走啊?

    “洛淮书,你,你,你,你太过分了!”彭士铭气的满脸通红,灵力在体内翻涌,一副想要冲上去打洛淮书的样子。

    彭士铭这话一出,其他大臣纷纷在心中暗叫糟糕。

    果然,洛淮书眉头微蹙,脸色终究是冷了下来:

    “彭士铭,倚老卖老的把戏用一次可就够了。你撺掇纳兰风棠勾结凌族的事情以为我不知道吗?”

    洛淮书这话一出口,满朝震惊,大臣们纷纷侧目看向彭士铭,他们有的并没有相信洛淮书的话,只是半信半疑,毕竟彭士铭的身份摆在那里,在场的老官员都知道,他为天魂帝国耗费了多少心思。

    彭士铭身上一下子沁出冷汗来,但究竟政治沙场的他还是稳住了脚步,他抬眼看向洛淮书:“少主大人,我敬重你是洛族少主,可你也不能就这样冤枉老臣啊。”

    “冤枉你?”洛淮书冷笑一声,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封信,扔在彭士铭面前,“那你好好看看,这封信,可有冤枉你?”

    彭士铭见了那封信,什么梦都醒了,他退后几步,脚下绵软无力,跌坐在地上。

    他,他怎么会有这封信!

    听得这个动静,洛淮书嘲笑道:“怎么?要不要让人来看看,这是不是你写的信?”

    彭士铭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嘴唇不停地哆嗦,他知道自己完了,他怎么忘了这个东西!

    他后悔了,他就该顺着洛淮书的意思,“告老还乡”,可如今……

    自从洛族少主是个瞎子的传闻传出来后,他便在寻思着换掉这个所谓的背后宗族,洛族对他们天魂除了每年国宴会来参加一次,其余的时候可以说是完全不管他们天魂,天魂没有从洛族捞到任何一点儿利益,这样的宗族,有什么用?

    半年前,他受命去参加玄尘帝国的国宴,玄尘帝国与天魂帝国是一样有背后宗族的,他们的背后宗族是白族。

    那一天,白族带给玄尘帝国的利益公布出来,足足是洛族带给天魂帝国的三倍!

    三倍啊!

    这让他这个为天魂尽心尽力的老臣终究是红了眼,所以,他想了办法,找到了另外一个,他以为能与洛族“相匹敌”的“宗族”——凌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