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捡到了偏执反派 > 第129章 预言
    “花羽瑟,你看,那是谁?”洛淮书朝锁着纳兰风棠的地方扬了扬下巴。

    花羽瑟看去,漂亮的眼眸之中满是震惊与仇恨:“这……”

    “如你所见,纳兰风棠没有死,他现在很痛苦。”洛淮书的声音很平静,她又道,“现在,他的痛苦交给你了。”

    花羽瑟认真地打量着眼前这个比她还小几岁的少年,又看了看苟延残喘的纳兰风棠,呼吸紧了紧,

    洛淮书一脸平静,纳兰风棠本就是她送给这位花家小小姐的礼物。

    同为身负血海深仇的人,最是明白大仇得报那一刻的珍重。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而她,只用自己人。

    花羽瑟的所作所为是在她的计划之中的。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洛淮书淡淡地点了点头。

    “恭送主子。”花羽瑟恭敬道。

    洛淮书出了纳兰风棠的房间,往外走,路过关押凌梦娴的那间密室时,又感受到了那股来自怨灵的浊气气息。

    她眉头微蹙。

    怨灵……

    总觉得有什么不太好的感觉。

    凌梦娴修炼怨灵的那本功法到底是哪里来的?她是真的在无意之间捡到,还是在有人刻意让她“无意”捡到的?

    怨灵族,对几界而言一直都是一个大事。

    当初她解开怨灵封印是一时之怒,可这一时之怒所造成的到底是什么连她也无法预料。

    如果怨灵族真是因为她……

    那她可就真的成了罪人了。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救世主这种角色,还是交给神界来吧。

    她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复仇之人。

    而就在与她一墙之隔的地方,凌梦娴的那间房间中,一个浑身都萦绕着黑色浊气的人正在吸食着凌梦娴身上的浊气,洛淮书放在凌梦娴身上的神魂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

    第二日,洛淮书在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情况下颁布了三道圣旨。

    其一,纳兰陇封为下一任帝王。

    其二,南灵花家摘除叛逆罪名。

    其三,纳兰陇的母亲,花羽瑟,封为摄政王!

    这第三道圣旨,震惊整个天魂帝国,女子为摄政王,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更别说被封的人出生低微,只是个小小的宫女!

    洛淮书开的这个先河令人们十分懵逼。

    对此,洛淮书给的解释只有一句话:“花羽瑟是否能够担任摄政王,你们自己看着便是了。”

    洛淮书把所有麻烦事都丢给花羽瑟之后,顿觉一身轻松。

    洛国师看洛淮书在这里就没停过,本着让洛淮书轻松一下的念头,道:“少主,不若我们出门逛逛醉陇城吧。”

    城名是按照帝王名字中的某一个字所摘取而成的,纳兰陇是新一任帝王,虽然还未登基,但这种明面上的事情还是要早做准备,以便迎接新一任帝王。

    纳兰陇名为单字,于是皇城名为醉陇城。

    洛淮书想了想,也罢,索性这几日无事,不若就去看看这天魂帝国的皇城罢,听闻这醉陇城,可很是繁华有趣。

    洛淮书,洛国师,帝疏澜一行人易了容,离开了皇宫,来到了醉陇城繁华的街道上。

    尽管几人易了容,那天生人上人的气质却是未变分毫,依旧引来众人的侧目。

    洛淮书想起自己的琉璃奶糖吃完了,刚想去糖店买点儿,许是心中记着糖的事儿,一不留神,撞上一人,那人好似腿脚不便,竟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感知到面前这人气息微弱,下意识地想要去扶起这人,手握住摔倒这人的手腕,触感令她心惊,如同一段烧干的焦木,凸起的经络像是纠结在焦木上的枯疙瘩,并且在不停地颤抖。

    一个垂暮的老人。

    洛淮书边扶边道:“抱歉。”

    “没事,小公子。”老人的声音干涩极了,像是锯子在割木,洛淮书却并不觉得难听,反而从中察觉出一丝善意与温柔。

    恻隐之念随心而出。

    洛淮书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瓶丹药,递给老人,柔道:“老人家,这些丹药您拿着,一日一枚,对身体有好处。”

    老人的脸上蒙着面纱,只露出一双眼睛,那双眼睛很是奇异,一只眼中满是混沌迷雾,一只眼中,却清明无比,她对着洛淮书上下打量,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最终,目光停留在洛淮书蒙眼的白幕上,老人眼中出现一丝动容,道:“小公子,可否与老朽私下说几句。”

    洛淮书一愣,想着老人可能是遇到了什么难处,点了点头。

    洛国师看洛淮书和老人呆了许久,以为出了什么事儿,上前道:“怎么了?”

    洛淮书摇了摇头,对洛国师轻声道:“没事,我与老人家去一趟便回来,你们在这里等我。”

    老人与洛淮书并没有走太远,仅仅是到了旁边一个无人的小巷口,连巷子都没有进入。

    帝疏澜看着那位老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怎么了?老人家。”洛淮书对这样的孤寡老人与小孩儿最是耐心,因为幼时的悲惨经历,更是能帮就帮,这次也不例外。

    老人家的十分严肃,声音压得低沉,有着几分神秘意味:“小公子,你一定要小心你身边那个黑衣少年,尽可能地远离他,他会是你的,最深重的劫难!”

    黑衣少年?

    帝疏澜?

    “老人家,多谢您的忧心,但这人……确实是如何也与我沾不了边儿的。”

    这样毫无根据的预测,洛淮书自然是不信的,但她也不想坏了老人的一番好意,轻声谢道。

    老人家听洛淮书这么说便知道他并不信她,老人家紧紧地拽住洛淮书的手,力道大得连洛淮书都挣脱不开。

    “老人家,您若是……”

    “老太婆我这双眼睛乃是天生的混沌之瞳,能够勘破一切天机。”老人家一脸慎重,“小公子可知,老太婆我这左眼是如何瞎掉的?”

    洛淮书一愣,她看不见,竟不知这老人家竟然已有一眼失明,她下意识地出声问道:“为何?”

    “天机不可泄露啊……”

    洛淮书叹息一声,从空间戒指中取出几枚金币,拿给老人,道:“多谢老人家,这几枚金币就当是我给老人家的谢礼,我的朋友还在等我,就不多聊了。”

    洛淮书将手抽离,友善地朝老人笑了笑,转身离开,回到洛国师他们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