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红 > 不想爆红第九十三天(味道都是香的...)
    时栀:听听听!

    塞上耳机, 里面流淌出缠绵的女声,是一首外文歌曲,泉哥寻找掳走半包奶糖罪魁祸首的声音也小了。

    时栀听了几秒钟, 对程遇提议, “要不声音再大一点吧?”

    她以前怎么不知道泉哥嗓门穿透力这么强,她觉得泉哥可以不用当经纪人了,他应该考虑一下当歌手,男高音。

    时栀已经开始给泉哥进行职业规划了, 泉哥直接签艺人约, 空下来的经纪人位置――

    她望向面前的俊脸。

    这里有个现成的。

    程遇飞常赞同时栀的提议,“好。”

    两个人共用同一个耳机,越发像偷偷摸摸背着所有人谈恋爱的高中生, 外面吵吵闹闹, 他们就蜷缩在这么一个小小的空间内,听着歌, 吃着东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因为耳机线比较短的因素,不可避免身体也需要靠近, 靠近后,时栀可以闻到程遇身上沐浴露的味道。

    很清新。

    时栀:想问问程遇沐浴露是什么牌子的。

    不过这种心思转了转,还是暂时给按捺下了,毕竟有一种耍流mang的嫌疑。

    程遇的内心也并不平静,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时栀的睫毛, 一颤一颤。

    想……伸手去触摸一下。

    ……

    时栀没有耽误拍摄, 跟程遇把西瓜消灭干净, 就下了车。

    她主动跟泉哥坦白,奶糖是她拿走的, 泉哥没有什么意见,毕竟时栀是发工资的。

    时栀还告诉泉哥,“我觉得你很适合当歌手,要不要考虑一下。”

    泉哥:???

    好端端的,时栀怎么突然要挖掘他当歌手了?

    “你……”泉哥说话期间眼睛里已经含着泪水了,“你怎么知道我有一个歌手梦!”

    “其实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有一个梦想,就是当一名歌手,不过少壮不努力,老大当经纪人,其实我以为我跟歌手无缘了,没想到被你发现了。”

    他果然没有跟错人,他以为自己隐藏自己梦想隐藏的很深,还是被时栀给发现了。

    时栀听着泉哥絮絮叨叨的说着他的梦想,那她还真的不知道。

    时栀一本正经的给管家汇报了自己解谜新线索。

    “程遇,身上香香的。”

    管家:一脸姨夫笑的磕糖。

    我可以没有爱情,但是我磕的cp必须甜!

    程遇助理在垃圾桶里发现了程总的无线耳机。

    好几副。

    垃圾桶很干净,里面只有耳机,程遇助理以为是保洁阿姨不认识,给程总丢掉了,于是助理又捡了出来。

    “程总,你的耳机。”

    无线耳机实在是太容易掉了。

    助理觉得自己特别贴心,配得上那些股份。

    程遇抬头看了一眼耳机,“哦。”

    然后在助理离开后,又继续丢进了垃圾桶,想了想还用废纸给掩埋了一下。

    助理觉得自己特别贴心,但实际上程遇很苦恼,助理怎么还有掏垃圾桶的毛病?

    从今天开始,他不需要再用无线耳机了,要用,就要用有线的。

    ……

    《起风时》拍摄的很顺利,时栀在拍完三姨太最后那场戏后,剩下的也就是一些小场景,很快就迎来了时栀的杀青。

    副导演嚷着时栀杀青是不是导演得请客。

    导演气笑了,“我请的还少吗!”

    反正不管剧组发生点什么,每一天导演都在请客,没有人杀青,提前收工要请客,推迟收工也要请客……反正有365种请客方式。

    不过导演还是说,“时栀杀青,是要请。”大手一挥。

    时栀作为这次剧组吃饭的借口,肯定要去的,她还问了程遇,“程遇,你去吗?”

    时栀以前参加剧组饭局不多,程遇也几乎没有,这次他回答的很爽快,“去。”

    “正好不忙。”

    程遇助理:他可以说句话吗?

    其实今天真的特别忙,还有别的工作安排。

    程遇助理还是闭嘴了,很显然程总的眼神告诉他,不可以。

    被迫丧失说话的权利。

    时栀知道程遇也要去就张罗着程遇可以直接跟着她们一起,坐她的保姆车就行。

    程遇没有推辞,告诉助理,没有他的事儿,他可以回去了。

    《起风时》有时栀演三姨太,时栀不久之前还拿了视后,有这个加持,导演其实对这部剧抱有不小的期望,时栀这也算是救场了,毕竟之前她是来跟他聊女主角的,导演其实对时栀很感激。

    这次时栀杀青,不是找了普通饭馆,而是找了附近一家不错的酒店。

    剧组一帮人,大家勾肩搭背,热热闹闹,这个剧组氛围其实也还不错,没有太多搞事儿的人,除了之前挡新人镜头的孔姐,有时栀敲打后孔姐也收敛了,后面早早地把戏份拍完就去其余剧组了。

    时栀还有团队的人跟程遇走的稍微靠后。

    时栀正在跟程遇聊天,旁边包厢的门突然被开了,出来一个搂着高挑美女的男人。

    看到程遇,他面露诧异。

    “程哥?”

    “程哥,你怎么来了。”

    说着放下搂着美女的手,把手伸向了程遇,要跟程遇握手。

    他也注意到了一边儿的时栀,“这不是大明星吗!”

    时栀望向程遇:认识?

    程遇不动声色的把时栀给挡在身后,对方说话带着酒气。

    在他把时栀跟男人隔开的同时程遇也在记忆中搜刮这个人的信息。

    关系很远很远的亲戚家的孩子,不学无术,曾经试图让家里人给他安排到他公司工作,被程遇给拒绝了,程遇公司不会要这种没有一点用只会捣乱的关系户。

    随着男人话音落下,包厢里跟他差不多的几个公子哥也走了出来,身边各个带着妹子。

    这边是影视城,公子哥跟他们的十八线女明星女伴的聚会。

    程遇很冷淡,“过来有点事情。”

    公子哥还在热情的拉拢,“程哥,要不要来我们这边儿吃饭啊?”

    程遇,“已经有约了。”

    时栀从程遇的态度当中可以看出来了。

    无关紧要的人,不重要。

    公子哥们还继续试图把程遇给拉到他们包厢去,程遇态度很坚决,对方有点拉不下面子。

    “那程哥,一会儿有空了,进来喝两杯。”

    程遇已经护着时栀往他们剧组包厢走了。

    时栀回头,看到刚才还对程遇毕恭毕敬的公子哥,在程遇背对着他的时候瞬间就变了一副嘴脸,口中还嘀咕着什么。

    时栀看出来了,他说的是――

    “什么玩意儿。”

    ……

    时栀刚刚落座没多久,就没闲着。

    程遇离时栀比较近,别人敬酒,他回敬了个酒的功夫,就看到时栀站了起来,试图往外遛。

    程遇第一时间察觉,“怎么了?”

    “去哪儿,需要什么,我帮你。”

    说着他也悄悄起身。

    时栀压低声音,“我倒是很愿意。”

    “不过实施起来可能有点难度……我要去上厕所。”

    这个能帮吗?能帮的话以后就省去太多麻烦了。

    程遇哽住了,“……”这个真的帮不了。

    “你要带着包出去?”“可以放在我这里,我先给你保管。”

    他注意到时栀挎着大包。

    时栀,“我有要用到的东西。”

    言简意赅,时栀觉得程遇应该是听懂了,因为他的耳尖有些泛红。

    时栀发现程遇还挺粘人,当然她承认,自己还挺吃这一套的,时栀告诉程遇,“很快就回来,放心,没事儿。”

    程遇也觉得自己有点担心过度,只是去一趟洗手间。

    公子哥觉得自己在女伴以及哥们面前丢了面子,而他的十八线女明星女伴还明显在犯花痴。

    “刚才那个人是谁啊,好帅。”

    公子哥心中一阵mmp,“看上了?”

    “我给你讲,人家可看不上你……”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把自己档次给拉低了,他改口,“看上你又怎么样。”

    “他帅吧,看起来也很有钱是吧,他不行!”

    其余几个同伴都竖起了耳朵,到底怎么不行?

    公子哥,“出了车祸,成了植物人,在病床上直接躺了一年多,不得浑身都萎靡了嘛……一幅中看不中用的皮囊罢了,不知道哪天就挂了。”

    对方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边说着边哈哈大笑,其余人也附和着一边露出惊奇的表情,一边笑。

    因为聊得太过高兴,甚至连门什么时候打开的都不知道。

    注意到时栀来了,还是时栀拿着酒瓶在门框上敲了两下。

    公子哥被身边女伴拉了两下,大家哄笑声戛然而止,一时间有点尴尬。

    时栀倒是很自来熟的走进房间,“听说你是程遇那边的亲戚?”

    “我是程遇的朋友,过来敬大家几杯。”

    公子哥让程遇喝完了过来串门,没想到没等到程遇,等到一个时栀。

    时栀脸上带着很友好的笑,“不会不欢迎吧?”

    公子哥朋友反应的快,“大明星,当然欢迎!”

    公子哥也跟着喊着欢迎。

    时栀在空椅子上坐下,“不好意思,我对金融圈商业圈不是很了解,各位既然认识程遇,公司应该也开的不小吧?”

    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没有公司,他们就是些游手好闲的富二代罢了。

    其中有一个说出了一个小公司。

    时栀露出了努力思考的表情,“哦哦哦,那个。”

    对方有些惊喜,“知道?”

    时栀冷漠脸,“不知道。”

    “……”

    时栀还做出了总结,“还有吗?”

    没有了。

    “所以,大家都是啃老族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