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天龙之开局秒了慕容复 >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不速之客
    京都。

    天下第一楼。

    平静的日子似乎总是过的很快,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大年初七了。

    这天一早,宫里就有人来到了天下第一楼。

    是太子派来的人,带来了太子亲笔书写的一封信。

    当萧军看完信之后,不由得有些惊讶。

    秦宇在关宏峰的审问之下,把宋贵妃卖的一点都没剩,全都招了。

    结果证明萧军全都猜对了,上次太子被绑,也是因为秦宇做了内应长生门的人才能顺利混入宫中。

    这一次也一样,还是由他做了血族的内应,原来他早就投靠了二皇子赵毅,但是无论关宏峰怎么审,手段用尽了,他还是一口咬定幕后主使就是宋贵妃,和二皇子没有任何关系。

    不过至于长生门的人以及血族的人到底是怎么和宋贵妃联系上的,秦宇自称一无所知,只是听命行事。

    当审问的结果拿给宋哲宗看了之后,宋哲宗大怒,直接将秦宇问斩于天牢之中。

    而连续俩次加害太子的宋贵妃,也被宋哲宗赐了毒酒,死在了永寒宫。

    与此事关联的所有殿前司士兵,无一幸免,全部斩杀。

    太子被绑和被杀一事,至此终于落下了帷幕。

    在信中,太子多次提到感激萧军的话,将所有的功劳全都记在了萧军的头上。

    可是萧军对此却并不以为意,他总觉得,还有更深的阴谋隐藏在暗中,也许真正妄图加害太子,加害他的人,依旧躲过了此劫。

    但至于到底是谁,萧军也没有把握。

    原本他怀疑过太监总管黎荣,以为宋哲宗见他是假,引他到宫中设计杀他才是真。

    可是事实证明黎荣并没有假传圣旨,而且的确第一时间就禀报了宋哲宗,这也让萧军排除了对他的怀疑。

    但是萧军始终还是觉得,这件事并没有结束,还有一只看不见的手隐藏在暗中,目睹了发生的一切。

    不过现在他有些明白过来那日太子为什么会叮嘱他抵挡二皇子的报复了,原来太子早就断定宋贵妃会因此事而送命。

    看样子这个看似屡次被人绑架刺杀的太子,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宋贵妃的死,很可能还有他的功劳。

    面对如此扑朔迷离,尔虞我诈的京都,萧军只能摇头苦笑。既然暂时想不通,那就不打算再想了,如果幕后黑手真的还隐藏在暗中,那早晚有水落石出,露出真面目的时候,车到山前必有路。

    原本他已经打算离开京都了,但是看大家依旧沉浸在过年的氛围之中,有些不忍心打破,所以便继续留在了京都,打算再待一些时日再说。

    可是这一待,却让他见到了一个最不想见到的人。

    正月十五。

    元宵佳节。

    这个年,是真的过好了,从除夕开始,居然转眼之间已经到了十五天之后的元宵节,永寒宫事件结束之后,便再没有发生别的事,天下第一楼也一直相安无事的过了半个月的太平日子。

    在这半月之间,大家几乎坐了过去一年当中所有想做却没有做的的事情,不再只有恩怨情仇和打打杀杀。

    不知不觉中,楚飞的伤势也已经慢慢恢复,刚能下地,听说萧军还逗留在京城,就用仅有的积蓄买了一些贺礼,亲自送上了门。

    天下第一楼。

    “你这又是何必呢?”

    萧军看着提着大包小包赶上门来的楚飞,摇着头说道。

    他知道楚飞母子二人的生活过的并不富裕,反而有些潦倒,有些于心不忍。

    “年初发生了很多的事,先生帮我太多,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谢字不想多说,略备薄礼,希望先生笑纳,不要嫌在下寒酸。”

    楚飞恭敬的向萧军抱了抱拳,缓缓说道。

    “我说过,你我之间不需要说这些。”

    萧军苦笑着说道。

    “先生这么说是因为先生宽厚,但是楚飞不能真的什么都不做表示,否则那就是楚飞的不是了。先生不必多说,还是收下吧,不然回去母亲大人也不会原谅在下的,这些都是母亲和在下一起商讨决定的。”

    楚飞看着萧军,一脸认真的说道。

    “好吧。”

    萧军点了点头,示意包不同将贺礼收下,然后邀请楚飞坐了下来。

    “伤都好了?”

    萧军看着终于露出轻松笑容的楚飞,缓缓地问道。

    “托先生的福,已经好得不离十了。”

    楚飞笑着答道。

    “那就好。”

    萧军点了点头。

    “太子宫中已经传来了消息,说是已经向陛下禀明让在下接任殿前司正指挥使一职,不日就要重新回去当差了。”

    楚飞看着萧军,感激的说道,原本还想接着说一些客套的话,可是知道萧军不喜,所以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好,不过我希望你能记住,进入那堵墙之后很多时候都不能做主,希望你好自为之,不要步了秦宇的后尘,一切小心。”

    萧军看着除非,迟疑了一下,认真的说道。

    “楚飞明白,多谢先生提点。”

    楚飞点了点头,抱拳说道。

    正在这时,门口传来了争执之声,有人已经开始推搡,萧军皱了皱眉,扭头看了过去,可是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因为他看到了一个原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二皇子,赵毅!

    守在门口的天门弟子并不知道年初永寒宫的事,之所以拦路,还是因为上一次太子被绑之时在京都和二皇子产生的那些不愉快。

    在这京都城,敢拦二皇子路的,恐怕除了天下第一楼找不出第二家。

    “放行。”

    萧军沉思了一下,冲着门口沉声说道。

    听到萧军的话音之后,挡路的天门弟子这才让开了门口,但是只放了二皇子一个人进来,将他的卫兵拦在了外面。

    萧军也不想和二皇子闹得太僵,毕竟人家是这座都城真正意义上的主人,不看僧面,也得看看佛面。

    让二皇子丢脸,就是是大宋皇室丢脸,对他自己也没有好处。

    只见二皇子披麻戴孝,径直大步走进了天下第一楼中,直奔萧军而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萧军,眼神之中满是憎恨。

    看样子来者不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