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天龙之开局秒了慕容复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来自赵毅的威胁
    京都。

    天下第一楼。

    看到来势汹汹的二皇子赵毅,坐在萧军身边的楚飞,握了握拳头,作势就要起身,但是却被萧军一个眼神制止了。

    “不关你的事,千万别插手。”

    萧军眼睛看着直奔自己而来的二皇子,嘴里却在低声叮嘱着楚飞,他不想让楚飞引火烧身。

    “二殿下,好久不见。”

    很快,二皇子就已经大步走到了萧军的面前,冷冷的看着萧军。

    但是萧军却露出了一脸笑容,冲着二皇子抱了抱拳,主动打着招呼。

    可惜的是,今天的二皇子,明显不是来叙旧的。

    “的确是好久不见,不过看先生这待客之道,似乎根本就不想见我,天下第一楼,很好,在这京都城,除了父皇,还从来没有人敢拦我的路!进你这里比进宫好像都难!”

    二皇子瞪着萧军,冷冷的说道。

    “二殿下说笑了,他们没见过什么世面,大概是没认出你来,希望二殿下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

    萧军笑着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道。

    “是吗?我看他们清醒的很!”

    二皇子冷冷的说道。

    “看二殿下的这身装束,应该是刚从雁门关回来吧?一路辛苦,喝杯茶解解乏吧。”

    萧军边淡淡的说着,边示意包不同倒了一杯茶,递到了二皇子的面前。

    从孝服之下,萧军看到了二皇子还身穿盔甲,而且有些风尘仆仆,应该是刚从边关赶回来。

    可是二皇子却直接一甩手打翻了茶杯,茶渍乱飞之中,溅了萧军和楚飞一脸。

    看到这一幕,包不同和楚飞同时愣了一下,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楚飞看了一眼满脸茶渍的萧军,猛地站起了身。

    “怎么?!要对我动手!?”

    二皇子看了一眼包不同和楚飞,冷冷的喝问道。

    说话间,战子龙已经出现在了门口,手握腰间短刀,冷冷的看着二皇子的背影。

    其余的天刑卫队成员也已经将外面二皇子的卫兵围了起来,双方剑拔弩张,眼看着就要交起手来,只是在等一个命令或者手势。

    萧军迟疑了一下,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摆了摆手,示意谁都不要轻举妄动。

    “二殿下好大的脾气啊!不过今天是元宵佳节,在下就当刚才的那杯茶是二殿下请我喝的,但希望二殿下适可而止,不要真的坏了你我的心情。”

    萧军紧紧地盯着二皇子的眼睛,淡淡的的说道,脸上虽然依旧在笑着,可是声音已经逐渐冰冷。

    二皇子皱了皱眉,咬着牙看了看周围,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了楚飞的身上。

    “连殿前司的人都成了先生的座上宾,怪不得先生这天下第一楼越来越难进了!看来这京都的天是怕要变一变了。”

    二皇子冷冷的瞪了一眼楚飞,沉声说道,不过却巧妙的避开了萧军冰冷的眼神。

    听了二皇子的话,楚飞的脸色却不由得变了变,皱起了眉头。

    “不知二殿下今日突然登门,到底有何吩咐?”

    萧军眯了眯眼睛,淡淡的问道。

    听了萧军的问话,二皇子咬了咬牙,眼神中闪过了一丝阴狠之色。

    “我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永寒宫的事我不会轻易罢手的!杀母之仇不共戴天!这笔债我早晚都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等着我!”

    二皇子冷冷的瞪着萧军,咬着牙说完,然后转身向外大步离开,双拳一直紧紧地握着。

    可是走到门口的时候,却被赵子龙拦了下来,俩个人四目相对,全都是怒火中烧。

    “让他走!”

    萧军看着门口,沉声说道。

    赵子龙听到萧军的话,迟疑着侧过了身,让开了门口。

    二皇子冷哼了一声,大步走了出去,带着一干手下离开了天下第一楼。

    看着二皇子离开的背影,萧军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他倒差点忘了,宋贵妃一死,这个做儿子的二皇子怎么可能不回来,没想到这么突然就遇上了。

    “先生,没事吧?要不要重新换一件衣服?”

    楚飞看着满脸满身茶渍的萧军,皱了皱眉头问道。

    听到楚飞的话,萧军回过神来,低头打量了一眼自己,摇头苦笑了一下,摆了摆手。

    “不用了,不碍事。”

    萧军淡淡的说道。

    “先生,二皇子回宫,恐怕京城已经不是久居之地了,先生还是早做打算的好。”

    楚飞看着萧军,一脸诚恳的说道。

    “我知道,不过今日让他撞见了你,恐怕之后难免会为难于你,估计要连累你了。”

    萧军摇头苦笑着说道。

    “先生说笑了,能替先生分担一二是楚飞心之所愿,不存在连累不连累的,再说我现在是太子的人,想来他也不敢责难于我,否则就是给太子难堪,先生放心吧。”

    楚飞想了想说道。

    萧军点了点头,觉得楚飞说的也有道理。

    楚飞又停留了一会儿之后,便离开了天下第一楼,回家去了。

    萧军担心二皇子暗中迁怒于他,便再次命令薛慕华派了几个暗探留在楚飞家附近监视。

    糟心的一上午过去之后,下午萧军便收到了一个消息。

    原来二皇子虽然被宋哲宗从边关诏了回来,但是宋哲宗并没有让他亲自送宋贵妃入葬,只能在百步之外磕头送别,而且命令二皇子在宋贵妃的坟前守陵七日,代母思过。

    这对一个面对生母离世的儿子来说,无疑是一种残忍。

    萧军也没想到,宋哲宗居然这么狠。而且他也明白了为什么二皇子刚一入京就气势汹汹的跑到天下第一楼来闹那么一出了。

    胜者昌,败者亡。

    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京都之事已经暂时告下段落,元宵佳节也已经过了,萧军便打算离开京都了,这里的水太深,他不想再牵涉其中了,而且他还答应过宋哲宗和太子,要查一查长生门和血族到底对大宋皇权有什么样的企图,也是时候该离开了。

    前路漫漫,江湖,又能比这京都城轻松几分呢?恐怕比这小小的都城还要更加艰难吧。

    似乎从他踏入这天龙世界之中的那一刻起,就注定此生不会平凡。

    天命使然,逃不开,躲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