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西游之开挂唐三藏 > 第二十四章 人参树上人参果,人参果归你或我
    唐三藏注意到大门下马石旁的碑文,上书“万寿山福地,五庄观冬天”十个隶书大字。

    听见了这两个道童的声音,这才抬起头来,双手合十,施了个佛礼,换上了标准的神棍表情。

    “阿弥陀佛,贫僧正是那从东土大唐而来、前往西天拜佛取经的唐玄三藏,两位仙童有礼了。”

    清风、明月眼中含喜,异口同声地说道:“原来是圣僧亲临,我等奉师尊法旨,已在此恭候多时。还请圣僧观中一叙!”

    随即,两位童子便一左一右地让出道来,带领唐三藏师徒一行进了这五庄观。

    进了大殿,只见三丈挑顶的大殿之上,有一匹神异的巨幅布帛,上书“天、地”二字。

    笔势怒猊渴骥、游龙惊鸿,令唐三藏眼前一亮。

    “好字!”

    孙悟空见状,心生疑惑。

    “兀那童子,你家道场为何不供奉三清四帝、罗天诸宰”

    你家道观为何不供养三清、四帝、罗天诸宰,只挂这‘天地’二字供养香火,是为何意?”

    清风、明月方才听着了孙悟空在门外大放厥词,本就对其颇有不满,适时抓住机会,忍不住一通讥讽。

    “这‘天’还勉强奉得,可这‘地’却受之不起,毕竟我家师尊可是地仙之祖。三清与师尊乃是挚友,四帝是师尊故人。至于那九曜元辰之流,不过是晚辈下宾,有何等资历敢让师尊供奉?”

    “正是!便是师尊有心供奉,他们受不受得住还得两说!你这猢狲见识浅薄,我等不与你一般见识。”

    听了这两个道童颇为刻薄的话,孙悟空也不恼,只将烟蒂弹开,冷呵一声。

    “稀奇,真稀奇!俺老孙上天入地,如此信口开河、大言不惭的妄言,却还是头一遭听哩!”

    “你!”

    清风、明月勃然变色,怫然不悦。

    “悟空,不得无礼。”见气氛紧张,唐三藏只得出言制止。

    “我家这徒儿散漫惯了,两位仙童海涵。不过,我们都坐半天了,还不知道你们师父是谁呢。不如请他出来,也好让贫僧拜谢一番。”

    唐三藏身份尊贵非常,又对师尊有过传茶之礼,两位童子自然是不敢怠慢。

    “福生无量天尊!”两位道童稽首说道,“家师道号镇元子,因受元始天尊降贴相邀,已于五日前率门下众弟子去上清天弥罗宫听道了。”

    好,看来这副本的剧情没换。

    听了这两个童子的介绍,唐三藏的心中有底了。

    这镇元子绝对算得上是整个西天取经之路上的头号oss!

    好在他不稀罕唐僧肉。

    毕竟是与天地同寿的存在,逼格肯定得非常高。

    倘若唐三藏没有上帝视角的话,恐怕会很难相信这一切。

    慢说漫天神佛,便是三清四帝都能平起平坐的道家大拿,竟然也是西行取经路上的一重劫难!

    然而,唐三藏知情,却不代表孙悟空、猪八戒等人也知情啊。

    尤其孙悟空,听了清风、明月二人的一通吹嘘之后,眼中满是不服气,看似又打算要回呛几句。

    敢在孙悟空尚未组织好语言之前,唐三藏抢先发话了。

    “原来是‘地仙之祖’镇元子的道场,失敬失敬。悟空、八戒、悟净,整理衣冠,随为师一起上香。”

    清风、明月本是想拿话来堵孙悟空的,却是不曾想唐三藏如此郑重其事,顿时好感大增。

    有唐三藏作为榜样,孙悟空自然是不敢造次,只得乖乖跟在身后,上了注香。

    唐三藏三拜“天地”,立在左近的清风、明月当即鞠身回礼,颂曰:“稽首皈依,志心称念。福生无量天尊,不可思议功德。”

    礼成。

    两位童子引请唐三藏师徒去侧殿歇息。

    等众人落了座,清风笑曰:“家事临行前,再三嘱咐弟子恭候圣僧。未能及时察觉,有失远迎,还请圣僧恕小道无礼。”

    “嗐,没有的事儿!”唐三藏摆了摆手,“我们师徒来得匆忙,没带什么伴手礼不说,还打扰两位仙童修行,该道歉的是我们才对。”

    总是这么文绉绉地商业互捧,他有点绷不住了。

    好在这两个童子也没多想,只是说请众人在这里稍坐,便出了门去。

    唐三藏知道,这是要去采摘人参果了。

    想起书中对人参果的描述,唐三藏就一阵阵地眼热。

    果不其然,清风、明月去了镇元子房中,取出专门采摘人参果所需的金击子,穿过层层禁制,朝人参果树走去。

    这人参果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又三千年方能食用。

    九千年的水磨工夫,只结出了不到三十枚果实。

    不同于蟠桃园的蟠桃母树,可划分了三千年、六千年、九千年的区域。

    九天十地,仅有一株人参果树。

    是以每颗果实,都弥足珍贵。

    凡人若是有缘,闻一闻这果香,就可增寿三百六十岁,若是吃上一颗,更能增寿四万七千年。

    对于修行之人来说,更有种种神通、处处妙用,个中玄奥,不一一赘述。

    清风寻了两个品相最好的人参果,驾起法云,金击子轻轻一敲。

    只听得“嘭”一声轻响,那人参果便应声落在法云之上,明月立即拿锦帛包好。

    两个童子不敢耽误,将禁制一一复原后,便立即离开果园,直奔偏殿而去。

    快到偏殿时,明月忽然停住了脚步。

    “师兄。”

    “怎么了?”

    清风扭头,一脸好奇地望着明月。

    “师兄,圣僧是师尊的故友,又兼德才高贵,自然是有资格吃这人参果的。可是……”

    “明月,你我情同手足,但说无妨。”

    明月看了一眼清风,把心一横,道:“我只是怕圣僧将人参果,与他三个弟子分食。”

    清风不禁哑然。

    “师弟,我们只消将人参果奉上,至于他们如何食用,与我们又有何关系呢?”

    “此言差矣!”明月有些着急,据理力争,“师兄你也见过了,那毛脸雷公嘴的猢狲顽劣粗糙,对师尊又出言不逊,怎可还舍与这等腌臜泼才食用?”

    清风沉默片刻,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我们不妨将圣僧请至偏殿耳房,再将这人参果赠予圣僧。”

    “如此甚好!”

    明月连连点头。

    ……

    “嘿嘿!牛鼻子小道,你俩背着俺老孙,在身后嘀咕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