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公主总是被迫黑化 > 第六十二章暗卫璀和璨
    <b></b>                  苏娆这边,收拾好屋后,云风便带她和依素去熟悉了清风居。

    满目月华之色,清秀桃源之居,每一处都是精致,脚下所踩石地也都是用上等的白玉大理雕石所铺,其上花纹精致,所建竹楼也皆用的上等白玉竹,整个一院清风居处处透露着奢华。

    低调的奢华。

    亭间那片竹林,翠竹挺拔,雪色点缀陪衬。

    清风亭间,四周悬挂月色竹帘,遮挡风雪。

    此刻夕阳落下光色,迤逦了清风居这处仙镜之地。

    在如此繁华世俗的琅京内,苏娆真没想到居然还能有这样一处桃源之居,世外桃源。

    还是如此月华,霁月世子最为喜欢的色泽。

    其实她最喜之色也是月华,因为前世的繁华与喧嚣,也只有在夜幕落色月上高空那时,她才能停下那快节奏的生活,享受片刻宁静。

    霁月世子的住居如同他的人一般,清风明月。

    一圈观赏下来,苏娆也大概熟悉了清风居。

    云霁的清风居,除了住人的两层月色竹楼外,还有这一片竹林亭间,再就是后院有个独立的药园,专门是为云霁调理照顾身体的。

    药园四周篱笆围起,苏娆也只是远远的望去了几眼,并没有走过去,毕竟云霁可是一个瓷娃娃,要是一个不小心出了什么事儿,最后又赖到她身上,她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抱着这样的心思,苏娆并没有进去药园。

    只是远远瞧了这几眼,如此冬日,药园用棚子蓬起着,未有一点雪色入内,棚内的炉火更是烧的旺盛,如此冬日也是青翠盎然。

    徐徐药香萦绕鼻息,很清透,不觉刺鼻。

    也就云霁这种泼天富贵的皇家子弟才能如此奢侈,药草照顾的比人都金贵,都舒服。

    转了一圈后回来,刚回前院,就见云伯领着苏伯前来清风居,身后还跟着两个属下。

    苏娆只一眼,认出那两人是苏老将军的暗卫。

    云琅大户之家豢养私卫,官衔品阶在三品以上的大臣才能豢养,而且人数还不能超过百人,更别说暗卫,这是只有皇家才能养的。

    而苏老将军能有自己的暗卫,一是因苏老将军战功卓越,二是因苏家乃大将军王府。

    异性王府。

    其实苏老将军如今可是正儿八经的老王爷,只是因为所有人都习惯了尊称他老将军。

    比起华而不实的王爷,苏老将军自己也更喜欢别人称呼他将军,这是他一生的荣耀。

    苏娆其实也算是正经的王府郡主,只是因为她容颜受损,面容粗鄙,她的郡主封号才一直没个实锤,没有落实,这事苏家并不在乎,对苏家来说郡主不过只是一个称号而已,苏娆就更不在乎了,因为她根本不稀罕。

    比起王府郡主,苏娆更喜欢苏家小姐这个称谓。

    “苏伯,你这是…”

    苏娆两步迎过去,看着苏伯身后的两名暗卫,心中突兀冒出个不好的预感,特别极其不好的预感,这两暗卫不会是来保护她的吧!

    这想法刚出头,苏伯如愿开口“小姐,老将军吩咐,以后小姐有什么要揍人的事儿,自己别动手,只需吩咐苏崔和苏粲就行。”

    “璀璨?”

    那两暗卫的名字,苏娆脑子里如此突兀冒充这两字,也如此出口,目光再次落那两暗卫身上,有些拧巴,一男一女,一看就是那种沉默的闷葫芦,怎么会取这么耀眼的名。

    “苏伯,我不需要什么暗卫,我自己就能一个顶两,要什么暗卫啊!你带他们回去。”

    她身上秘密,留这两人在身侧可不是什么好事。

    “爷爷也真是,给我送什么暗卫,说出去我多没面子啊!我苏娆还需要让人来保护。”

    一脸的爷爷也太瞧不起她了,这不是拆她台吗。

    考虑都不考虑的直接拒绝。

    苏伯知道就是这样。

    以前苏老将军也不是没有想过给苏娆配几个暗卫,可每一次都会被苏娆胡搅蛮缠过去。

    这次苏娆又这样,苏伯看着苏娆,好片刻,然后…然后就在苏娆的不可置信目光下,人没了,直接轻功,速度之快,只是刹那。

    “小姐,老将军可发话了,小姐刚来云王府就被欺负,这以后还得了,苏伯得完事儿,至于这两人,小姐要能赶走,那自是小姐本事。”

    这波操作,苏娆目瞪口呆。

    一旁的云风和云伯更是如此。

    “老将军之令,日后我等兄妹二人生死小姐处置。”

    苏崔和苏粲单膝跪地,异口同声的话,言外之意,自今日此刻起,他二人不再是苏老将军暗卫,而是苏娆暗卫。

    暗卫亦是没有人权的,自他们被选做暗卫之日起,他们的生死都在自己主子的手中。

    暗卫和奴仆一样都有签订卖身契,他们的卖身契更加苛刻,奴仆还能找个媳妇嫁个男人,而暗卫,不管是男是女,都终身不得娶妻嫁人,因为情感会左右他们对主子的忠诚。

    如此二人,苏娆真想扶额。

    这是直接准备一锤子定音?

    “本小姐可不需要什么暗卫,你们两个哪儿来的哪儿回去,可别逼本小姐破功揍你们。”

    玉指直接蜷捏起来,大有一副不走她就开揍的架势。

    桃花明眸内却闪现出一抹对苏老将军之举的无力之感。

    苏崔和苏粲一眼对视,随即直接从腰间拔出匕首。

    双手捧前。

    意思很明白,他们既是小姐暗卫,生死自由小姐来处置,若小姐不要他们,那就请杀了他们。

    苏娆玉指猛得一捏,咯嘣嘣响,眼尾艳色渲染。

    桃花明眸更细眯起来。

    这是威胁她?她苏娆最不怕的就是威胁。

    “想死,好啊!本小姐成全你们。”

    一把拿过苏粲手中匕首,苏娆没一点犹豫的直接出手。

    苏崔和苏粲笔直跪立,亦未有一点面对死亡的恐惧。

    匕首直落苏粲和苏崔脖颈划过。

    一道血色出。

    一声哐当。

    匕首扔了地。

    “做本小姐的暗卫,可要经得起本小姐随时的打杀。”

    憋屈表情,苏娆直接转身走了,见月室门口那不知何时出来的月华身影,突兀撇嘴。

    “属下明白。”

    苏崔和苏粲再次异口同声,脖颈间只是皮肤表层被划破一道口,也只是一滴血色出。

    一旁看着的云伯和云风一目心悸,他们还以为苏娆真的要杀了这两人,毕竟她刚才那架势…

    依素却没一点惊诧,苏娆未曾再交代什么,依素明白她是留下这两人了,往后多加注意着,没事儿时扔着暗处就成,别碍着她眼。

    “晚膳马上便好。”

    苏娆走过去,准备直接上二楼,云霁嘴角淡淡含笑,如此语,意思很明白,晚膳马上就要好了,你现在上去了楼,随后又得下来。

    苏娆脚步顿,眉梢一拧,“我要和你一起用膳?”

    这句话,语气不好。

    云霁似未曾感觉,还是那么温润,含笑颔首

    “清风居只一处用膳之地。”

    言外之意,没有其他的地方可以给你用膳。

    苏娆再次撇嘴,蓦地阴阳怪气,“能和如此风华的霁月世子用膳,不知得多少怀揣美梦的少女美梦破碎,上吊自戕,真是罪过。”

    苏娆背对着云伯,云伯看不见苏娆表情,对于此刻她如此的阴阳语气,也只当是因暗卫之事心底憋屈,才把气火撒了霁月世子身上。

    目光落在云霁身上一息,见云霁未曾不耐,云伯嘴角带出欣慰笑,悄然离开了清风居。

    世子好似并不排斥苏家小姐,看来他们这云王府很快就该有喜事了,大喜,老王爷也终可以了却一桩心事,世子他愿意接纳了旁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