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尊帝 > 第71章 撞个大运
    啊!巨大的咆哮声传进小世界内,树根着了魔一般,不受控制的疯狂舞动,将整个小世界里所有的一切都抽打了个遍,风久忧虽然极力躲闪,但还是被打中,顷刻间肉身破裂,强大的木之力作用在他身上,差点把他抽成了干尸。好在树根没有意识,抽中了他之后,依旧是毫无目的的舞动。风久忧方才得以借此机会恢复肉身。若是树根有意识,风久忧怕是凶多吉少,要死在小世界中。

    此时的空间裂缝方圆不足一米,已经到了收拢的边缘。

    那未开启的灵智的生灵,出自本能的往树根处退缩。那是神魂的退缩,速度极快,从树梢直到树根上部,整个的神魂,都往一处收拢,往小世界内收拢。

    绝不能让你进来!风久忧伸手掏出一个储物袋,祭出其中一物。

    这是一种能够使生灵的神魂暂时昏迷的药物,对裂魂境的妖族都有些效果。虽然越是强大的生灵,昏迷的时间越短,但已经可以说是一种奇药了。

    风久忧抖手就把药扔到了时空裂缝处。

    巨树的神魂正在收缩之际,忽然陷入了昏迷之中,他本就没有开启灵智,现在陷入昏迷,更像是假死。

    风久忧的双手拉住万磨刃,用尽了全力,猛地一拉。飞火流星,急速的划过树根的最后部位,速度太快,竟是将树根都磨出了火。

    啊!假死状态的巨树被这痛苦所惊醒。然而他刚从假死中恢复,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还无从思考,连本能都还未激发。

    可惜此时的风久忧终于得手,将树根锯掉,紧接着时空裂缝闭合。看着小世界中满眼的绿色,以及停止了挣扎,没有任何动静的树根,风久忧不禁陷入了沉思。千百万年后,或许另一个生灵会从这个地木中孕育而出,可惜已不是如今的这个生灵,或许在这个生灵之前,他也曾孕育过其他生灵。来来往往,生生死死!

    巨树没有了根,生机断绝,他在懵懵懂懂之中发出不甘痛苦的咆哮,身体急剧扭曲,树枝断了一根又一根,大地都被砸烂了。他疯了狂了!他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要吼要咆哮要挣扎!

    可惜没有了根,他就像是没有了翅膀的鸟儿,急速的坠落,身体越来越无力,咆哮和挣扎都变得无力。所有的树枝的都变成了碎石,随着他的挣扎四散各地,只有主干还在跃动,像是岸上垂死的鱼。他是谁?他做了什么?他为何要死?他难道不是中天地之灵会,聚日月之精华的生灵吗?被硬生生的斩断生命,去向谁抗争。

    长久储存孕育的木行灵气终于压抑不住。

    王山想要去抓住风久忧的小世界,可是巨树挣扎的太过剧烈,以至于他根本没有机会。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小世界上,以致根本没有觉察到巨树的异常。而远处的罗叶等人连近身的机会都没有,都在全力躲避巨树的垂死挣扎。

    一声地动山摇的巨响,海量的木行灵气冲破了巨树的肉身,所过之处,摧枯拉朽,如一道无坚不摧的狂风,十里之内,成为一片虚无。离他最近,树根处的王山受到的冲击最大,几乎是在一瞬间,肉身成灰,神魂也被无尽的木行灵气吸干,彻底死在当场,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罗叶等人距离远些,虽然肉身破损,但还算完好。尤其敖离,将海沙壳撑起,替他挡住了所有的冲击。

    而在那个山丘之上,三个一人多高的金刚鼠妖,则早已在巨树被斩断根部的时候就躲到了地下,安然无恙的躲过了这场劫难。

    冲击的余波还未停止,罗叶早已带着敖离兄弟二人急速撤离。这么大的动静,角元肯定会出动。再不走连他们也会死在这里,将来虽然必有一场死战,但绝不是今日。

    八道强大的气息袭来,角元带着宛城的所有裂魂期妖族都赶了过来,将巨树周围十里之内死死围住。

    角元四处观望,很快就发现了地底的金刚鼠妖。

    金刚鼠妖,乃是本地的一族,为首者已经达到了魂修期,可惜命元所剩不多,所以就将宝压在了这颗巨树身上,可惜却被毁。

    地木巨树,被吞噬之后,不仅能够大幅提升木行灵气的感悟,更能够增加命元,所以在妖族之中,也是比较受欢迎的奇珍异宝,只不过这种奇珍异宝有灵智,能思索罢了。妖皇并未禁止妖族攻伐地木巨树。众妖皆平等,如果一个妖族,不能凭借自身的实力存活在世上,那她也没有存活的必要。这是妖族的根本。

    因此地木巨树很难活到具备灵智,登峰造极的地步。角元看了看三只金刚鼠妖,道:“我以城主的身份命令你们说出实情!”

    金刚鼠妖没有隐瞒,将所见到的一五一十都告知了角元。他们的族长早已预定了这颗地木巨树,而且由于其自身命元将近,更是不把任何州主域主放在眼里,一言不合就干。什么免死金牌,惹火了照样灭杀。

    这几只金刚鼠妖还不把州主当做需要防备的妖族。而且如此公开的宣传此事,也是一种宣誓主权的行为。从此开始,地木巨树就算是正式成为了金刚鼠妖的所有物,而风久忧除了死,没有任何出路。

    一道时空裂缝撕开,风久忧冲出了小世界,看着远处的角元等妖族。据他所想,罗叶等人是不可能留下的,所以才能放心的从时空裂缝走出。

    角元看着风久忧,神情冷漠。

    风久忧冲着角元抱拳拱手道:“当年被狸詹逼迫,迫不得已之下,杀了贵族的一位前辈,万分抱歉!还请角元前辈谅解。”

    角元并没有接风久忧的话茬,而是冲着在场的裂魂境道:“人族再次出现,我们要提高警惕,谨防有诈。上一次,域主邀请州主前往一聚时,就已经说起在人和妖混战激烈的武陟国,发生了人族力量减弱的现象,要我们留意。因为我们这里刚刚屠杀过人族,很有可能受到他们的报复。”

    听了角元的这话,风久忧突然又想起人族的仇恨,颇为刚才的致歉而后悔。看来在妖族过得久了,他都要迷失自己了。必须尽快离开这里!想到这里,他就冲天而起,打算飞回景城。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自己的根在那里,在那里觉得安心。

    “站住!”三只金刚鼠妖大喝一声,追了上去。

    风久忧停住身形,冷冷的看着三只老鼠。

    金刚鼠妖追到近前,颐指气使的道:“白猿,我可警告你,这个地木巨树是我们族长预定的,他可是魂修期,杀你易如反掌,就算你是免死牌的持有者也不行。我劝你还是趁早交出地木巨树,可能还能死得痛快点,否则生不如此。”

    口气真大!风久忧气势汹汹的道:“我就问你们一件事,这地木巨树是不是你们种的?”

    三只金刚鼠妖一时语塞,其中一个脸皮较厚,硬着头皮,咬牙切齿的道:“就是我们种的!”

    真是不要脸!风久忧一招排风掌,直接将这三只老鼠拍成肉泥,接着收进小世界之内。他祭出极速符,迅速撤走。

    角元等妖族并没有追赶,只有一只鸟族的三秃之鹫,认准了风久忧的方向,再后面不紧不慢的跟随。鸟族一直没有放弃对风久忧的诛杀,三秃之鹫知道金刚鼠妖不会放过风久忧,等他来了,给指个路,即杀了风久忧,又能让金刚鼠妖欠个大人情,真是何乐而不为。

    风久忧撕开一条时空裂缝,冲入小世界,驾驭着它飞驰而去。速度虽然不快,也有每秒几百米。

    三秃之鹫着急忙慌的奋力拍打翅膀,没一会就扑到了近前。可惜,他的神识无论如何也察觉不到风久忧的存在。裂魂期的需在十米之内才能发现未经隐藏的小世界。魂修期的才可以在百米之内发现未经隐藏的小世界。

    虽然知道寻找无望,但他还是像只无头苍蝇似的,快速的飞来飞去,妄图能够撞个大运。

    一股强大的气息由远及近,极速的冲来,饱含杀气与怒意。

    魂修期的金刚鼠妖鼠清半间屋子大小,一身闪烁金光的皮毛,眼睛像是两盏青灯,尖利的脚爪,放出冷森森的寒光。他冲到了地木之地,气的大声咆哮,恨不得毁天灭地。角元等早已经离开,不想和他打交道。

    见不远处有只傻鸟在打转,他嘶吼着就冲了过去。“停下!”一声吼,差点把三秃之鹫吓成全秃,楞楞的站着,傻了足有三秒钟。

    金刚鼠妖没工夫医治她内心的创伤,厉声喝道:“你可知地木巨树被谁取走?”

    三秃之鹫说话如同狂风暴雨,十秒钟就说了上百句,总算是把事情说清。不过他说的时候,嘴没有把门的,把自己的意图都说了出来。

    金刚鼠妖不屑的道:“就你这个傻样,也想让我欠你人情?想的太多了!”他的神识扑散开来,足有近千里,将远处的宛城都包裹在其中。千里之内,所有的事情都逃不过他的神识。鸟兽们像是受到惊吓一般,四散开来,各自飞去。

    之后他也像三秃之鹫一般来回的飞行,就算是他,也必须离得近了才能觉察到小世界。可惜他转了好久,还是一无所获。周围并没有灵气波动,据他所知,小世界想要操控,必然会有灵气外泄,可以凭此抓住对方。可是他一直没有发现灵气流动。

    金刚鼠妖不放弃,不服气,整整折腾了一天,还是一无所获。然而他是有韧性的,往地木巨树的所在地一坐,神识依旧覆盖周围。他坚信对方必然会出现。

    此时的风久忧,早已将小世界附着到了一只大鸟身上,任由他四处飞行。他也知道外面凶险,故此决定在小世界之内修行一段时间。

    三个金刚鼠妖被他用炼魂鼎练出精华,化为己用。之后他将地木放进泥土之中,在地木之中,修行木行强身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