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鹰的再生 > 第十七章 骄者必败
    <b></b>                  可能是太累了,我酣然沉睡了一天一夜。

    第二天醒来时,我饥肠辘辘。又要到谷底去寻找猎物了,正好通过实战真正检验一下“焕然如新”的鹰喙到底如何,看一看,经过千磨万击,这利器是否恢复了以往的坚韧。

    我在离谷底几十米的空中盘旋,寻找可以“下手”的猎物。

    一只野兔正在草丛里吃草,不时地抬头张望,警惕着从各个方向可能冲来的猎手。

    兔子是温和的食草动物,但作为一只有经验的猎手,我却不敢对其小觑,因为我曾经在它们身上吃过亏,险些伤残。我经历过实实在在“兔子蹬鹰”的羞辱和打击。事实上,我们经常能打败可怕的强大敌人,却意外地栽在看似卑微的柔弱对手上。

    轻视敌人是我们都容易犯的错误,多少英雄因为轻视对手而毁了一世英名。

    千万不要轻视任何一个敌人!因为,轻视,是最大的敌人!

    那一次,也是跟眼前一样一只年轻力壮的野兔。我也正处在朝气蓬勃、年富力强的阶段,又刚刚击败入侵领地的猛禽,自然是意气奋发,心高气傲。看到野兔,根本没有把它放在心上。

    盯着野兔,我只有一个观点今天可以饱餐一顿了。

    我正处于攻击能力的最佳状态,基本上是逢战必胜,每捕必得,不仅能够捕猎山羊、鹿这样的猎物,还多次与其它猛禽交手中获胜,简直是战斗力爆表。

    志得意满之后,我开始“飘”了起来,对待这样的小型猎物,我根本不用准备策略,一般是一个风驰电掣的俯冲,鹰爪瞬间抓住猎物,然后迅速腾空而起,就完成了一次动作潇洒的捕猎活动。

    在飞到距离野兔只有几百米的地方时,我没有多想,立刻降低高度,向它俯冲而去。

    自然界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残酷法则让捕猎者和被捕猎者之间进行着竞赛式的进化。捕猎者进攻的速度越来越快、技巧越来越高,而被捕猎者对危险的感知越来越敏感、逃生的本领越来越强。捕猎者如果没有足够的能力捕获猎物,就会被大自然无情淘汰,而被捕猎者如果没有过硬的防范逃生能力,就会成为捕猎者的腹中之物。所以,大家都在不断地拼搏,不断地提升。无论是捕猎者,还是被捕猎者,虽然都不懂进化论,但是大家都知道,如果不能不断地提高自己的本领,就会丧失在自然界的生存机会。

    这是一只异常警觉、反应特别灵敏的兔子!在我刚刚俯冲时,它就觉察到了,立刻放弃正在享受的美食,躬着身子用后腿在地上使劲一弹,直窜出去,撒开腿就开始向前逃去。

    人们常用“势如脱兔”来比喻行动的迅速敏捷,足以说明兔子奔跑的速度,我在半空中盯着看,这个浑身灰色的野兔跑过,就像一溜青烟飘过。但是,它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空中风驰电掣的我。它已被我锁定,我的高度越来越低,与兔子的距离越来越近。

    三百米、两百米、一百米、八十米、五十米、三十米……

    就在我即将要伸爪要抓兔子的时候,它突然向左急转,我没有料到,来不及跟着它转向,巨大的惯性让我扑了个空,被甩在了兔子的右后方的地上。

    我冷笑一声这兔子还挺机灵,但是,在我面前,还能让你跑掉了!

    我重新展翅起飞,向着兔子奔跑的方向继续追去。快要追上时,它又向右急转而去,我又扑了个空。

    我觉得很是难堪,竟然两次让唾手可得的猎物逃脱。这反而激起我的斗志,“绝对不能让这只兔子跑掉,今天这只兔子吃定了”,于是再次起飞去追。我要吸取前两次的教训,在快要接近兔子的,特意向它的偏左侧扑去。不料兔子似乎意会到我的进攻方向,再次向右侧急转。我又一次扑到地上。

    我怒不可遏,脖子上的羽毛都要竖起来了,心里恨恨地想着,“今天要是拿不住你,我就不是鹰了”。结果这兔子像是跳跃的精灵,总是在我发动进攻时左躲右闪,让我一次次扑空。

    我感到了羞辱!我何曾受到这样的羞辱!无论是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现在哪一个不是“爪”到擒来。今天,被这样一个兔子耍来耍去,简直丢尽了鹰的颜面。

    今天不捕杀此兔,誓不罢休!我发了狠劲。

    我一改前面那种直接俯冲的进攻方式,而是飞在兔子的上部,采取贴身跟随的方式,它前行,我就前行;它转弯,我就转弯。然后,寻找最佳机会再进行抓捕。

    兔子看我采取这样的方式,左冲右突了几次都甩不掉我,开始紧张起来,步伐有些凌乱。

    我瞅准机会,以最大的爆发力,向野兔猛扑而下。这么短的距离、这么快的速度,凭我的经验,没有动物能逃脱开去。然而,就在我已经伸开双爪,即将要抓住兔子时,它竟然矫捷地一闪,躲过了几乎触及皮毛的鹰爪。我正在诧异间,突然觉得胸口和腹部遭受到重重的一击。原来兔子在身子闪开的同时,两只后腿顺势全力向我蹬出,一只脚蹬在胸上,一只脚蹬在腹部。正在飞行的我重心不稳,一下被蹬开了,摇摇摆摆跌落在地上。那只兔子顺此机会,飞速地逃离了,转眼之间不见了踪影。

    胸口犹如压了一块巨石,闷的我无法正常呼吸,又像被利刃插入,每喘一口气都能感到一阵刺痛。腹部的内脏似乎全错了位、变了形,仿佛上万只虫子啃噬般的痛疼一地传遍全身。这两处剧痛交织侵蚀着中枢神经,使我的大脑已经失去了对肢体的控制。

    我头晕目眩,周围风吹、枝摇、草动的声音已经传不到耳朵里面,寂静的可怕。我努力地正常呼吸,可每呼吸一次,胸口就像被重锤狠砸一次。

    我还有一点清醒赶快飞到树上,否则栽倒在这里,别说会成为其他捕猎者的腹中之物,就是蛇鼠蝼蚁也可以上来肆意撕咬。

    我赶紧努力用大脑去指挥翅膀扇动,可浑身软绵绵的,一点都提不起劲。这让我更加恐慌,一着急,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