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诸世大罗 > 第七十六章 元神化身,共分九品
    当楚牧三人接近飞舟聚集之地时,他手上提着的明海让在外的广成仙门弟子面色一变,立即便去唤主事人出来。

    随后,一个面色苍白,隐隐有些病容的道士被一种广成仙门道士簇拥着从飞舟中行出,飞身落在不远处。

    “这位道友,贫道风丹白,不知道友可否将贫道的师弟交给贫道,好让贫道为其疗伤。”

    风丹白一见楚牧那提着明海的随意态度,便知楚牧并不在意明海的伤势,他的目光扫过楚牧袖口上的鼎纹,已是知悉了楚牧的来历。

    十二派都有属于自己的标志,正如广成仙门会在袖口上绣着乾坤道纹一般,楚牧这件由玉玄送予他的道袍,袖口上也有着属于玉鼎宗的标志。

    此刻,风丹白便是通过这标志,知悉了楚牧的来历,对楚牧的随意也是有了个底,可惜他不知道,明海这一身伤势,就是楚牧造成的。

    “交予你可以,但在这之前,你却是要知晓你这位师弟做过些什么。”楚牧随意将明海抛在地上,震动感令昏迷的明海面现痛苦之色,也让风丹白眉头一凝。

    “这位玉鼎宗的道友,不管贫道师弟做了什么,这都不是你这般对待同道中人的理由。”

    风丹白踏前一步,沙漠边缘所特有的干燥热风顿时一凉,一股深深的寒意从这个一脸病容的道士深深散发而出,恍惚间,竟是让人有种心神冻结之感。

    这时,张玄业急急跑过去,将事情经过告知于风丹白。

    知晓经过之后,风丹白面色平静,但看向楚牧的眼神却是更冷了三分。

    “明海师弟不问青红皂白就下重手,是他理亏,这一点,贫道替他认了。”风丹白淡淡道。

    “我猜记下来会有一个但是。”楚牧玩味道。

    “但是——”

    风丹白在楚牧的话音落下后,还真就接了个“但是”,且面色全然不变,一点都看不出什么窘迫之色。

    光凭这一点,就可看出这位比张玄业有经验多了,也难缠多了。

    “道友对明海师弟出此重手,难道不觉得太过了吗?”风丹白面含厉色,周身三尺之内隐约呈现扭曲之相,一股淡淡的波动扩散开来,眼前光天白日的场景顿时就像是蒙上了一层晦暗的色彩。

    明海直接出重手,那是他理亏,但现在被重创的是明海,他反倒是成了弱势的一方。

    这般看来,楚牧倒像是有点睚眦必报,肚量太小了。

    风丹白便是抓住这一重点,将双方拉到同样的理亏境地,大家都理亏,谁也别说谁无辜。

    不过他会这么做,楚牧也早就有所预料了。

    就广成仙门和玉鼎宗的关系,就算理亏也不一定肯认栽,更别说己方有人被重创了。

    楚牧早在先前下手之时,就已经想到这一后果了。

    毕竟玉清道脉不是什么魔门邪道,就算对方先动手,你这样直接把人打得重伤昏迷也算是过当了。

    风丹白要是不抓住这点做文章,那才叫奇怪呢。

    “可那位明海道友可是在我自报身份之后还悍然动手的,”楚牧从容回道,“对付一个刚刚突破的真传弟子下这等重手,试问这便是广成仙门对待同道的态度吗?若是如此,那贵我两派是否还是同道,那就值得琢磨了。”

    杀伐剑意透体而出,阴冷的空气中多出了一丝酷烈和冰冷,猩红色的剑光在楚牧身周游走,令对面还处在化神境的几个弟子连忙移开视线,避免眼睛被锋芒所伤。

    剑意、气势,在无形之中碰撞交锋,二人之间的隐现波纹,两股气机激烈对抗。

    呜!

    劲风尖啸,令得实力稍弱之人凝重后退,也让周遭飞舟光华闪烁,各派中人也是速速出来观看发生何事。

    ‘是他。’

    萧九重远远一看,便知是谁和风丹白相抗了。

    他虽然和楚牧并未见过,但他和楚牧却是颇有牵扯。萧九重之弟萧七翎在修心阁内被人算计,是楚牧抬了一手,才免得萧七翎丢了面子。

    楚牧成了陷仙剑子,作为应潇涵的追随者,萧九重自然也会有所关注。

    前段时间,听闻自家长姐前去函谷关,也许长姐萧十异也和楚牧见过。

    “萧师兄,我们是否要上前援手?”身旁有师弟悄悄问道。

    “走,莫要让他派中人看了笑话。”

    萧九重直接一挥袖,带着一众师弟下飞舟。

    试探归试探,这要是明知己方剑子被为难还坐视不管,那丢的是他们所有人的脸,丢的是玉鼎宗的脸。

    萧九重虽然有心一看楚牧实力,但有些线却是绝不能过的。他要是敢今日坐着看热闹,回头鼎湖底部的幽闭之地淬剑深渊就有他一席之地,至少得呆上半年的那种。

    然而未待萧九重率众人过去力挺,那边楚牧和风丹白的气机交锋却是愈演愈烈,眼看就要动起手来了。

    激昂的剑势好似无止尽一般地攀升,激烈的杀伐剑意在楚牧眼中闪烁。

    而在对面,风丹白面色清冷,体外真气却是缓缓凝聚出鬼魅之影,隐约间,似是有一道宏大的身影出现在他身后,带着荡魂灭魄之威压向对方。

    “元神化身,看来风丹白的武道元神是成了,观其气势,这武道元神少说也是上三品。”

    飞云舟中,应潇涵倚在窗口,一手撑着侧脸,剪水一般的眸子中隐隐有符文闪过,将风丹白的一切纳入眼中。

    万化定基之境以成就武道元神为终点,这一境界并未有确切的境界划分,因为每个人的底蕴根基不同,成就武道元神所耗费的时间不同,同时因为各自的根基差异,实力也是大不相同。

    衡量万化定基之境武者成就的,非是确切划分的境界,而是最后融合真意所成就的武道元神。

    古时有前辈将武道元神分为上中下三个层次,每个层次皆是有三个品级。

    最次者,下三品,在蜕凡之境时最多蜕变三次,前路断绝。

    中等者,中三品,蜕凡之境有希望蜕变六次,品级越高,希望就越大,可凝聚出真身,但依然无法突破,迈入道台。

    因为他们潜力已尽。

    不过要是能有什么万年以上的天材地宝给自己补身,那么凝聚出真身的中三品蜕凡武者也是有一丝希望补足根基进行突破的。

    最后的上三品,有希望突破入道台,尽管依然无法保证百分百突破,但中下两个层次,却是强了太多了。

    尤其是最上品,那在各派之中被称为道种,意为道统未来的种子,会受到门派的重点培养。

    应潇涵遥遥打量着风丹白,眸子中的符文流淌而过,最终演算出一个结果。

    “是二品元神,难怪能成为广成仙门的领头人。”

    应潇涵目光轻移,又向楚牧打量。

    比起风丹白,还是这位楚师弟更让她注意。明明才刚突破不久,竟然能够和风丹白相抗,尽管在风丹白的元神化身出现之后气势稍弱,但那一股决绝的剑势却是依然凌厉,始终和那浩荡气势相抗衡。

    只是令应潇涵没想到的是,她才刚将目光转向楚牧,猩红剑光便在同时映入她的眼中。

    正在和风丹白对视的楚牧突然微微转头,明镜一般的眼瞳闪过一丝赤意,眼中蕴含的莫名意味好似在说:

    我看到你了。

    “啧,敏锐的家伙。”

    应潇涵极不文雅地撇了撇嘴,挥手关上窗门,“也是一个奸猾的家伙。”

    能发现自己的观测,对方的天心无垠境少说也快要第一层大成了。有此心境,对于风丹白的境界自然也能感应个七七八八。

    那么问题来了,明知对方已是练成武道元神,为何还要和其较量呢?

    应潇涵寻思着,这是最后一位剑子武功有成,开始想要营建班底了。

    对方虽然在修心阁之时借助身份便利,和一群世家弟子结交,但那些世家弟子想要成长终究需要时间。哪怕是有家族支持,他们也不可能像楚牧一样突飞猛进。

    这样一来,争取另一批弟子就很有必要了。

    世家弟子需要,非世家弟子也不可或缺。楚牧这是要借机打出名声,开始为营建自家班底做准备了。

    “有此行为,这楚师弟怕是不单想着执掌陷仙剑,便是连掌门之位也想争一争啊。”应潇涵自语道。

    ‘刚刚那人···是应潇涵。’

    楚牧感受着剑魄的活跃,已是明悟这一批宗门弟子的为首之人并非是表面上的萧九重,而是那位同为剑子的应师姐。

    ‘这女人,还是这么多心眼。’

    楚牧见那窗门关上,便再度将目光转回,剑势更锐,和风丹白相抗。

    在他体内,无数股清气在流动,于四肢百骸中激荡,于经脉中奔涌,令功力节节上升,令肌肤隐现清光。

    三清道脉最高规格的异象,浓厚的天之精气,能够让初入万化定基之境的真传弟子快速稳固境界,并增强底蕴。

    这是能让蜕凡武者都垂涎的一股能量,而这种待遇,楚牧来了三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