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狂妃她又强又飒 > 第166章 请了两个能人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

    晋帝双眼立刻瞪直了,要不是因为这会儿在福寿宫,这是太后的地盘,也心知这段时间太后颇为喜欢秦蓁,他只怕当即要站起来厉声质问。

    “你说什么?”

    太后语气一沉。

    有人陷害秦蓁,她信,因为秦蓁根本没必要做这些,也绝不是能做出这种阴损事情的人,可是,秦蓁居然说纯贵人根本没有怀孕?

    “秦姑娘,老夫的医术虽然算不上天下第一,但是,是不是喜脉还是能瞧得出来的,何况眼下,纯贵人正落红不止……您这话,是从何说起啊?”

    一旁,太医也忍不住问。

    脸上虽然凝重而谦和,但心里却早已经觉得自己堂堂太医院院判,却被一个小女娃给蔑视了,她这么说,岂不是在变低他的医术?

    然而秦蓁听了,却也十分谦和的笑了笑,对着太医一拱手,干净利落。

    “大人,小女并非说您号错了脉,只是怀疑,眼下在纯贵人宫中的并非是纯贵人本人。”

    “难道还有人会用自己腹中的孩子来陷害你?”晋帝终于忍不下去了。

    这个秦蓁,平日瞧着还算乖巧机灵,怎么今天说的话全是这样让人难以置信的?

    堂堂大晋皇城,岂是旁人随便就能进的?

    竟然为了脱罪连这种胡话都张口就来!

    “或许……她不是自愿的吧。”秦蓁叹了口气。

    忽然想起了上一次秦心如被关在京兆尹大牢三日,那三日,她的贴身丫鬟彩云日日都会提着食盒探访。

    本来秦蓁没当回事,知道秦心如实际上是个娇气的人,想来未必吃得惯牢房里的东西。

    但恰好,秦心如出狱的前一天,她刚好打上了周必安的主意,于是便派人去大牢看着。

    齐长玉手下的暗探都各有千秋,有人偏生嗅觉灵敏,便察觉了秦心如在服用汤药。

    她后来让暗探将汤药的味道细细回忆,告诉给刘川,凭着刘川过人的医术,很快便猜测是否是安胎药。

    再之后……只需稍稍留意一下秦心如的日常行径是否与平日不同,一切,便真相大白。

    秦蓁本来是打算将这件事情当做一个筹码,在将来吓唬秦心如一下,毕竟,她确实是不会去动别人的孩子的。

    可没想到,还没等她利用上,宫里就出了这档子事。

    再一联想秦心怡说的那些话,以及现在太医说的月份问题,秦蓁脑中一条线便慢慢清晰了起来。

    秦心如会掺和进李修明的事情里,非常正常,而且,秦心如还是最先警告过萧舒月的,说那寒香娟会得罪太后。

    太后一生起起伏伏,如今在福寿宫里颐养天年,本就没什么可计较的了。

    这段时间秦蓁又与太后走得近,也更了解太后的性子,许多可能会得罪太后的事情,也就都被秦蓁排除掉了。

    最后,便只剩下了皇嗣这一条。

    但是看太后在高明被捕后,并没有主动找李修明的麻烦,就知道太后是袒护着皇室血脉的……

    “秦蓁,你把话给哀家说清楚。”

    秦蓁心里感慨,太后也在一旁琢磨,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秦蓁不会这么蠢,无缘无故的说出这种话来。

    “太后,事不宜迟,不如眼下便带小女去看看纯贵人吧,小女应该有办法能证明纯贵人不是本人,另外,关于衣料的事情……我现在就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秦蓁知道想要反将一军还需要先将自己的嫌疑洗清,何况,这也不是什么难事。

    “如何证明?”太后问,脸色虽依旧沉着,但眼中却浮现了一抹得意。

    她就知道,自己看得上眼的人,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情,又怎么可能会轻易被别人给害了。

    就在刚刚听了这消息的时候,松嬷嬷还在担心秦蓁这一次是不是真的掉进陷阱里去没法翻身了……

    秦蓁干笑了一声,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说来也是奇怪,小女最近似乎做点什么事情都会被人陷害,所以,小女在派人送衣裳入宫的时候,其实就已经请了太医署一名医官帮忙验证衣料并无不妥,并且,还请了宫门口的禁军作证,将医官说的话都一一记录了下来,给每个宫室送了什么东西,也都一一登记过了,应当可随意查验。”

    “可此事,我们怎么都不知道?”晋帝有些疑惑。

    听着秦蓁的话,倒是觉得有些道理,脸上的怒气也少了些许。

    “回皇上,由于宫中并没有这样的规矩,所以此事是小女特意要求的,想来大部分的禁军和太医都不知情,而且,小女实在是被人陷害得怕了,做得也十分隐秘,未免事情声张出去,怕被有心人利用,还特意命人去皇子所请五皇子帮忙遮掩。”

    秦蓁说完,抿唇一笑,无辜又狡黠。

    这种事情若往坏了说,便是她在宫里耍心机,若往好了说,便是她行事谨慎。

    她表现得可怜一点,想来,应该风评不会太差吧……

    “那你又如何证明你拿出来的证据没有任何夹私?”沉默片刻,晋帝又问。

    他本来是有些觉得这宫里都快成了秦蓁的天下似的,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做这些事情,可是,看着秦蓁那笑容,一腔不满也就不知不觉被自己给压了下去。

    这小姑娘,生得着实是讨巧,何况,她也没有做什么于他人不利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自保罢了。

    “皇上,不如,请那名医官与禁军前来问话?”秦蓁也不解释。

    反正那两人一过来,他们应当是不会不相信自己了。

    因为那是绝对不会帮着她弄虚作假的两个人。

    “传吧。”晋帝应了一声。

    于是秦蓁便对一旁的泰公公道:“烦请公公通传,一位,是张闻张医官,一位,是禁军郎将尚东。”

    “啊?”

    饶是在御前侍候惯了,一向小心谨慎的泰公公,也忍不住诧异。

    她竟然能请得动这两个人?

    一旁,那名一直对秦蓁心怀不满的太医,也沉默了。

    不仅是太医,晋帝的脸色也凝重起来。

    张闻,虽然只是一介医官,然而却是人家不好名利的结果,宫里多少贵人想请他看病,他都直接拒绝,就连晋帝的面子都未必给,却反而对一些穷苦百姓十分照料。

    为什么人家能这么狂?

    因为他是晋帝好不容易请来的巫衣族名医,人家肯入宫当太医,只是为了太医院能有源源不断的药材供他研究自己的秘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