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我在东京当龙王 > 第六十一章:
    <b></b>                  笔者浅咕子

    “庄稼这两年收成这么差,还怎么活啊。”村长望着光秃秃的黄土叹息道。

    两年大旱,村里的百姓一个个饿的面黄肌瘦,一个比一个憔悴。这已经是极限了,再不降雨的话,这个村子啊,怕是要变成死村了。

    “老人家,这村子啊,有瘟神啊。我老远就看到村子上面笼罩着死气啊。”

    远处一个中年男子缓缓走了过来,村长心头一颤,莫不是真像那男子所说。

    “这村里有人犯了河神呀,要不怎么会这样旱啊?”那男子继续说道。

    “您是何方高明呀?”村长恭敬的问道。

    那男子一笑,说到,“河神怒了,所以这村子滴水未降。河神喜欢妙龄的女子,要想让村子降水,把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少女投入井水中让河神带去,河神开心了,自然会降雨。”

    说罢,村长脸上越发变得苍白,这村子里,正好有一符合要求的女子,可正是他的孙女啊。

    见村长越发为难,男子说道,“这方法我告诉你了,信不信由你,你背上的可是全村的命啊。”

    男子说完便转身离开,村长呆滞许久,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阿月啊,多吃点,这村里啊已经没啥吃的了,看你瘦的呀”

    村长不停地往女孩碗里夹菜,眼眶泛红,这是他孙女最后一顿饭了,明天就吃不到了,想着想着,村长眼泪就流了下来。

    “爷爷,你这是怎么了啊?”

    听着阿月的话,他的眼泪就这样一泄而出,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为了不让他孙女多想,他转身走入了自己的屋内。

    是夜,嘈杂的声音把女孩吵醒,村子里的人闯到了女孩房间,上手把女孩绑了起来,女孩颤抖的问

    “李大婶,张叔叔,你们这是干嘛啊?”

    “就是你这个祸害才害的村子里降不了水。”

    “我们要替天行道!”

    “把你扔进井里就有雨了。”

    “……”

    村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女孩震惊极了,明明昨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这样。

    “爷爷,爷爷”她大喊着,人群的尽头,村长背过身偷偷的抹眼泪,“孙女,是爷爷对不住你啊,但你也要体谅爷爷啊”

    笔者浅咕子

    “庄稼这两年收成这么差,还怎么活啊。”村长望着光秃秃的黄土叹息道。

    两年大旱,村里的百姓一个个饿的面黄肌瘦,一个比一个憔悴。这已经是极限了,再不降雨的话,这个村子啊,怕是要变成死村了。

    “老人家,这村子啊,有瘟神啊。我老远就看到村子上面笼罩着死气啊。”

    远处一个中年男子缓缓走了过来,村长心头一颤,莫不是真像那男子所说。

    “这村里有人犯了河神呀,要不怎么会这样旱啊?”那男子继续说道。

    “您是何方高明呀?”村长恭敬的问道。

    那男子一笑,说到,“河神怒了,所以这村子滴水未降。河神喜欢妙龄的女子,要想让村子降水,把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少女投入井水中让河神带去,河神开心了,自然会降雨。”

    说罢,村长脸上越发变得苍白,这村子里,正好有一符合要求的女子,可正是他的孙女啊。

    见村长越发为难,男子说道,“这方法我告诉你了,信不信由你,你背上的可是全村的命啊。”

    男子说完便转身离开,村长呆滞许久,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阿月啊,多吃点,这村里啊已经没啥吃的了,看你瘦的呀”

    村长不停地往女孩碗里夹菜,眼眶泛红,这是他孙女最后一顿饭了,明天就吃不到了,想着想着,村长眼泪就流了下来。

    “爷爷,你这是怎么了啊?”

    听着阿月的话,他的眼泪就这样一泄而出,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为了不让他孙女多想,他转身走入了自己的屋内。

    是夜,嘈杂的声音把女孩吵醒,村子里的人闯到了女孩房间,上手把女孩绑了起来,女孩颤抖的问

    “李大婶,张叔叔,你们这是干嘛啊?”

    “就是你这个祸害才害的村子里降不了水。”

    “我们要替天行道!”

    “把你扔进井里就有雨了。”

    “……”

    村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女孩震惊极了,明明昨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这样。

    “爷爷,爷爷”她大喊着,人群的尽头,村长背过身偷偷的抹眼泪,“孙女,是爷爷对不住你啊,但你也要体谅爷爷啊”

    笔者浅咕子

    “庄稼这两年收成这么差,还怎么活啊。”村长望着光秃秃的黄土叹息道。

    两年大旱,村里的百姓一个个饿的面黄肌瘦,一个比一个憔悴。这已经是极限了,再不降雨的话,这个村子啊,怕是要变成死村了。

    “老人家,这村子啊,有瘟神啊。我老远就看到村子上面笼罩着死气啊。”

    远处一个中年男子缓缓走了过来,村长心头一颤,莫不是真像那男子所说。

    “这村里有人犯了河神呀,要不怎么会这样旱啊?”那男子继续说道。

    “您是何方高明呀?”村长恭敬的问道。

    那男子一笑,说到,“河神怒了,所以这村子滴水未降。河神喜欢妙龄的女子,要想让村子降水,把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少女投入井水中让河神带去,河神开心了,自然会降雨。”

    说罢,村长脸上越发变得苍白,这村子里,正好有一符合要求的女子,可正是他的孙女啊。

    见村长越发为难,男子说道,“这方法我告诉你了,信不信由你,你背上的可是全村的命啊。”

    男子说完便转身离开,村长呆滞许久,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阿月啊,多吃点,这村里啊已经没啥吃的了,看你瘦的呀”

    村长不停地往女孩碗里夹菜,眼眶泛红,这是他孙女最后一顿饭了,明天就吃不到了,想着想着,村长眼泪就流了下来。

    “爷爷,你这是怎么了啊?”

    听着阿月的话,他的眼泪就这样一泄而出,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为了不让他孙女多想,他转身走入了自己的屋内。

    是夜,嘈杂的声音把女孩吵醒,村子里的人闯到了女孩房间,上手把女孩绑了起来,女孩颤抖的问

    “李大婶,张叔叔,你们这是干嘛啊?”

    “就是你这个祸害才害的村子里降不了水。”

    “我们要替天行道!”

    “把你扔进井里就有雨了。”

    “……”

    村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女孩震惊极了,明明昨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这样。

    “爷爷,爷爷”她大喊着,人群的尽头,村长背过身偷偷的抹眼泪,“孙女,是爷爷对不住你啊,但你也要体谅爷爷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