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能祖宗重生后飒爆了 > 第022章:败财气息
    招待所。

    韩穆凛走进暂时放置电脑的电脑室,仇西元将一份刚打印出来的资料给他“看看吧,我们查到最先攻击你那部手机的ip地址,就在隔壁省。很不巧,我们怀疑是司家的网络安全队追踪出来。”

    韩穆凛将手中资料一抖开放到桌面,一目十行的扫了眼,“司家想要对小羽毛不利?”

    “小羽毛?”仇西元反应过来,“忘了你把那部手机给了小姑娘,如果真是司家那边有动作,最可能的还是其他成员不想要让小姑娘这个正统千金活下去。”

    真是可怜,远离了司家还要被追踪。

    “如果真是这样,那几只畜生的事,也该好好查一查司家了。”

    “申城三大豪门之一的司家那可算是领头羊了,硬骨头不太好啃。”

    韩穆凛将手里的资料一收,“另一位呢。”

    “只查到这人是在菘山县。”

    韩穆凛深邃的黑眸染上几分幽沉,“找出地址,我去见人。”

    “对方技术很硬,我们很难破开。”

    “今天晚上加加班。”

    仇西元哀嚎,“你这是压榨我的劳动力。”

    “好好干,”韩穆凛拿起资料,拍拍他的肩。

    “……”

    今天傅凌致特地到学校门口接人。

    先将读六年级的傅琳玥接回去,再过来将傅林瀚接出来,现在就等着司羽。

    “大伯,表姐出来了。”

    傅林瀚指着校门内,一边还在纳闷今天大伯怎么了。

    “小羽。”

    几个学生听到声,都看了过来。

    小姑娘低头看着手机,悠闲的走着棋局。

    进入总决赛,她并不慌,慌的是对面的司滟。

    听到有人叫自己,抬头看去。

    见傅凌致朝她招手,走过去。

    “小羽,你哪来的手机?”傅凌致才发现司羽手里拿着的手机。

    傅林瀚也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就能理解,她出身豪门,虽然被抛弃回来了还是真正的豪门千金。

    “有事。”

    司羽的语气淡然平静。

    傅凌致想起正事,也没管她手机怎么来的,“今天下班早,过来接你们。”

    司羽点头。

    回去路上,傅凌致好几次要开口,见小姑娘正低头盯着手机上的黑白棋盘,他好奇的看了一眼,想着可能是小孩子玩的智力游戏,以司羽的智商,恐怕是走不了几步。

    “小羽,你好久没和你爸那边联系了吧。”

    突如其来的一句让司羽抬了头,她真忘了自己还有个父亲,“一般都是和我妈联系。”

    傅凌致徐徐善诱,“那你能不能给你爸打个电话?是这样,大舅有件事要和你爸商量商量。”

    司羽从原主记忆搜出点模糊记忆。

    傅凌致赶紧拿出自己的手机,递给她,眼含希翼。

    司羽抬起手指在屏幕上输入一串数字。

    接通后,司羽又走了两步棋,司滟那边迟迟没走。

    “小羽,你来说两句,”打通了,傅凌致赶紧递给她。

    对面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小羽?”

    “是我。”

    “小羽!”男人有些激动,“放学了吗?今天我刚和你妈妈通过电话,在学校怎么样?有没有人欺负你?”

    司羽抿唇,看着手机的棋局,又走了一步。

    “小羽,等爸爸安排好,一定会去看你……你妈妈不愿意要我汇过去的钱,爸再另外给你开张卡,以后想买什么就买,爸不缺这点钱。缺什么,跟爸爸说知道了吗?”

    男人叨唠的声音在耳边传开。

    傅凌致拿着手机覆在司羽耳边,靠得近,听得见手机传出来的声音。

    当听到司正要给司羽送卡,眼睛一亮!

    司羽道“我有钱。”

    傅凌致想冲她使眼色,发现小姑娘根本就没看他。

    傅凌致一急,将手机拿起来,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和司正聊了起来。

    司正听到傅凌致的声音,眉头皱了皱,语气也冷漠了不少。

    傅凌致提到了钱的事,司正是有钱,但他不喜欢有人利用他女儿使这种小心机。

    司羽听到傅凌致和司正的聊天,抬了下头。

    傅凌致的要求被司正巧妙拒绝了,只能讪讪的将手机递给司羽。

    司羽接过,声音平淡“我不需要钱,也不用给别人钱。”

    傅凌致笑容一僵。

    “你给傅家够多了,我还有事,挂了。”

    “好,爸爸过段时间再去看你。”

    傅凌致从司羽手里接回手机,“小羽啊,大舅还缺些资金……”

    司羽扫了他一眼“你身上散着败财的气息。”

    傅凌致嘴角一抽。

    他刚开始投入,就被咒败财。

    要不是知道她脑子不好,真怀疑她是存心的。

    回到傅家,司羽连看也没看脸色臭臭的老太太,在傅元钰拿下她的背包后就上楼。

    看傅元钰这么惯着司羽,老太太脸色更难看。

    自由赛总决赛的观望人数不断增加。

    专业人士看到这场对决就能预测到谁输谁赢。

    随着棋盘上的白棋越来越多,而司滟手持的黑子越来越少,做为司神的粉丝们都急了。

    粉上“鬼藏”的粉丝们要笑死了。

    【昨天还有司滟的粉丝跳出来说他们司神必胜,今天怎么不出来蹦哒了。】

    【因为输不起,司滟的粉丝就跳出来各种营造胜利者的气氛,等着打脸吧。】

    【‘鬼藏’绝了,走的每步都逼得司滟入绝境,决赛就是决赛,看着就刺激!】

    司滟的粉丝不干了。

    【你们是没有听说过反败为胜吧,司神最喜欢玩这种心理刺激游戏。】

    【对啊,司神从来就没有输过,这次也是一样。】

    【司滟的粉丝这不是自信,是自大了吧。搞得好像全世界就司滟会黑白棋一样,搞笑。】

    【前面的,司神可没有说过就只有她会黑白棋,不要人身攻击我家司神,请让我们安静的看决赛。】

    晚上十点钟。

    黑白棋自由赛,白子胜。

    黑子输得很彻底。

    电脑屏幕前,司滟冰冷的眸子迸射出愤怒,手指捏着笔微微发颤。

    因为生气,连脸色都阴郁了。

    她输了,输得很难看。

    连看屏幕飞闪过去的弹幕也不敢。

    那上面,肯定是各种嘲讽言语。

    她从来没受过这样的气。

    明知道她是司家的人,却还敢赢她,真不知天高地厚。

    对方就不怕司家的报复吗。

    “啪。”

    司滟拍断了手里的笔,眼神阴鸷。

    拿起手机,给司家的网络安全队打电话,语气带着命令式,“把‘鬼藏’给我找出来,我要让对方知道赢了我的后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