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能祖宗重生后飒爆了 > 第049章:这个小姑娘,很玄啊(3更)
    招待所。

    电脑前的人转身过来。

    “韩队,找到了。”

    韩穆凛抬了抬眉眼,将叼在嘴边的烟拿下来。

    “查了这么久才查出眉目,你们的技术该回炉重造了。”

    坐在电脑前的几人满脸羞愧。

    “上次黎医生给了我们这方面的提示后,朝着科研方向寻找,我们发现对方可能就在申城的雷家。”

    “雷家,怎么跑向雷家了?”

    仇西元讶异不已。

    韩穆凛道“这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查出来是雷家方向那才是正常。放在百年之前雷家确实悬壶济世的好医门,现在可就难说了。”

    仇西元“那我们现在是要杀向雷家讨人?”

    “找证据,”找不到怎么捉人。

    申城。

    安静的茶馆。

    一男一女对坐。

    “这是你需要的东西,崧山县有清扫队的人,我们雷家暂时不便前往,只能麻烦你自己的人去做了。”

    司锐看着推到自己面前的小盒子,拿到手中就想要打开。

    “别打开,是只活盅,一碰就进身,随时可以控制人的生死。”

    司锐脸色微变,放下盒子。

    “不愧是雷家,什么东西都能造得出来,既然你不方便行动我会安排自己人去做。事成之后,你要的那本《十三针》会如约奉上。”

    雷宝慧勾唇微笑,“这么急着除掉这位,想必是司家内部出了什么问题。”

    司锐眼神微冷,“司家的事,雷家最好不要打探,除非你们雷家想搅和各家族之间的平静。”

    雷宝慧嘴角上扬,笑容里有一丝阴冷,“如若我能拿到《十三针》,雷家新开发的增强药物,我个人私下可以给你更好的。”

    司锐眸光微亮,“成交。”

    今天周六,司羽和傅元钰说了一声就拎着包轻便出发离开了菘山县。

    菘山医院里,高梅不悦的看着伺候在旁的孙优,“元钰他们人呢?都死了吗,一个个不在这伺候。”

    孙优在医院照顾了两天,心中烦躁,听到老太太指责的话,更为不爽。

    “妈,您还要吃吗?”她手里的粥都捧半个小时了还没吃完。

    “不吃了,不吃了,一个个都把我这老太太当死人,还吃什么。”

    孙优没什么耐心,重重的将碗放到床头边上。

    他们投资失败的事还没解决,又得来照顾这个挑三捡四的瘫痪老太太,烦躁得很。

    老太太见状,怒了,“你这什么态度,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妈放眼里。”

    “妈,我在这儿伺候您两天没休息了,您就不能配合点?”

    不是端屎端尿就是喂吃喂喝的,还得控制着脾气。

    恼火。

    老太太气得脸青,想动也动不了,她这种情况是半瘫,没办法自理,全程靠人伺候。

    这几天常拉屎拉尿在床铺上,床铺都有一股臭味,她疼爱的孙子也不肯来了。

    现在更只有孙优一人在这。

    老太太火气也上来了,“把元钰叫来。”

    “妈,元钰已经不管您的事了,”孙优起身,“您爱吃不吃,我给您倒掉了。”

    今天,饿肚子吧。

    “你……”老太太气得胸口上下起浮。

    孙优拿着粥就往厕所里倒。

    同一间病房的人也是老人半瘫,需要照料,所以理解孙优这种做法。

    小破店前。

    一男一女脸色大变。

    大步往里走。

    店面被人破坏了。

    谁来过这里。

    “爸,爸……”

    中性打扮的女人焦急的走进去就是一通喊。

    男人跟在她身后,“百芳,应该是别人闯门了。”

    卢百芳脸色寒如冬,“到底是谁这么处心积虑的对付爸。”

    “会不会是申城那边几个世家。”

    “他们敢,”卢百芳冰冷的挑花眼一眯,“爸的事我必须通知大哥过来处理,事情显然不是我们能触碰的范围。”

    “爸的能力你也清楚,能暗算他的人少之又少,”左钺握住她的手,“左家那里也会出动所有的力量寻找爸的下落。”

    “谢谢。”

    “我们是夫妻,说什么谢。对方既然返回破坏了这地方,说明他们在搜寻什么重要之物。”

    卢百芳犀利的目光再次扫视周围破坏的痕迹,“这地方被二次破坏过。”

    所以,有两批人进来过了。

    到底是谁敢动卢家的人。

    金区。

    女孩下了车,看了会还算热闹的沙滩路,转身朝另一边的工业区走。

    废弃内厂。

    一只黑猫从里面慢步走了出来,与进来的女孩对视。

    “喵。”

    女孩跟着猫走。

    弯弯绕绕拐了好几道又进了底部通道。

    灯已经不亮了,有修为在,司羽不至于看不见路。

    “谁。”

    前面传来老者虚弱的声音。

    司羽走近,拿出手机点开手电筒功能。

    照明后。

    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都愣了下。

    司羽没想到老者会被人用大玻璃罩罩住了,老者也没想到会在这看到司羽。

    “怎么是你!”

    司羽刚要回答,突然闻到了一丝死气的味道,转身一拳击在突然动起来的机器人身上。

    发出好大一声响。

    “砰!”

    三人高的机器人被结结实实的打飞上去,直接卡在了天花板。

    老者张了张唇,愣得说不出话。

    “喵。”

    那只猫就站在角落,对准了另一边通道发出低低的吼叫。

    司羽走过去,闻着空气越来越重的死气,神色冰冷。

    老者拍着玻璃罩,“那东西有毒,小心。”

    当看到如人大小的爬虫密密麻麻的涌来,司羽眸色更冷,“毒盅。”

    难怪有死气,有人用地底下阴虫制出毒盅,又利用了修练的方式给这些虫子注射了试剂。

    盅毒和科研的结合,真是不错的成果。

    所谓阴虫,就是从地底下葬了数百年尸棺中取出的虫子。

    这种虫子,最毒。

    雕虫小技!

    司羽缓缓抬起手。

    在大批虫子扑来一刻。

    突然。

    手倏然压下。

    “砰砰砰……”

    空气受真气的挤压。

    所有虫子瞬间被挤爆成渣。

    “喵。”

    黑猫凌空扑上前,身形在黑烟包围下变大好几倍,吸收着阴虫散发的黑气。

    司羽盯着通道前方。

    正主没在这。

    手段不错,就是火候不够。

    转身站到老者面前。

    老者回过神,道“这不是玻璃,这是用特殊的材质打磨而成,除非是强悍的古武者才能……”

    “砰!”

    清脆的碎裂声传来。

    好吧,当他什么也没说。

    竖不可催的特殊玻璃罩被司羽轻轻一碰就碎了。

    “走。”

    “等等……”老者指了指通道“那个人可能就在最尽头。”

    “我来找你,不是找他。”

    “……”

    所以你只救有用的人?

    酒店。

    老者浑身上下都有伤,一种隐伤。

    对方是用刑高手。

    伤都不在表面,老者的内脏受损很严重。

    “小姑娘,我这身体……”

    “能修复。”

    “呃?”

    “不想修?”

    “……不是,连雷家绝顶的医术也修复不了我这种体内隐伤,你学医多少年了?能比雷家的老祖宗更厉害?”

    “雷家老祖宗?是谁。”

    司羽拿出银针,曲指一弹,无声无息进了老者体内。

    “雷宿你没听说过了?但凡学这种古医的人都知道他这号人物。我算算,这老家伙应该有一百多岁了,目前也不知道在雷家是病死了还是闭关。活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想干什么。唉哟喂……小姑娘,你给我扎哪了?怎么浑身都疼。”

    “雷宿?小鼻涕虫?”

    “……”

    这么说雷家祖宗真的好吗?

    “你的旧伤有几十年了,”司羽一掌拍在他身后。

    拍得老者浑身骨头咔咔响,真担心全碎了。

    二十分钟后。

    老者感觉浑身都轻便了,不像以前动一下都觉得内息不稳。

    现在他感觉自己可以再活个一百年不成问题,有劲又精神!

    活脱脱的精神小伙一枚。

    “小姑娘,你这一手医术向谁学的?比雷家的医术还厉害。”

    “天生的。”

    “……”

    小姑娘一点也不谦虚。

    回途路上。

    老者两眉颤悠悠的盯着小姑娘列出来的药材单,嘴角慢慢的跟着抽动。

    “你救我,就为这个?”

    “我不问你事,你也别问我事。”

    “……”

    老者起初想问她身份,就被同样一句话堵住了。

    “五天内,我要拿到这些药材。”

    “你就不好奇,那些东西?”

    女孩静静看着他。

    老者败下阵,“行行行,五天内给你弄到。”

    现在的小孩子,脾气怎么就那么怪。

    回到菘山县,下了出租车,女孩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老者看着手里的药材单,眸光慢慢凝住。

    这个小姑娘……很玄啊。

    不管是救他过程,或是医治过程,都令他无比震惊。

    他面上没表现出来,心中却震撼不已。

    早就察觉小姑娘的不同寻常,却不知小姑娘如此不同寻常。

    老者回到住处,看到自己的店面,表情凝滞。

    视线垂落在前面的柜台上。

    一只小小的袋子就躺在上面,扁扁的,但他确信,这就是装储存球的那只。

    他急切的打开。

    一阵风吹来。

    从里面飘来的沙。

    它被风吹散了。

    被风吹散了……

    散了……

    老者的表情裂开了。

    晚上司羽回到别墅,没看到傅元钰,想着人可能还在仁堂医院,打开电脑登录。

    而此时医院那边。

    傅元钰带着傅琳玥去上厕所,这时候已经晚上了,病房里的厕所有人占用,她只好带着傅琳玥去公厕。

    “姑姑,那边好像有个人。”

    “哪里?”

    傅元钰猛地回头,看到尽头有护士走动,笑了笑,“是护士,姑姑在这等你,进去吧。”

    傅琳玥飞奔进去,赶紧拉完赶紧回去。

    傅元钰等在门外,拿出手机给司羽发信息。

    信息刚刚编辑好,还没发出去,背后突然被人碰了一下。

    感觉后背一麻,她警惕的转身。

    “对不起。”

    陌生的男人压了压戴在脑袋上的鸭舌帽,进了另一边的男厕所。

    傅元钰感觉后背很不舒服,伸手去碰了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