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能祖宗重生后飒爆了 > 第071章:中邪了(1更)
    “看上去不并像是一般的娱乐事件,让你堂姐过去查探情况。”

    雷宝慧闻言就有些惊讶,眼神也有些暗淡“爷爷,缤溪堂姐进了娱乐圈后就不再管雷家的事了,我们就没必要麻烦她了吧。”

    也幸好进了娱乐圈,否则今日就多了一个人跟她抢位置。

    雷相江看着她。

    雷宝慧被这双眼盯视,心倏地一紧。

    “之前她说过,没必要就不要打扰她……”

    “现在就是必要的时候。”

    不敢违背雷相江的意思,雷宝慧点了头,“是,我会亲自联系缤溪堂姐。”

    “雷家为什么要开始涉及各个领域,你应该明白。当初同意缤溪进娱乐圈也是出于这种考虑,现在的世界不是百年前的世界了。不管是互联网还是现实都有很大的改变,所以雷家不只能缩在家族里做医学研究。”

    每个家族的经营模式都几乎相近。

    每个领域都分出部分的人进入,大领域罢,小领域也好,都必须要有自己人。

    也只有这样才能更快更好的掌控一切。

    就像现在,娱乐圈出现这种情况,他们为了不惹眼,可以派同样是一线明星的雷缤溪过去查探。

    “是。”

    “让她有任何消息立即向家族汇报。”

    “是。”

    雷宝慧转身出去又转了回来,“爷爷,还有一件事。网上发布的其中一张传票,是那个部门的。”

    说起这个部门,雷相江想起之前清扫队的人送进来的黄牌,“菘山县的清扫队那里是什么情况还得找人探探。”

    至于特殊部门的传票,和他们雷家没有关系。

    雷宝慧出去后没多久,雷启天就皱着眉进来了。

    雷相江看他神色有些不对,放下钢笔,等着他开口。

    “第五城宗完全康复了。”

    雷相江皱眉,“什么时候的事。”

    “今天过去检查,发现他身上并没有半点受过伤的痕迹,第五家一定有人知道了修复的方法。”雷启天前几天一直没能见到第五城宗,心里边就有些纳闷。

    今天过去一看,人一丁点事也没有。

    当时的情况大家都有目共睹,怎么可能会没事。

    其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别的家族不知道的事,不然就是有人在背地里帮第五家。

    雷相江沉吟片刻,道“帝都那里查了吗?第五城宗的妹妹嫁到了帝都,那个家里有很多未知的存在。说不定就是帝都的人出了手,我让人去查查第五家最近有没有人回来。”

    雷相江提醒,雷启天才记起还有这事。

    他们怎么忘了第五家还有这么一个人。

    “如果真是帝都那边的家族插手了,必然是清楚菘山县的情况,各大家族一旦出动,申城之地恐怕也不得安宁。”

    “我们雷家以医为主,到是没忽略古武的修炼。就算真的有帝都的家族下来,也不惧怕他们。”

    雷启天皱紧了眉,“那座神堂太招摇了。”

    他担心的是会因为资源的问题,几大家族会打起来。

    修古武者,一般选择避世。

    这是华国内部的家族达成的一种共识。

    就是国外那些超自然存在的家伙也有这样的意识,所以这么久远以来都没有普通人发现这种超自然的人群存在。

    在外还有流传什么功夫之类的话题,那确实是有部分人相信有这样的东西存在。

    “所有家族都在背地里秘密寻找神堂所在,谁没料到会在藏在菘山县的那一座。”

    第五家和司家能找到,也是碰巧。

    同为一线明星。

    雷缤溪是那种稳扎稳打的深层次演员。

    一般都是接电影,不像丞鹤闻,走的武打路线。

    电影电视剧都接。

    现在电视剧更赚钱,怎么选择傻子都知道了。

    接到堂妹雷宝慧的电话,雷缤溪实在是不太想过来。

    她和丞鹤闻合作过一次,知道这家伙修过一些古武。

    但也仅是一些皮毛。

    放在他们这些大家族眼中,不过是比普通人多开发一层潜力而已。

    仗着懂得一些皮毛,就在娱乐圈这种地方肆无忌惮。

    丞鹤闻得知自己收到了两张传票,醒来后找经纪人闹过一回。

    奈何现在的经纪人也是伤残人士,根本就没什么心情管他。

    经纪人因为公司的放弃,已经做出了选择。

    他打算放弃丞鹤闻。

    雷缤溪的到来,令经纪人颇感意外。

    “丞鹤闻还好吗,”雷缤溪有那种御姐的风范,一颦一笑间又有种攻击的野性美。

    是娱乐圈的宅男宅女的收割机。

    男女通吃的女演员,娱乐圈不少,但像雷缤溪这种稳扎稳打的女演员,就很少。

    因为大部分都是走流量。

    可以说,雷缤溪也和丞鹤闻很相似,又有很大的不同。

    经纪人有些犹豫。

    “是不方便?”

    “不是,你能来那是给了鹤闻很大的安慰,只是鹤闻现在的情况有些……恐怖,担心吓到了你。”

    “没关系,我家里就是行医的,这方面的事也见多了,还吓不到我。”

    经纪人尴尬的笑,也没问过丞鹤闻的意思就让人进去了。

    丞鹤闻不仅脸不好看,连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雷缤溪的到来却是让他惊讶不已。

    “你怎么来了。”

    “毕竟是合作过,你的事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过来看看。”

    丞鹤闻皱眉。

    真不是过来看他笑话?

    雷缤溪打量着他的伤。

    丞鹤闻另一边脸铁青,“现在的我很恐怖吧。”

    雷缤溪嗯了声“是有点。”

    丞鹤闻脸上的抓痕很深,化了脓,用普通的药化解不了。

    被雷缤溪这么盯着看,丞鹤闻还真有些难堪。

    因为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跟恶鬼没有什么区别。

    刚醒来,他就因为发了一通怒火,脸上的伤有些崩裂。

    现在看上去更恐怖。

    还有身体的伤,导致他现在无法下床。

    那种强悍的恢复能力好像一夕间消失了般,体质普通化了,使得身上的伤口比以前加倍的疼痛。

    盯着丞鹤闻苍白的脸,雷缤溪伸手替他把了脉。

    丞鹤闻不由睁了睁眼。

    第一次知道雷缤溪竟然还会看病。

    “你是医生?”

    “算是。”

    丞鹤闻无法理由,既然是医生为什么要进娱乐圈。

    跨行也跨得太厉害了点。

    网上好多热搜撤下去后,又一通打击了丞鹤闻的粉丝,各大app就看不见任何污眼的言论了。

    网上行不通。

    好多粉丝都赶往了申城。

    甚至还有人再次跑到了菘山县。

    粉丝刚进地界,就被一群人捉了起来。

    菘山县的人想要去学校找司羽,也完全被控制。

    “她还挺能装。”

    “以前觉得她脑子有毛病,现在连手脚都有毛病。”

    “连大闻子的绸带都敢偷,要不是担心记过,现在就想要将人打一百遍。”

    “人家可是司家的大小姐,你敢动试试看。”

    “大小姐就可以偷盗了?可笑。”

    “脑子有问题的人多数都很难理解,现在知道大闻子的绸带就在她手里,咱们天天就盯着看,就不信找不出来。”

    站在校区内的司羽将周围的声音捕捉入耳。

    看着这些人敢怒不敢做的憋屈模样,还挺过瘾。

    “表姐。”

    傅林瀚跑了过来。

    司羽看了眼时间,刚好。

    “表姐,学校这些人太过分了,明明那条破带不是你拿,非要说是你。视频我也看了,就是那个姓丞的明星自己蹭到了你,带子飘卡到了她的衣袖上带出来,视频里清清楚楚,这些人选择性眼瞎呢。”

    说起这个,傅林瀚越想越气。

    司羽挎着书包走在前面。

    他们今天约好了要一起过去接傅琳玥,然后去那边吃饭。

    菘山小学。

    司羽靠在校门外的墙边,低头刷着手机。

    和所有的低头簇一样,迷上了手机的内容。

    “出来了。”

    傅林瀚回头看到司羽迷上了刷小视频,有些哭笑不得。

    那唱山歌的歌曲传出很大声。

    “啪!”

    靠在墙边的人脑袋一偏。

    上面一个大花盆就落到了脚边。

    傅林瀚抬头看到有人飞快的从楼上缩了回去。

    气骂道“是哪个王八蛋随便扔花盆。”

    傅琳玥和第五蓝跑了过来。

    “有人故意谋杀,”第五蓝一个弹跳,借着围栏就上了三楼。

    底下的人“……”

    看着几岁的孩子几个借力横跃,两三下就进了三楼的阳台,随着一阵的声响传来又见她从另一边的楼道走了出来。

    “你,你干了什么,”傅林瀚从震惊中回神,跑过来上下打量着帅气的小姑娘。

    真邪门了,他竟然连个小女孩都不如。

    “哇!好帅!”傅琳玥根本就不知道这种举动有多危险,对着第五蓝露出星星眼。

    第五蓝看向司羽,等待着夸赞。

    然而。

    司羽连一眼也没看她,更不提感谢的话了。

    第五蓝神情有些蔫。

    三楼的人露出脑袋,对着下面,扯开嗓子就骂。

    第五蓝奔跑在身后,“姐姐,我替你报仇了。”

    傅林瀚觉得这小迷妹有点可怜。

    看看他表姐,面无表情,压根就没把她放眼里。

    “砰。”

    傅琳玥突然直直倒下。

    “小玥!”

    傅林瀚赶紧将人扶起来,拍打着她苍白的脸。

    司羽终于从手机的小视频中抬起头,看到傅琳玥的模样,几步走了过去,从她的书包里掏出一样东西。

    看到一把小刺刀,傅林瀚愣住了“这是什么。”

    “上面有字。”

    第五蓝也看出傅琳玥的样子不正常,视线落在司羽手中的刺刀上。

    刺刀上全是奇怪的文字。

    司羽掰开傅琳玥的嘴,再从书包里掏出一瓶水,打开闻了闻。

    有股味道。

    “表姐……”傅林瀚看她做这一系列的奇怪动作,想问什么就被她清冷的声音打断。

    “中邪了。”

    “……”

    傅林瀚懵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