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能祖宗重生后飒爆了 > 第108章:以药相报(2更)
    第五家。

    第五绛站在观景台前,听着身边的人汇报。

    在暗中盯着菘山县的男人低声说“七少,菘山县那边的消息突然断了,我们查到了一些东西,是卢家和魏家那边插手管了,人也应该没了。”

    第五绛眯了眯冰冷的眼,“魏家还没有那个能耐,最多也就是卢家所为。”

    “那就应该是卢家暗中处理了我们的人。”

    第五绛淡淡道“不用再派人盯着了。”

    那个婚约,迟早是要退了。

    手机这时响了一声。

    第五绛看了眼手机的信息,眸光微柔。

    那人看到第五绛这个表情就退下了。

    第五绛将对方的电话打通,“司轻。”

    对面传来柔美的嗓音,“七哥,你今天晚上有空吗?我这边有个东西要给你看看。”

    第五绛看了看手里的腕表,道“有。”

    “那我在学校外面等你!”

    “我会提前过去找你。”

    那边传来轻轻的一声嗯。

    司羽抬头,看着卢家暂时居住的地方。

    一栋普通不过的小宅楼。

    “司羽!”

    魏源看到司羽,快步跑了上去。

    他惊喜的上下打量着司羽“你怎么来了?”

    他以为自己和司羽之间永远不可能见面了,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

    魏行走过来,也打量了眼女孩,儿子的目光太过明显,想看不出来都难。

    儿子喜欢这个女孩。

    “你舅爷在哪。”

    “你是来找我舅爷的?”

    “买药。”

    “……”

    二楼。

    门打开了,卢百芳急声问“东西拿来了吗?”

    看到司羽,卢百芳微愣。

    “舅妈,司羽就是想要来看看舅爷,她需要买药。”魏源在身后替司羽解释。

    卢百芳皱眉,“我爸的情况有些……”

    话还没说完,女孩已经进去了。

    魏源立即挡到了前面,赔着笑,“舅妈,让她进去吧。”

    卢百芳看向魏行,魏行将手里的一个盒子交给她,“这是唯一的一个了。”

    卢百芳神情严肃的点头,转身朝里走。

    司羽站在床前,看着静静躺在上面的卢老头。

    卢老头的样子有些怪,看上去就像是被人封印了一样,脸色也有点难看,呼吸微弱。

    “让一让。”

    卢百芳现在也没有心情和司羽磨蹭,示意她往旁边站。

    司羽看到她手里的盒子,淡淡道“你想害死他就使往生盅。”

    卢百芳震惊“你怎么知道这是往生盅。”

    司羽没理她,而是拿起卢老头的手腕,手里的银针一捋,似乎是用了什么特殊的办法消了毒,朝着卢老头的身体一送。

    银针从手腕往里冲,鼓起一个小块。

    “你干什么!”卢百芳脸色大变,伸手就去抓司羽的手腕。

    “救人。”

    “小姑娘,我可没有……”

    “枉为医者,看不出吗。”

    女孩清清冷冷的声音落下,卢百芳看到了卢老头动了一下,突然睁开了眼,一脸痛苦。

    “爸!”

    “呼。”

    卢老头长长的吐了口气。

    司羽两指并拢,按在他的手腕上。

    银针从身体里的脱了出来,收了银针。

    司羽两根手指背突然打在卢老头的额头上,卢老头脸色微变,他们仿佛看见了淡淡的雾气从卢老头的脑袋上飘了出来。

    等他们再去看,卢老头的气色已经好了不少。

    然后慢慢的吐了口气,睁开了眼,已经恢复了过来。

    “爸,您觉得怎么样。”

    卢老头摇头,看向司羽,眼神深深,“小姑娘,你又救了我一命。”

    “那就以药相报。”

    “……”

    “不求多,五折。”

    “……”

    “你命中劫数不少,还会用得到我。”

    这算威胁吗?

    卢老头哭笑不得。

    “小姑娘,你也知道,我们做药材的也不容易,特别是做这种特殊药材的生意,更不好做……”

    “四折。”

    “小姑娘,你这是要欺负老头子。”

    “三折。”

    “……小姑娘。”

    “你可以免费换命。”

    卢老头清咳,“那就五折吧。”

    司羽点头,“两天后,我需要这些药材。几味药,对你来说不难,免费。”

    “……”

    轻飘飘的一张纸落到卢老头的面前,看到上面的几味药,卢老头眼珠子一瞪。

    这几味药,比要一大批还要贵,怎么免费!

    再抬头看,面前哪里还有女孩的身影。

    卢老头嘴角微抽。

    “人呢?”

    “走了。”

    “怎么能放她走!这几味药那相当是神仙药啊,怎么能免费……”

    “爸,您的命是她救的,几味药而已。”

    “你懂什么,”卢老头的心在滴血。

    卢百芳扭头看向门外,这个女孩,相当不简单。

    而且听她父亲的意思,这已不是第一次救人了。

    “司羽。”

    魏源追了出来。

    司羽看着挡在前面的高大男孩。

    魏源将手里的卡给她,“这是我爸让我交给你的,谢谢你救了我舅爷。”

    司羽低头看了眼,接过手。

    “多谢。”

    “司羽,没想到你这么厉害,你是不是家族里面那种很神秘的厉害人物?”

    “不,我是废物。”

    “……”

    “还有事。”

    魏源回神,“没,没事了。”

    司羽拿着卡就走。

    魏源看着司羽离开的方向,抓了抓脑袋,回楼上。

    卢百芳站在走廊的尽头,看着下面的一幕。

    “舅妈。”

    “你知道她是什么身份吗?”

    魏源的心思,随便一个人都能看得出来。

    魏源摇头。

    “她是司家的人,知道司家吧,”卢百芳眯了眯眼,道“好像传闻,她是个脑残。”

    “……”

    “这里,从出生就有了毛病,”卢百芳指了指太阳穴,“我也是那天看到她后就查了一下,才知道这个人是司家那个被赶出来的废物。”

    魏源没想到司羽还有这样的身份,“她怎么可能是废物,舅妈,您刚才也看到了,司羽她很厉害!”比你还要厉害。

    卢百芳眸色微沉,“所以我在怀疑,司家那边故意营造了这样的一种现象,意图掩盖她身上某种秘密。”

    从刚才司羽的行为来看,司羽绝对不是什么脑子有毛病的患者。

    相反。

    这个女孩,相当的厉害。

    她竟然连往生盅都能够认得出来,不,她连看也没看,就知道盒子里装了什么。

    司家,到底想要隐瞒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