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能祖宗重生后飒爆了 > 第158章:信我,得永生(4更)
    “那三家人还在寻找着魏妡。”

    入夜前,赫柏寻找到机会,站在司羽身边,汇报了情况。

    魏妡还在某处半死不活的。

    司羽眸光微抬,“人呢。”

    “还在前面的小破屋里养着。”

    天天和老鼠为伴。

    “继续养。”

    赫柏担忧道“瑟俚家族的家主对她还是很重视的,她身上还有一定的价值。”

    短时间内不会抛弃她。

    司羽神情淡淡,“那就让他们来。”

    只要能找得到。

    赫柏虽然知道司羽的能力不错。

    但瑟俚家族并不缺乏大巫师,这种人,相当于神的存在。

    赫柏并不觉得司羽会是他们的对手。

    眼神瞥到那个修长的身影往这边走,赫柏恭敬的躬身退下。

    韩穆凛笑道“小羽毛,吃饭了。”

    因为003突然的攻击,吓得傅倬不轻。

    韩穆凛费了点力气,改了傅倬一点记忆。

    小破店。

    一道修长的身影从巷口走进来。

    节骨分明的手指夹着一根烟。

    火星点点,烟雾缭绕。

    狭长凤眸的眼尾染了墨色。

    正要关门的卢老头身形一震。

    转身就看到男人夹着烟站在水渍处,菘山县刚刚下过小雨,地面还很潮湿。

    男人脚踏着軍靴,浑身透着股强悍的力量。

    隐隐的震慑。

    “韩少!”

    “卢老。”

    男人嗓音如低沉的大提琴,轻轻拨动着空气的流动。

    卢老头急忙走出来,面显恭敬,“韩少怎么来了菘山县。”

    “一直在,”韩穆凛将手里的烟放到脚下,碾灭,“眼下有个机会。”

    “呃?”

    “你这小破店,该搬了。”

    “韩少的意思?”

    “回申城,机会就在那里。”

    “好,我准备准备。”

    “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卢老确实是要好好准备了,”韩穆凛顿了顿,道“到申城,有个小姑娘需要你照看。”

    “小姑娘?”卢老头不由打量他,“韩少,对方成年了吗?”

    “没,怎么?”

    “老头子我这里有抑制的药,你看要不要吃点?”

    “……”

    在他们眼里,他就这么禽兽?

    放在膝头的两手一收,睁开眼,眼前全是大长腿,迷彩服下踩着的軍靴更显得这双腿笔直有劲,仿佛脚踏实地的冲击扑面来。

    深邃凤眸微垂,看着她。

    “小羽毛修炼了一晚上?”

    “嗯。”

    对人,她向来诚实。

    这种不隐瞒的情况,让韩穆凛眼神有点复杂。

    “小羽毛,真让大哥哥意外。”

    修长的手指轻轻卷着她头顶上一缕发,有些微痒。

    司羽并没避讳这种亲密无间的举动。

    他的动作并没有多出格。

    看在好看的份上,能接受。

    “在树林里,你不是猜到了。”

    她是古武者!

    韩穆凛想说什么,这时手机嘀嘀的响了几声。

    声音低而急促。

    韩穆凛走到一边接了起来,对方刚说一句,他脸上笑容就敛住了。

    “有事?”

    003这时也将两份早餐送了过来。

    司羽接过一杯温水,一边观察着韩穆凛的表情。

    “大哥哥的人在边防出了点事,得跑一趟。”

    “你亲自跑?”

    做队长,这么忙的吗。

    “不跑不行,人没了。”

    很明显的听出韩穆凛声音有点沙哑,气息里压着股怒意。

    司羽道“我会点医,可以跟你跑一趟。”

    “你?”

    “信我,得永生。”

    “……”

    虽然有点好笑,但他笑不出来。

    中午11点。

    赫柏和马洛里抬头盯着冲上天的直升机,对视一眼。

    “那个可怕的男人将我们的主人拐走了,主人还未成年。”

    “白痴。”赫柏很瞧不上马洛里。

    “难道你不担心吗?”

    “做好自己的事,她不用你来担心,”赫柏冷冷的道。

    “我现在的身份和你是平等的,你也不用摆臭脸色给我看,主人最看重的还是我,”马洛里对此很骄傲,因为他是第一个跟着主人的!

    赫柏走进树林,没理会那个白痴。

    西交线。

    司羽跟着韩穆凛穿过无人的地区,荒凉且高。

    一队边防人员过来,看到韩穆凛和女孩非常惊讶。

    刚要厉声劝说他们离开,韩穆凛拿出证件往前摆。

    边防人员郑重的朝他敬礼。

    韩穆凛回了礼。

    “特殊人员办事,你们总司也知道我的到来。”

    边防人员往身后的人点了点头,然后同时撤了出去。

    司羽站在石块上,没什么表情。

    “手给我。”

    司羽盯着伸出来的大手,疑惑。

    “小羽毛还未成年,大哥哥牵着。”

    “……”

    多此一举。

    司羽往下走。

    韩穆凛笑了笑,跟着身后往下快速移动。

    前方营帐突然钻出好几名迷彩服人员,他们的眼神很凌厉,染着血色。

    他们这些人手中,有不少人命。

    “韩队。”

    “邵队他们……”

    韩穆凛没应声,往里钻进去。

    里面躺着两个人,身上都有不同的伤。

    “古巫师?”韩穆凛周身气息凌厉,森森寒气瞬间充斥着整个营帐。

    “不清楚,对方不费吹毫之力就破了我们的古武,韩队,邵队他们死得冤。”

    铁骨铮铮的汉子,一个个都红了眼眶。

    司羽看了眼,道“人死透了,逆天改命也改不回来。”

    如果早半天,或许能救。

    但代价有点大。

    他们这支小队就是来支援边防战争的,有些隐晦的战斗并不为外人所知。

    韩穆凛气息沉沉,脸上没有了那种玩世不恭的笑容。

    “把人带回去。”

    连他们带过来的古武医生也无法处理这种情况,人确实是没得救了。

    气压很低。

    冰冷的死气环绕在他们的周围。

    所有人都默默的收拾好,抬上两名死者,从这地方离开。

    边境简陋的烈士园。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有意还是无意,下起了中小雨。

    两座新的坟墓,碑上无文。

    听说这两人是为了挡住西交线敌人进入牺牲的,换取了数名普通边防人员的性命。

    死后,他们没有名字,没有任何荣光。

    安安静静的躺在这荒凉的地段,继续守护着边界。

    司羽站在男人的身后,静静的看着他把烟点上,摆放在两座新的坟头。

    其他人也是如此。

    没有酒,没有鲜花,更没有墓碑,不被世人所知。

    世界上,有太多这样的人了。

    千百年前的战场,亦是如此。

    只要有人存在,历史就会不断的重演。

    司羽被送上了飞机。

    而雨中的那个男人,带着他的人,犹如一股冰冷的煞气扫向西交线对面。

    一场古武与巫师大战,即将拉开。

    而她,在天际注视着一切。

    脑海中那道银白影子,再次浮现。

    司羽突然觉得这直升机,有点闷。

    外面吹刮的雨也有点烦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