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能祖宗重生后飒爆了 > 第164章:吃你的蛊虫吗(2更)
    卢家。

    卢贺檠晚上回到家,看到家中有客,赶紧问了声好。

    卢边城看了儿子一眼,“又去打球了。”

    “附近有个自由赛,我过去观摩,爸,我先上楼。”

    坐在单人沙发的泉星河道“我这次进申城是因为司家那边的邀请,顺便过来看望卢老。”

    卢边城有点意外,“司家越过雷家请你进申城?”

    同行即是敌。

    同为医门世家,泉家和雷家医术不相上下,实际对比,雷家更胜一筹。

    也就是为什么华国一些大家族最优先找雷家的原因了。

    “进申城前,雷家这边发生的事我有所耳闻。家族让我代表问一问,雷家这件事发生是否与西欧那边有关。”

    卢边城沉吟片刻,道“雷焱突然死在本家,我们得到消息也很惊讶。但你也知道,卢家和雷家算是世仇,他们本部家族发生的事,肯定会严守秘密。”

    卢家虽然是专供药材的,但手里也有一些医术,同时也有研究蛊毒这些杂碎的东西。

    明面上,卢家也有一家制药厂,广泛的提供着药物。

    背后,也垄断了一部分的药材供应。

    雷家曾想要分一杯羹,卢家当然不会给雷家,也因此有了冲突。

    泉星河道“左家那边收集情报的,应该有些眉目。”

    卢边城摇头,“这件事,左家没有掺和。”

    因为涉及了雷家。

    左家比卢家还要没落得厉害,情报都无法跟上时代了。

    至于魏家那边,到了这一两代,能修古武的就没有一个。

    魏家的爷爷辈倒是有一两个,可也没派得上用场。

    关于雷家的事,泉星河也不打算掺和,就是代家族问问。

    了解华国内部大家族的一举一动,也是他们需要做的一门功课。

    要是出现了断层,就间接与这些大家族脱轨了。

    “今天看了司家的小姑娘,有些发现。”

    “小姑娘?”

    “司正的女儿。”

    卢边城眯了眯眼,“你是说司羽。”

    泉星河点头,“小姑娘的身体情况有点诡异。”

    连诡异都用上了,看来是有什么特殊的发现。

    想起上次女孩现场救治他父亲的场面,卢边城神情微动。

    泉星河眉微凝,“应该是我看错了。我也不能在申城待太久,晚上就出城。”

    卢边城立即起身相送。

    将人送走,卢边城就给卢老头打电话。

    “爸,是我。”

    “我知道是你,有屁快放。”

    卢边城无奈的一笑,“这个司羽……”

    “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别来烦我。你一老男人向我打听小姑娘做什么?你都能当她爸了,小心我告诉我儿媳妇。”

    卢边城“……”

    他就不该打这通电话。

    打扰了。

    “雷家那边还没消息吗?”

    仇西元站在顶楼,望远镜一直在盯着雷家的方向,他们除了给雷焱办理葬礼外,就没有看到别的行动了。

    连黎城万家那边也没看到影子。

    又给他玩捉迷藏。

    真费劲。

    “仇副队,雷家那几个小辈有动作,不过……和丞鹤闻并没有关系。”

    “那还汇报个屁。”

    “发现了茶家的人和雷家的人搅在了一起,”队员嘿嘿一笑,“我这不是想要和仇副队你八卦一下吗?”

    “茶家?他们家的人跑来申城雷家搞什么。”

    “这事要查一查吗?”

    “那帮绿茶,我们查他们干什么。这事还没解决,别搞事。”

    队员耸肩。

    “是那朵茶树菇?”

    队员“……”

    仇西元笑道“那值得八卦一下。”

    队员“……”

    雷宝慧坐在餐厅里,伸手接过茶殊白手里的鲜花,放到了鼻间闻了闻。

    “谢谢!”

    茶殊白微笑,散发着魅力。

    “能博得你一笑,是我的荣幸!”

    “没想到你还有这样浪漫的一面。”

    “我只为你一个人做这些。”

    雷宝慧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吃了几口牛排,雷宝慧脸色有点不对,突然起身,笑道“我去一趟洗手间。”

    茶殊白点了点头。

    面前的人一走,茶殊白的神情出现些疑惑,好像眼前这一幕不该发生,而他却热衷做着。

    厕所里。

    雷宝慧脸色难看的吐了一大口。

    看到污秽中的血迹,她连忙拿出一颗药丸服用。

    难看的脸色瞬间恢复到最佳的时期。

    看着变好的气色,雷宝慧轻轻吐了口气。

    “你弄脏我的鞋了。”

    一个女人拉住了雷宝慧的手,恼怒的道。

    雷宝慧眯了眯眼,心情被这个女人破坏。

    她冷笑了声,“鞋脏?你的脸也脏了。”

    女人一愣,更是恼怒,“你说什么。”

    雷宝慧手指一弹,转身出厕所。

    她走没多久,后面进去几人,随即就听见厕所里爆发出一声尖叫!

    那女人的脸颊两边的肉在迅速的腐烂。

    画面极致的残忍。

    雷宝慧出来就看到站在前面的女孩。

    黑眸眯了眯。

    “你怎么在这。”

    从上次在菘山县见过面后,已经时隔多日了。

    司羽转身进了电梯离开。

    雷宝慧皱眉,也没理这个脑子有毛病的。

    可等她回到座位上,茶殊白看她的眼神不再是充满爱慕,而是阴沉沉的盯视。

    她疑惑了下,脸上继续堆起了笑容,“茶少,我们继续吃吧。”

    “吃你的蛊虫吗。”

    茶殊白阴冷的声音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挤出来。

    雷宝慧拿叉子的动作一顿,嘴角的笑已经维持不下去,“茶少这是什么话。”

    “这是什么。”

    茶殊白冷笑了声,“雷家人也开始用这种毒术害人了吗,那你真该被清理了,清扫队的人就在申城,只要我一通电话就能够叫过来。”

    雷宝慧脸色瞬间煞白,想到了在清扫队那边的日子,身子也不禁瑟瑟发抖。

    那段日子对她来说,何其的恐惧。

    她不能再回到那边去。

    雷宝慧的眼神瞬间阴沉,捏碎了手中的叉子。

    “你要在这动手?确定想好了?”茶殊白站了起来,冷冷的将手里的蛊虫朝她脸上一甩,“看在雷家的面上,这次我可以忍你一次,再有下次,清扫队可不是只捉你一个那么简单了。”

    不知不觉的和这个女人约会,还送鲜花,要是迟点是不是就要不知不觉的开房了。

    想想就觉得恶心。

    茶殊白一刻也不想和这个女人待在一起了。

    雷宝慧隐忍得面容扭曲。

    从清扫队回来后,雷宝慧的情绪变化很大,表面上别人看不见罢了。

    要不是碍于清扫队那群人,雷宝慧当场就能动起手来。

    她的蛊虫就算是厉害的古武者也不可能轻易的取出,茶殊白到底是怎么逼出来的?

    一定是有人帮了他。

    谁?

    雷宝慧阴沉沉的四下扫视。

    脑中闪过司羽的身影,皱紧了眉。

    不会是那脑残。

    难道是清扫队?

    雷宝慧咬得牙咯咯响,脸色越来越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