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女神的极品兵王 > 章节目录 第444章 解决办法
    姬玉莲呵呵一笑,也算是基本明白了门派的使命了。

    如果说原先的使命是守护石碑,但现在都弄明白了,原来创派始祖留下来的使命就是让她们辅助再次出现的黄帝后人啊!

    至于辅助他做什么,她暂且不知道,但是有黄帝后人的引领,未来总会慢慢揭晓的。

    先代创派始祖的意思,总是没有错的,而她作为徒子徒孙,也无法违背,更何况,她本就答应了阎小刀。

    “少侠可否告诉老朽名字?”姬玉莲问了句。

    阎小刀就自我介绍了一下。

    众女弟子马上记得清清楚楚,还小声议论了一下!

    “黑缎,白罗,以后你们就跟着阎先生吧。”姬玉莲嘱咐道:“切记,好好辅佐和保护阎先生,他可是黄帝后人,是我们门派需要守护和辅佐的人。”

    “师父,怎么这样!”黑缎满脸的不乐意。

    白罗也恨得牙痒痒的,却是灵机一动:“师父,现在门派刚度过一次劫难,如果我们走了,门派里就没有高手了,就靠您老人家一个,恐怕独木难支,到时候再遇到什么危险可怎么办?”

    其他女弟子也挺担心的!

    阎小刀却乐了:“这都不是事儿,你们门派有草药吗?各种灵粹之类的。”

    “有啊。”姬玉莲有点不解:“我们的药园有很多,都是我们悉心照料的,阎先生需要吗?”

    阎小刀笑了笑:“今天晚上,我就叫你们扫除一切疑虑和担心,至于我做什么,今天晚上你们就知道了。”

    说完,就走到了黑缎和白罗姐妹身边,眨了一下眼睛:“如果我解决了门派实力的问题,是不是就肯死心塌地的跟我走啊?”

    黑缎白罗其实也不是不跟他走,一来,她们还没有接受和适应这个结果,二来呢,门派的实力问题也的确是她们担心的情况。

    又或者是,阎小刀一直以来的表现,还没有完全征服这姐妹的心,她们二人现在对阎小刀的感觉只是敬佩和欣赏而已,却还未达到极致的崇拜。

    就好像还差了那临门一脚似的,若是阎小刀再做出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儿来震惊四座,那么她二人才有可能彻底的改变看法。

    只是,她们二人觉得,这可能吗?

    轻而易举就能解决一个门派实力的问题?若他真的能够解决,那他这个黄帝后人真的是名副其实!

    莫说跟着他了,就是心甘情愿当左右侍女,那也绝不委屈。“你们先处理门派事物,养养伤,晚上到演武场一聚,对了,黑缎白罗,取二品灵粹来,要五十株补精血二品灵粹,五十株补气的二品灵粹,还有五十株任意的灵根类二品灵粹,就是类似于人参那种根部类

    的,去吧。”

    黑缎咬着银牙:“使唤谁呢,我还不是你侍女呢!”

    白罗却一拉她的胳膊:“师父既然默许了他的举动,我们照办就是,我倒要看看,他怎么解决门派里的实力问题!”

    黑缎小声道:“姐,他要药材,莫不是炼丹吧?你可别忘了,他之前给了秦红月很多丹药,让帮着治疗师妹和师父呢!”白罗一怔,随后摇了摇头:“不可能,据我所知华夏的古炼丹师屈指可数,而且绝大多数只会炼制一些普通丹药而已,典籍记载,超过九成九的炼丹技术早已失传,丹方更是稀世罕见,他除非能够炼制一个

    能够提升实力的丹药来才能解决问题,但你也知道,这种丹药稀世难求,华夏的现有的古炼丹师也没一个会的!”黑缎想了想,觉得也是:“也对,这提升实力的丹药若是面世,哪一个不是千金难求,多少古武家族和门派都趋之若鹜,据说二十年前出现了一枚古墓里挖掘出来的培元丹!最后拍卖了六百万呢,二十年前

    的六百万可值钱了,你可别不信啊,这是师父说的。”

    白罗点头道:“所以说,我不认为他能做到。”

    黑缎好奇的问了句:“姐,那他万一做到了呢?”白罗轻哼一声,点了黑缎的脑袋一下:“那他就是我门派的大恩人,就算我们当了左右侍女也不足以报答其恩情,更何况,你不是早就想呆在山下,嫌弃山上日子苦闷么?前几天跟冯英山谈好的这件事,不

    也是你找的。”

    “那我也不是为了门派好嘛,赚点钱,改善改善门派生活,谁想到上当受骗了!”黑缎娇俏一笑,趴在了白罗的肩膀上:“只要他能做到,姐同意了,我就同意!我听你的。”白罗一拍她脑门:“不用想了,我觉得他只是虚张声势而已,等着瞧吧,多半也是霍霍我们的灵粹,弄一些药汤给我们喝,能有什么用?更何况他要的是补精血和补气的二品灵粹而已,我们多的是,这些常

    见的药材,能做出什么好汤药来?”

    “说的也是,反正晚上就知道了!”

    当夜。

    门派的女弟子们都来来回回的在演武场踱步等待着,黑缎和白罗也坐在了旁边的石栅栏上,但是半天也没有见阎小刀的踪影!

    而且她们发现,这演武场上,好像少了什么东西!

    还是白罗心细,她眉头一皱:“这场子中央的大鼎哪里去了?”

    这一说,其他人也发现了,对啊,这鼎哪里去了?

    黑缎惊愕道:“这盘龙鼎可是门派的一个宝贝,听说是以前门派先人熬药喝的,但是后来就被当成了摆设摆在了这里,这鼎足足有两吨重,谁有这么大的力气,竟能搬起来这个啊?”

    她都不知道,女弟子们更不知道了!

    而这时姬玉莲走了过来,咳嗽了两声,拄着龙头拐问道:“阎先生还没有来么?”她其实内心也是很期待。

    白罗撇嘴道:“没来,别是卷了我们的灵粹跑了吧?”黑缎也点头道:“这个流氓头子,很有可能!”

    “胡说八道什么呢,阎先生怎么会是那种人?你们这两个臭丫头,就是反感阎先生也得给我有个度吧!”姬玉莲摇了摇头,这两个丫头,是被她给宠坏了!

    可就在这个正当所有人都纳闷阎小刀去哪儿了,明月也当空的这一刻,那上山的路上,却走来了一个少年,他一只手举着冒着热气的大鼎,脚步轻盈之极,三步并作两步,就轻飘飘的来到了演武场上!

    这轻功!这力气,先是让所有人震惊的合不拢嘴!紧接着,他就放下了大鼎,一拍,嘿嘿一笑:“搞定了,都来看看吧,这就是我的解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