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女神的极品兵王 > 章节目录 第785章 战斗系玄压的出现
    这巨大无比的动物可真是刷新了阎小刀的认知了。

    不过他现在可没功夫想那些,这巨大的黄雀翅膀可和普通的大为不同,坚硬如铁,对决起来,给阎小刀的感觉就像是刀魔和剑魔的刀剑。

    非常的坚硬,而且每每攻击的时候,这翅膀上的铁羽就蒙上了一层神秘的气息。

    这次阎小刀可是看的清楚了。

    的确是类似玄压的气息。

    “既然你拒绝和我交流,那可别后悔了。”

    阎小刀一跃而上,并细心找寻着之前那砍落石的感觉,一刀劈斩而下!

    想要修炼成功并掌握玄压,阎小刀觉得,没有捷径,只有硬碰硬!

    当。

    当当。

    阎小刀的炎狂刀若不是四星级的神兵利器,恐怕现在早就被砍断了。

    饶是如此,他也能感受到炎狂刀里炎狂的震颤。

    “嘤!”

    黄雀高傲的忽扇着翅膀,那意思再明白不过。

    阎小刀活动了一下酸麻疼痛的右臂,冷冷道:“奶奶的,就连你也瞧不起我?”

    阎小刀深呼吸了一口气,将寒鬼剑收起,双手持刀。

    “意志力的凝聚,由愤怒,仇恨等等情绪激发。”阎小刀回想着炎狂和寒鬼对他说的那些话。

    咚咚。

    阎小刀的内心忽然有种东西喷涌而出。

    他双手一颤,竟隐隐的,有一股黑红色的气息一闪即逝。

    这股能量非常不好控制。

    就像是手握散沙一般,稍微一用力气,就会彻底散落。

    不过,这倒是一个好的开始。

    “十二维序者要杀我,大联盟抓了我哥,摩天楼又屡屡玩阴谋,好,好得很,我的路,是自己选择的,那就由我自己走完!”

    说完,阎小刀就爆喝一声,一跃当空,力劈华山的一刀斩落。

    这一次,他不是毫无作为。

    双手的黑红色气息重新显现而出,虽然只是一瞬间,但这一刀咔嚓一声。

    竟是劈斩开了那黄雀的翅膀铁羽,伤到了它的血肉!

    黄雀惨叫一声,当空起飞。

    阎小刀激动的嘴角一笑:“没错了,就是这种感觉!这就是我的意志力!”

    即便输了,也不会屈服倒下的意志力!

    阎小刀心随意动。

    这一次可真的灵活顺畅多了。

    黄雀在空中傲然飞舞,嘤嘤低鸣,仿佛因为阎小刀打不上它而露出了自傲的神色。

    可阎小刀悄悄单手持刀,重新握起了自己的寒鬼剑,既然这家伙要起飞,那就给它点颜色看看,拿它练练手!

    虽然他现在还不熟练,这黑红色的玄压只能够附着于自己的招式和兵器那么一两秒的时间,但也够用了!

    只需一秒,阎小刀就能阁下它的鸟头!

    铿锵一声。

    寒鬼剑和阎小刀产生了共鸣,随着排空掌的神通,寒鬼剑当空而起,如同御剑术一般,附着着这一闪即逝的黑红色恐怖玄压,如黑色的电掣流星一样瞬间划破了黄雀的脖颈。

    鲜血砰然洒出,黄鸟惨叫一声当空而落。

    咚的一声闷响。

    黄雀砸在了地上。

    阎小刀其实并没有要了它的命。

    毕竟,这黄雀虽然傲,但汲取天地灵气修炼到这个程度可不容易。

    黄雀的眼睛中又是愤怒,又是惊恐。

    而旁边的正常大小的一些兔子啊,狐狸啊,早就闻讯跑的没踪影了,在它们的眼中,阎小刀能够搞定这巨大黄雀,那就代表着它是这里的王者,它们可不敢得罪啊。

    “现在可以交流了么?”阎小刀拿出了一枚疗伤丹来,碾成了粉末:“你能够汲取灵气长这么大,本身的感知力应该不弱,知道灵气在哪,那么,这枚疗伤丹里面附带的能效,你应该感觉得到吧。”

    黄雀当然感觉得到了。

    它低鸣了一声。

    这一次,它可终于俯首陈臣,肯交流了。

    “唉,动物和人有些地方也有相同之处,你知道是什么吗?那就是不打两下,学不乖啊。”阎小刀靠在了它的鸟头一侧:“我知道你的疑惑,放心,我要想杀你,刚才就不会手下留情。”

    黄雀暗暗的点了点头,将伤口漏了出来。

    阎小刀很快将药洒了上去。

    这黄雀的伤口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黄雀都惊了。

    它就是在这山谷里寻找灵粹来疗伤,都不可能有这么快的时效的。

    “嘤!”黄雀激动的低鸣了一声。

    阎小刀眉头一皱:“你问我会不会治病?我当然会治病了,怎么了?”

    黄雀赶忙讲述了一下。

    通过驭兽术,阎小刀很快就明白了过来。

    原来这黄雀是个母亲,这里也是它的地盘,而它以为阎小刀是侵入者,想要盗取它的尚在鸟蛋里的孩子来吃,所以率先发起进攻。

    阎小刀也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女人如水,为母则刚的道理了。

    “好吧,总算这一切还情有可原,你的意思是让我治疗你的一个受伤的孩子是吧。”阎小刀拍了拍它的侧脸:“行,我这里还有剩余,你带路吧。”

    黄鸟带路,它哪里懂得引路是什么东西,直接鸟嘴一钳阎小刀的衣领,一甩,就到了它的后背上。

    阎小刀都懵逼了。

    这尼玛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坐在鸟背上呢。

    以前总看武侠什么神雕载人,现在可好,他也能玩一把了。

    “好,那就顺便带我纵览一下这个山谷的地形吧。”

    黄雀点了点头,当空飞起。

    这一下可将阎小刀给爽坏了,只可惜的是这里有结界并飞不出去,否则它和黄鸟商量商量,以后当它的坐骑,那岂不是炸天了?

    不过他仔细一想,华夏领空防御还是很牛逼的,它要是这么骑着黄鸟飞,后面不跟俩战斗机爆它菊花才怪。

    正所谓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还是有道理的。

    阎小刀如今在高空中,倒是看清楚了这山谷的大半地形。

    里面还有不少巨大的动物,可大多都很安分。

    唯独有一个,非常的暴躁。

    是一头巨大无比的公牛!

    可是这个公牛却在一棵树下,使劲的用它那长的如同两把巨剑一般的犄角,顶着那颗摇摇欲坠的树!

    黄鸟见此,顿时大惊失色的俯冲而去。阎小刀定睛一瞧,不好,那树上,竟是有一个巨大的鸟窝,里面有很多蛋,而且有几个羽翼未丰尚不能飞的雏鸟,被这巨大的力量,撞的是摇摇欲坠,还有几个翅膀上有鲜血,显然是受伤了,已经快要到

    了掉下来的边缘了。“难不成,这就是你的窝?我擦,这公牛真么大,撞击力这么厉害,这打个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