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女神的极品兵王 > 章节目录 第861章 老师
    黄善可没忘了阎小刀刚才自信的话,他好奇道:“你才下了一子,而且是放在了最中心的位置,何以见得我已经输了?”

    陈苍柏他虽然不是职业的下棋选手,可棋道也算高超了,就算是四海市的一些职业选手都没办法打败他,可他在旁边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这只是很普通,而且看起来很门外汉的一个落子而已。

    “落子吧。”阎小刀没有别的话:“一会输了的时候,不要忘记了你的承诺。”黄善点头道:“放心。”他现在有点觉得,阎小刀虽然阵法厉害,但或许只是破阵厉害,这下棋如同摆阵,虽说也有破阵之道,可若想赢,且得让对方进入自己的套路里才行,若是光想着破阵,那跟对打的

    时候不进攻,光是想破招防御有什么区别?

    黄善下了一子。

    陈苍柏摸了摸下巴,笑了笑,他现在觉得黄善倒是有点道行。

    二人齐齐看向了阎小刀,直到黄善和阎小刀挨个下了四字,黄善和陈苍柏才惊讶的看着阎小刀,却在中心四周不远,又摆放了四个子。

    形同正方,看不出什么玄妙来。有的时候高手对弈的过程的确是让人有点捉摸不透,但现在一般来说下棋讲究的就是一个先手为强,就像是抢车位一样,在一些好的落子点若是落了子,兴许能占有一些上风亦或是形成自己的套路风格,

    做成陷阱布局。

    而黄善的确是这么来的,但阎小刀的套路就让人有点看不懂了。

    他下的四个字就像是里的没冲的蹲位一样,绝对不会有人去抢这个位置的。

    “你能看懂吗?”黄善问向了陈苍柏,因为他觉得面前这个同样是不速之客的人,似乎下棋的道行也不低。陈苍柏越来越好奇了,若是别的人这么下他肯定扭头就走了,因为实在是胡乱下的,没有看头,但是知道阎小刀是最近名声大振的黑白通吃的年轻小煞星,陈苍柏还是耐住了性子准备看下去,他很想知道

    阎小刀到底搞什么鬼?

    不过他还是摇了摇头:“有点眼拙了,看不太透。”

    阎小刀会心一笑:“看透了的话,你们岂不是变成我了?”说完,阎小刀就和陈苍柏开始继续对弈。

    时间过去了10多分钟。

    原本比较空旷的棋盘上,也落满了棋子。

    围棋,顾名思义就是围住敌人,困死对手。

    可阎小刀从来不和黄善争锋相对,反而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一样,不管黄善如何下,他都是只管走着自己的路。

    这让黄善真的是有点懵逼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黄善摇了摇头,立刻落子,而在陈苍柏的眼里他似乎已经稳定了胜局,只要落子成阵,阎小刀的子就在劫难逃了。

    棋盘上,黄善像是一个将军一样,而棋子就是他领导的军队,如今已经将阎小刀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可是呢,阎小刀不紧不慢的继续落子,就好像一切像是开玩笑般简单自如。

    “不好意思,你输了。”黄善摇了摇头。

    陈苍柏也觉得阎小刀这一次是真的输的没有悬念了。

    “那就落子吧。”阎小刀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黄善自信一笑,吧嗒。

    子一落,阎小刀中心顿时被吃了一大片。

    陈苍柏准备要起身了,他觉得时间也差不多了,这胜负已经很清楚了。

    可岂料,阎小刀却手指一弹,他的棋子就旋转跳跃,然后落在了左上角一处阵眼!

    一瞬间,阵法大成!

    黄善两眼一怔,陈苍柏也盯着这棋盘,不知道为什么,他俩精神一阵恍惚。

    再一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连竟已经到了一个破旧的城池当中。

    他们的背后是和他们穿着相同的士兵,数量有四十九,竟正是黄善的棋子数量!

    “这是怎么回事?”黄善惊呼一声。

    陈苍柏也不知道!他摇了摇头:“我也是第一次见这种情形。”

    “应该是阵法。”黄善额头都流下了一丝冷汗。

    黄善见陈苍柏竟能和他说话沟通,那么也就是说明,二人看棋盘思考的一瞬间,精神竟是连接到了一起,陷入了阎小刀的阵法当中了?

    “竟会这样。”黄善从来没有听说过,棋盘能够成阵将人的精神意识给陷进去的!

    “杀!”

    这时候,城池的东南西北四角各有一队兵马冲了进来。

    黄善和陈苍柏带着这四十九个士兵就被包围在了城池当中。

    “被我吃了中心一片,正好可以留有位置将我困住,所以说先前中心的棋子不过是引我出兵将兵力聚集在这里的诱饵。”黄善惊叹道:“我千算万算,小心翼翼,没想到最终还是中了他的阵!”

    神奇,太神奇了,黄善几乎是步步为营,可阎小刀却轻而易举的布下阵法,一步一步的引他上钩。

    黄善是彻底服了。

    他不论是棋道还是阵法,都输给了阎小刀太多太多了。

    “这,这棋路,我想起来了。”陈苍柏惊愕道:“我年轻的时候,当年当街立棋局,并夸下海口,谁若赢我,我便随意听他使唤三年,而那时候,正是一个其貌不扬的老者,用同样的棋路完败了我。”

    “你见过这阵?”黄善惊奇道。陈苍柏点了点头:“虽然阵不同,但棋路是一样的,当时那个老者并没有让我应约而是教会了我一个道理,年轻气盛好勇斗狠并没有错,但有的时候锋芒内敛,谦让应对却也是处世之道,等我想明白的时候

    ,他已经走了,并没有让我应约。”

    “而我走到今天,也完全是靠着他那时候的当头棒喝。”陈苍柏感慨道:“这个棋路是,弃子成阵。”

    “弃子成阵?弃子也有用么?”黄善蹬蹬倒退了两步,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

    世间万物,不论是什么东西,就算是垃圾,也有他独到的用途,所以,时间上并不存在没用的东西。

    黄善明白了,阎小刀这是在教他一个道理,他竟早就看出来了黄善认为弃子无用,所以棋路里,黄善总是抛弃一些东西,而并非将那些东西,用在刀刃上。

    黄善这时候长出了一口气,嘴角一笑,双腿并拢,然后慢慢的跪在了地上,心情很是平静。“我输了。”黄善抬头道:“老师,请收下我这个弟子,我想在你手下学习阵法和为人之道,从此,黄善鞍前马后,唯老师差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