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女神的极品兵王 > 章节目录 第1046章 天香树里
    阎小刀一愣,指了指自己:“你找我有事儿?好吧。”

    阎小刀其实也想和她说呢,让天香阁加入阎门麾下。

    于是乎他就大大咧咧的走了过去,全尽知这时基本上还在发愣,他觉得,这是不是结束的有点快了?周断就被收服了?我去?

    “公子,请跟我来。”婥墨走到了天香树下。

    曲娘吞了口唾沫,有点紧张,她也不知道师姐这是要做什么。

    女弟子们也很好奇。

    阎小刀纳闷的跟了过去。

    可谁知,婥墨却一把抓住了他的右手,然后就朝着天香树干上按去。

    “我去。”曲娘惊了,师姐看从来没有肢体接触过男人啊,就是手都没有碰过的,她可看得出,虽然婥墨做的很自然,但她以前可是绝对不会愿意这么做的,而她现在居然肯对阎小刀做出此举动!

    她的脸可红可红了。

    “嗡”。

    可让众人不可思议的是,嗡的一声低鸣,婥墨和阎小刀竟被天香树一道光华罩住,然后消失了!

    曲娘吓了一跳:“呀,这是什么情况?天香树会吃人?不会吧,这可是我们的圣树根基啊。”全尽知这时候回过神来了,赶紧跑了过来:“别着急,并不是天香树吃人,刚才的光华带有空间之力,我想,他和你们掌门一定是进入了里面的秘境之中了,这天香树历史悠久,很有可能是和某些秘境石碑

    一样,作为一个入口什么的存在。”

    曲娘一愣:“你别说,我好想听师父说起过这件事来,我们天香阁扎根在这里是有使命的,而师姐的使命和门派的使命也大有联系,只是我那时候比较懒,没听全。”

    全尽知微笑道:“那我应该猜到了,我想等他们出来就有结果了。”

    天香树内。

    并非是什么树干里的空间,而是一个墙壁上满是图腾图案的四方房间。

    “是秘境啊。”阎小刀倒是见怪不怪了,毕竟他去过的秘境可不少了,拿到的宝贝也不少,不过么,这个秘境倒是个炎帝秘境,从周围的图腾壁画就能看出来了。

    婥墨也略显惊讶:“公子,你,你居然真的是”

    “是什么?”阎小刀扭头看了他一眼。

    婥墨愣了一下,笑着摇了摇头,脸上有点发烧:“嗯,没什么,我师父说过,我会在天香树下,等到,等到可以开启这里秘境的人,所以我想试试,果然,成功了”

    “哦。”阎小刀点了点头:“看那边。”

    阎小刀走向了中心。

    婥墨轻舒了一口气,扶着一起一伏的心口,莲步轻移走了过去,说实话,她真的是跟神女差不多,走的可真慢,她可能十步才能顶的上阎小刀的两三步吧。

    房间没有其他通道,只有一个衣架般的东西在最中间。

    上面有一个女人的衣裙挂着。如薄暮一般的红色轻纱衣裙,广袖,绫带绕肩,即便在这黑暗的空间中也散发着淡淡的微光,这衣服上没有什么珠宝,但它本身就是堪比珠宝的宝物,阎小刀看的出,构成这衣裙的丝线似乎蕴含着无比强

    大的能量。

    是一件防具宝贝!

    “漂亮,哎,正好,要不要试试?我看大小和你挺合身的,正好也在你们门派,你又是掌门,舍你其谁啊?”阎小刀将衣裙取了下来,递给了婥墨。

    “哎?我,我?”婥墨愣住了,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就像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一样紧张:“不,不好吧,我在这里换衣服?”

    阎小刀笑道:“放心,一会我转过去就是了,或者将眼睛蒙住好了。”说完阎小刀就取出了一截黑带将眼睛蒙住,然后走到了另一边坐在了地上。

    “这个,真的给我吗?”婥墨有点不知所措,毕竟不是阎小刀的话,她也进不来啊。

    可阎小刀却摆了摆手:“这件衣服防御力不错,你身体这么柔弱,给你穿再合适不过,这样你就可以放心的远距离对付来犯之敌,保护门派,保护自己了,穿吧,我不会偷看的。”

    婥墨莫名的甜甜一笑。

    “那就谢谢公子了。”

    婥墨转过了身去,她相信阎小刀不会偷看的。

    可谁知,阎小刀却回了头。

    婥墨脸一红,她衣装可都褪下了,肩膀都和半个后背可都漏了出来!

    不得不说,她的皮肤真的跟白玉似的!

    滑溜溜的。

    “公子!”婥墨含羞带怒,竟还小女儿态的跺了一下脚。

    阎小刀赶忙举起了双手,重新将头背了过去:“我就是逗你玩的,我不会看的,再说蒙上眼睛了,我也看不到了啊。”

    婥墨轻哼了一声:“胡说,公子的感知系玄压可比我强多了。”

    阎小刀尴尬一笑:“你明白的,我不是没用么。”

    婥墨自然知道他没有用感知系玄压,不然她才不会换衣服呢,哪怕,她已经确定了阎小刀就是她天香树下等待的姻缘。

    于是乎,很快的,婥墨换好了。

    原先的衣服也被她真元一扫,化为了粉末。

    她转了过来:“公子,我穿好了。”

    阎小刀转了过来。

    准备摘掉黑带:“我可摘了啊。”

    婥墨红着脸点头:“摘吧。”

    阎小刀摘掉以后,我了个乖乖,顿时看呆了啊。

    如果说原先婥墨只是疑似神女般的气质,但现在就跟他么的天上的神女一样的,不论是外貌,还是气质。

    但最重要的是。

    她此刻不知道怎么回事,双眼竟是睁开了。

    她的眼睛很美,而且拥有别的女人不曾拥有的一种朦胧感。

    就像是她看着你,你却感觉不到她在看你一样,很深邃,很美,像是挂上了薄暮的月亮。

    “哎,你上辈子是嫦娥对吗?”阎小刀嬉笑道。婥墨耐不住了,她哪里听过男人跟她这么说过话,而且以前也没有男人敢在她面前这么说,也就只有这个家伙了,说出这种话,却又让她心里小鹿乱撞,根本生不起一丝像以前那样让说出这种话的男人都

    被她花瓣收拾的遍体鳞伤的想法。

    “那,你的意思是?”婥墨低声问道:“我穿这衣裙,漂亮吗?”

    阎小刀摇了摇头。

    婥墨略微有些失望。

    可阎小刀却根本不是说不漂亮的意思,马上就赞叹道:“此女只因天上有,在地难得几回闻啊,不得了不得了,你就别出去了吧,不然我估计全天下的男人都得看你看傻了。”

    “去。”婥墨啐了她一口,这是曲娘不在,曲娘要是在这里,恐怕得扇她自己两巴掌看看是不是做梦呢,她神女一般的师姐何时表现过这种恋爱中少女的小女生态?

    简直了。

    美啊!

    阎小刀竖起了大拇指:“好看,不过,你先前跟我说好像有事情说,是想跟我说什么呢?”婥墨脸一红:“啊?我,我我师父说那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