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女神的极品兵王 > 章节目录 第1802章 太师叔
    第1802章太师叔

    “什么?这?”白玉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对他来说,这却是世界上最好最昂贵最不可求的报酬了。

    “真的可以吗?”白玉扇激动道。

    阎小刀掏了掏耳朵,眉毛一挑:“怎么,不信我?”

    “不不不,怎么会不信呢,我是惊喜的。”白玉扇双手撑地,砰的一个响头磕在了地上:“如果恩人能够治好小红莓的双腿,让她能够如正常人般行走,哪怕不能跳舞,我这条命,以后也是你的了。”

    “不要说这种二百五的话,你的命永远属于你自己。”阎小刀撇了撇嘴:“再说,我收不收你,还得看心情,至少你得对我有价值才行。”

    “我会竭尽全力。”白玉扇激动的老泪纵横。

    “行了,许苏那边你暂且不用回复,出门叫车吧,我们去找你女儿,哦对了。”阎小刀看向了白玉扇:“我虽没有当过父亲,但做父亲的,不能让女儿失望,我打败你的事情就不必提起了,你只和她说我是你请来的医生就好。”

    白玉扇感激涕零,马上出门叫车,阎小刀和他很快就来到了四海医院,小红莓的病房。

    小红莓是她的小名,这女孩是一个如小精灵般阳光天真的孩子,水灵灵的大眼睛讨人喜爱,现在约莫七八岁年纪,梳着双马尾,本是应该洁白如玉的小手,却沾了一些老茧。

    阎小刀不用问了,一定是小红莓在家里争抢着做家务,这白玉扇虽然心不错,但从没有结过婚,更不知道怎么照顾孩子,自己是个偷儿,生活自然是自由懒散惯了,倒是苦了这小红莓。

    不过阎小刀也不提,只瞥了一眼有点害怕的小红莓,似乎她很怕见生,直到白玉扇端了热粥给她喝,介绍了一下阎小刀是请来的医生,她这才放下了芥蒂。

    不得不说,这肯定是更小的时候,被遗弃在马路边,被人人喊打时落下的毛病。

    真是可怜的紧啊。

    “爸爸,我还以为你,你不要我了呢。”小红莓抹着眼泪,又将小手勉强才能端起的大碗里的粥舀了一勺喂进了同是泪流满面的白玉扇的嘴巴里,然后她就将碗筷放下,扑入了他的怀中。

    显然是白玉扇之前的奇怪又类似告别的对话,吓坏了这个小聪明鬼。

    “哎,不是办理出院吗?怎么还不走?”护士走了进来,没好气的说道:“这病房有人预定了啊,赶紧收拾东西吧。”

    “你!”白玉扇一怒,阎小刀却冷冷的看向了那护士。

    “你,你干嘛?”护士吓了一跳。

    阎小刀冷怒道:“医院就是这么赶人的?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四海市医院还是这么个德行?叫你们院长过来。”

    白玉扇惊了,难道他连院长都认识?

    小红莓也是头一次有人撑腰,爸爸先前都是遇到了事情能躲就躲的,当然了,她并不知道这只是他的父亲是做小偷的,只是职业习惯而已了。

    但阎小刀可不是小偷出身。

    他是“混混”出身。

    他就从来没怕过事儿。

    尤其是这种被人瞧不起的,他更看不爽。

    如果是原先他也会拔刀相助,现在更因为听了小红莓和白玉扇的故事后,想帮他们,动了恻隐之心,就当他们是自己阎门的人。

    那么惹了阎门的人,他自然不会给好脸色了。

    可那护士却并不这么想。

    她仗着有点姿色,和这骨科的主任背地里勾勾搭搭有点关系,就想做这骨科病房的东宫正室“一把手”了,现在耀武扬威的一叉腰,冷喝道:“你谁啊,院长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

    阎小刀不说别的,在这四海市也算是有点小名气了,但没想到这下层的人物都没见过他吗?

    阎小刀觉得他这个阎门之主,堂堂阎王混的也太惨了吧。

    他他么前面还客串了一回救世主,救了七个亿的人呢,现在不感恩戴德也就算了,尼玛居然颐指气使的。

    阎小刀拿起了手机,他记得他存了院长的电话。

    “小黄,过来一下,对,是我,骨科病房303。”

    阎小刀挂掉了电话,并回头对白玉扇点了点头,让他放心,小红莓更是抓住了白玉扇的手,小声道:“爸爸,那个哥哥是谁呀,感觉好厉害的样子,连院长都被他叫做小黄,你说他是吹牛吓唬那个护士还是真的呀。”

    白玉扇其实也觉得阎小刀虽然是个高手,但未必江湖的高手会认识世俗里的什么达官显贵吧,他也说不准,但他并不认为阎小刀会开玩笑。

    他小声道:“别说话,看着就行,这位哥哥可是个神仙般的人物。”

    “神仙?爸爸,你别骗我哦,世界上哪里有神仙呀。”

    白玉扇一笑,并不说话。

    但这倒是勾起了小红莓对阎小刀的好奇心,水灵灵的大眼睛再也没有一刻离开过阎小刀的背影。

    小护士这时候讥嘲道:“哎我说,你开玩笑都不带打草稿的吗?你叫我们院长叫小黄?你吓唬谁呢?骗谁呢?”

    这时候,小护士的情郎走了过来,顿了顿嗓子。

    护士立刻转头一拉他胳膊:“志伟,你看,刘老板的儿子听说腿摔坏了,要定病房,这不是按照你的说法给他们预留了,而且他们病房也到期了,病又没法治,但他们就是不走。”

    董志伟是骨科主任,一个主任其实在医院里算是比较厉害的人物了,不论是医术还是职位。

    他推了推那快有一寸厚的眼镜,眉头一皱:“白先生,我记得和你已经说过了,令嫒的腿已经无法复原了,伤太久了,恕我们无能为力,所以还是尽快出院吧。”

    其实白玉扇也不想生事,他刚准备起身答应,毕竟阎小刀已经答应治病了,在这医院呆着也没有意义,可阎小刀就这关就是过不去。

    他眉头一皱,示意白玉扇坐下,并以传音说道:“现在是我在和你说话,你这一茬如果认怂了,还怎么在女儿面前树立威信,让她怎么崇拜你?当父亲如果让儿女失望,那你这个父亲就太失败了,明白吗?”

    白玉扇吞了一口唾沫,他根本没有想到阎小刀竟想的这么长远,当即就坐了回去,将场面交给阎小刀处理。

    “什么意思?”董志伟问了句。

    护士却冷笑讥嘲,故意大声道:“没什么意思,志伟,他刚才还说叫我们院长了呢,还叫院长叫小黄,你说这牛皮都吹到了天上去了,谁信呢?”

    董志伟也不禁发笑,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身后慌忙的跑进来了一个老迈却健朗的身影。

    不是别人,正是院长。

    他平时都是慢慢悠悠走路,但唯独这个时候,他绝不敢迟到让贵人久等!

    他一进门,就差点没扑上来,满脸笑容的走到了阎小刀的面前:“太,太师叔!您老人家怎么来了也不提前通知我啊。”

    白玉扇,小红莓,以及门外那俩货,全部异口同声的惊呼重复。

    “太,太师叔?”

    这大名鼎鼎名震四海市的医道圣手黄昭山黄院长,居然叫阎小刀是,太师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