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热血传奇之都市弄潮 > 章节目录 第46章 父亲的过去
    小贩听父亲这样说,马上说:“好!我马上收摊,这里离我家不远去我家吧,咱们好好喝点!”

    父亲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了。保安收了管理费,也就不再管小贩了,转身去别的地方去了。

    唐林走到父亲身边问:“爸!这是怎么回事?”

    “回头再和你说,先叫刘叔叔,这是我儿子唐林!”说完对着小贩指着唐林说。

    唐林对着小贩恭敬的叫了一声:“刘叔叔好!”

    “好!好!都这么大了!”小贩笑着说。

    父亲对刘三喜说:“你把三轮儿放在这里,一会儿我们坐车过去!”

    刘三喜点头:“好!老排长我这就去把三轮车靠给熟人!”

    刘三喜推着三轮走到一起别的摊位,和那个摊主不知道说了什么,反正把三轮停在那个摊位后面就回来了。

    父亲带着刘三喜跟着自己走到停车场,母亲、妹妹和月月上了丁晓婉的车子。

    父亲和刘三喜坐唐林的车,刘三喜在上车之前用力的在自己的身上拍打了一番才坐进了车子的副驾驶。

    因为需要他指路所以让他坐在了这个位置。

    两个人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唐林听着都是以前部队里的事情。反正唐林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听的稀里糊涂的。

    刘三喜家所在的村子离动物园并不是很远,没用多久车子就到了村口。

    这个村子并不是很大,大概也就几十户人家的样子。大多数都是二层的小楼,看起来这个村子还算比较富裕。

    在刘三喜的指引下,两辆车子停到了一个院子门口。

    大家下了车,刘三喜指着一个锈迹斑斑的铁门说:“老排长!这就是我家,走进屋吧!”

    恰巧一个邻居路过问刘三喜:“三喜!来亲戚了?”

    刘三喜笑着说:“不是,是我以前部队的老排长!”

    那个邻居疑惑的问:“你都退伍多少年了,还和部队有联系?”

    刘三喜还是憨厚的笑着:“他也退伍了,过来看看我!”

    邻居点了点头:“是啊!都是一个战壕里的弟兄,多联系点好!”说完就走了。

    进了刘三喜家的院子,对面是三间正房,并不是和别人一样的二层楼。看着外边应该有些年头儿了,房顶上都能看到一些荒草。

    进了屋子,中间屋子是厨房加餐厅。靠着墙放着几个大缸和一套煤气,中间摆着一个圆桌,上面还放着一些吃剩下的饭菜用一个布网罩着。

    跟着刘三喜进了东面那间屋子,有一个火炕和一张单人床。单人床上躺着一个女人,旁边放着一个三人的木沙发。

    刘三喜走过去用胳膊擦了擦木沙发回过头说:“你们坐,我给你们倒点水去!”

    刘三喜的话惊醒了床上躺着的女人:“来客人了?”

    刘三喜回答:“是我原来部队上的老排长来看我了!”

    女人对刘三喜说:“把我扶起来吧!”

    刘三喜过去把女人扶了起来,用被子和枕头在女人后面垫好,让女人靠在上面。

    女人看了一下在场的人说:“真不好意思,我不能下床,欢迎你们啊!”

    唐林一看就觉得这个女人是一个贤惠的女人,估计应该是刘三喜的媳妇得了什么病所以卧床不起了。

    父亲对着女人说:“你应该是弟妹吧,要是不方便就躺着不用管我们!”

    唐林一看这种情况就对父亲说:“爸!我出去买点菜,一会儿我们做饭吧!”

    父亲明白唐林的意思,刘三喜的媳妇儿卧床不起,一个大男人做饭有点强人所难了。再说了他知道唐林肯定要出去买一些礼物,刚刚过来不方便正好出去买一些来。

    父亲点了点头说:“嗯!去吧!快去快回!”

    唐林和丁晓婉要了车钥匙,自己的车在里面挡着出不去,只有开她的车去买东西了。唐芸一看唐林要出去,也跟了出来,于是两个人开车出了村子,直接去了不远处的县城。

    到了超市买了一些营养品、鸡蛋还有几瓶酒,又买了一件五粮液打算拿回去让父亲和刘三喜今天中午喝。又去了一家饭店要了几个菜,凉菜和热菜都要了一些,打包带走了。

    当唐林和唐芸提着东西回到刘三喜家的时候,刘三喜看着唐林的样子说:“孩子!还出去买东西干什么?我会做饭的!”

    唐林怕刘三喜误会就急忙解释说:“刘叔叔!这不是看你和阿姨不太方便吗,今天主要喝酒聊天,我这不是怕点我你和我爸聊天吗!”说完还对刘三喜笑了笑。

    刘三喜笑着点了点头说:“好!既然这样咱现在就开始吃饭喝酒!”

    唐芸把营养品放到里面屋子的柜盖上,又出去把鸡蛋和酒提了进来也放到柜盖上。

    刘三喜说:“来就来还买东西,你说你这孩子!”

    唐林也不说话,倒是父亲解了围:“他们是晚辈,给你买东西是应该的!”

    大家一起把买来的菜装到盘子里,放到圆桌上。

    刘三喜从旁边的屋子里搬来了几个木凳,还有一个大木椅说:“等我把我家那口子背出来!”

    刘三喜进了屋子把卧在床上的媳妇儿背了出来,放在木椅上,并在她周围用媳妇衬垫好,防止她不稳当掉下来。

    当大家都坐下来,唐林打开了五粮液。刘三喜乐呵呵的说:“五粮液啊!这么好的酒,还真没喝过,今天咱就尝一尝!”

    父亲也笑着说:“今天可劲了喝!”

    唐林为父亲和刘三喜倒上了酒,其他人都倒上了饮料。

    刘三喜举起杯子站起来说:“感谢老排长到我家来!我敬你们!”说完还示意自己的媳妇儿也举杯。

    刘三喜的媳妇左手不能动,只能用右手举起杯子,向大家微笑的点头致意。

    第一杯就这样喝了下去,52度的五粮液,没想到父亲和刘三喜就这样干了。

    母亲马上说:“你们最好悠着点,都这么大岁数了,别喝多了!”

    刘叔叔笑着说:“老嫂子,你不知道我们在部队上怎么喝,都用茶缸子,就这点酒没事儿!”

    父亲喝完第一杯马上严肃了起来说:“三喜啊!你说说你退伍后的事情吧!”

    于是刘三喜就讲起了他退伍后的事情:

    刘三喜也是86年冬天去的云南中越边境的某县,当时父亲是他的排长。

    在87年4月底接替x军的防区,到了前线,也就是大家熟知的老山前线。

    一直到88年3月底,大家都在有计划的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准确的说,敌人一共也没有多少兵力,首长就是用这一小部分敌人来轮战练兵的。

    可是到了4月份,上面都下达了准备随时撤退归建的命令的时候。一小股敌人占领了原来我军占领的高地,98师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当时父亲和刘三喜所在的团。

    抢占山头高地的战斗打的很顺利,我方在总攻之前对高地进行了全覆盖的炮击。最后就是步兵冲上去对剩余的有生力量进行彻底的歼灭。

    可就在大家冲上去的时候一个重伤的敌人拉响了一颗手榴弹,一个姓党的连长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推开了父亲,扑到了冒着烟的手榴弹上。

    当时刘三喜也在旁边,被飞出来的弹片击中了腹部。

    当父亲扶起那位连长的时候,他已经只剩下了一口气,和父亲没说几句话就壮烈牺牲了。

    消灭了所有敌人后,父亲背着刘三喜,有两个战士抬着党连长的遗体回到了团部,把刘三喜送到野战医院,党连长的遗体由上级安排处理。

    刘三喜在野战医院没有痊愈就赶上部队归建,就随部队回了冀省的驻地医院。

    养好伤后,正好年岁也大了就直接退伍回了老家。一年后经人介绍就和旁边这个女人结婚了,又过了一年也就是90年生了一个男孩,家里都有地,一年两茬田,平常还能去附近的工厂打工,日子虽然不是太富裕但是也过得去。

    可是在06年的时候,媳妇得了一场大病——脑梗塞,去市里的医院才算是稳定了病情。当时孩子正上高中,后来出院后每天陪媳妇锻炼身体,一边吃药一边自己恢复治疗。

    可是07年厄运又一次降临,媳妇脑出血,这次更是进了特护房,还多次下了病危通知书。不过好歹后来抢救过来了,可是高昂的医药费也让本不富裕的家庭陷入了寒冬。家里欠下了许多外债,后来儿子考上了大学,但是就是没有钱拿出来供他。没有办法他无奈的放弃了上大学,提前走上了工作的岗位,好歹能给家里贴补一些。

    父亲听到这里眼圈都红了,端起酒杯敬了刘三喜一杯:“三喜,这些年受苦了!”

    二人一口干了第二杯就,唐林看到了刘三喜眼睛里的泪雾,可是他就是没让眼泪掉下来。可能是怕旁边的媳妇多心,以为自己拖累了他。

    父亲问刘三喜:“三喜啊!孩子在哪上班呢?收入怎么样?”

    刘三喜平静的说:“哎!也是当初实在是没钱,没让他上大学,现在遍地大学生,大学生都找不到工作更何况他一个高中生。在一个大酒店当保安,一个月也就是两三千块钱吧,不过他很仔细,每到了发工资都把钱拿回来让我还外债!”

    父亲问:“这么多年,你的饥荒还没还清?”

    刘三喜点头说:“是啊,要不就不会不交那几百块的管理费了,实在是难啊!”

    “还剩多少没还?”父亲问。

    刘三喜想了一下说:“也不多了,再有一年应该就差不多了!还剩5万多吧!”

    父亲对唐林说:“你刘叔叔的外债我想办法,他家的孩子也就是你一个弟弟,他的工作你去处理,就这么定了!”

    父亲都这样说了唐林也没有办法拒绝,只能点头表示同意。

    刘三喜马上拒绝:“老排长!这可不行,我们还算过得去,这几年国家没有忘记咱们,每个月都能领到一些补助,放心吧,再有一年我就能还完那些窟窿。”

    父亲马上说:“明天我就把钱给你送来,必须拿着这是命令!我可不缺这几个钱!”父亲难得装了一次大款。

    刘三喜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在那里一句话不说。还是母亲打破了僵局说:“老唐给你你就拿着,你们都是过命的兄弟,钱能比得了你们的情义吗?”

    刘三喜想了想一下子坚定了起来,站起身对父亲敬了一个军礼:“是!排长!”

    当他从新坐到椅子上的时候,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他神出粗糙的手在面颊上抹了两把,又举起酒杯说:“老排长!来我敬你!”

    两个二十多年没见面的老战友喝了今天的第三杯酒。

    唐林问刘三喜:“刘叔叔你有你家我弟弟的电话吗?给我一个我好方便联系他!”

    刘三喜马上答应:“哦……你说我家卫国啊!有~有~”

    说完拿出手机翻看了起来,一会就报了一个电话号码,并且说:“他大名刘卫国,我一会儿给他打电话告诉他!你叫唐林是吧!”

    叶天点了点头说:“是!那今天下午我就给他打电话。”

    父亲又和刘三喜喝了两杯,就不再喝了。

    大家就结束了这顿饭,母亲、丁晓婉和唐芸把桌子收拾了,大家就准备告辞了。

    唐林对父亲说:“爸!你说你明天过来送钱,不如我转给刘叔叔吧,你和他要一个卡号我给他转过去,省的明天再跑一趟。”

    父亲点了点头说:“这样也好!”

    父亲去刘三喜那里要了一个卡号,叶天按照卡号向里面转了十万块钱。

    一会儿刘三喜的手机就收到了短信,他翻开短信看了看说:“不是五万吗!怎么给转了十万!用不了这么多!”

    父亲知道是唐林多给转的就对刘三喜说:“他有钱,就当打土豪分田地了!哈哈!”

    刘三喜不好意思的说了一些客气话,大家就从刘三喜家里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