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热血传奇之都市弄潮 > 章节目录 第47章 父亲不是亲生的父亲
    父母仍然坐到了唐林的车子里,父亲今天喝了不少的酒,虽然杯子不大,但毕竟年龄大了,也算不少了。

    车子启动后,走出了很远。父亲开口了:“林子你也大了,有些事情是该告诉你的时候了!”

    看着父亲一脸悲伤但又十分严肃的样子唐林天真不知道父亲要说什么,只能说:“爸!说吧,什么事?”

    父亲好像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一样对唐林说:“你还记得刚才你刘叔叔说在战场上救我牺牲的那个党连长吗?”

    唐林点了点头说:“嗯!记得,他是好样的,是英雄,人民不会忘记他,祖国也不会忘记他。当然你和刘叔叔也是好样的,你们都是英雄。”

    父亲缓慢用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声音沉重的说:“那个党连长才是你真正的父亲,你的亲身父亲!”

    唐林马上来了一个急刹,把车子停靠到了路边,不敢相信的问:“爸!你说什么?你不会是喝多了吧!”唐林其实刚才听的一清二楚,他只是不相信这是真的。

    唐林转过头看向了母亲,打算从母亲那里得到最真实的答案。母亲看着唐林,郑重的点了点头。

    唐林闭上双眼,猛的呼吸了几口空气,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原来这个自己叫了二十多年的父亲尽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唐林马上问母亲:“妈!这是怎么回事?”

    母亲说:“林子!你冷静一点听你爸爸慢慢说,好吗?”

    唐林真的不想接受这个事实,自己的亲生父亲在战场上牺牲了。而自己尽然叫了亲生父亲救下来的那个人二十多年的爸爸。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唐林脑子暂时陷入了一种混乱的状态。

    父亲开口了:“我知道你一时接受不了,但是你有权力知道,我必须告诉你事情的真相。不管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但事实就是事实,谁也无法改变!”

    唐林冷静了一下,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看着父亲的眼睛,发现父亲眼睛没有躲闪的意思,并且清澈闪亮。唐林点了点头说:“我知道,这不怪你,都怪这可恶的战争,可恶的侵略者!”

    “对!就是怪可恶的侵略者,他们破坏了多少原本美满的家庭,让父母失去儿子,让妻子失去丈夫,让儿女失去父亲!”父亲忽然提高了嗓音,就像喊出来一样大声说。

    母亲在一旁用手擦掉了流出来的眼泪。

    父亲接着说:“你的亲生父亲,也就是党连长,他的全名叫党春生。在我们开往前线的时候你才不到三周岁,那个时候休假是很少的,你从出生都没和他见过几次面。”

    父亲继续讲述起来:“

    后来到了部队集结的地方,我们通过聊天才知道他的妻子,也就是你的妈妈就是我们县的,并且离得不远,所以我们成了最好的战友。

    当时他是我的连长,平常也特别照顾我。在前线的一年多里,我们几乎都是一起出去执行任务,每次从他那里学到很多的东西。

    可是在快要回来归建的时候,也就是刚刚你刘叔叔说的攻占那个高地。我们是步兵负责最后歼灭剩余的残敌,可是一个重伤的敌人见我们过去,就拉响了腰里的手榴弹。你的亲生父亲为了救我而牺牲的,当时他最后的话就是让我帮他照看你,把你培养成人。

    后来他的遗体被埋到了云南的某个烈士陵园,这这些年我们的日子也不是很富裕,就去过几次。当然那个时候不会告诉你,我们去哪里了。

    再后来我们归建后,由于我得到了你亲生父亲的嘱托,放弃了提干调往京城的名额,把这个宝贵的名额让给了我们连的指导员,最后他去了京城。而我最后主动退伍,带着你母亲和刚刚四岁多的你回到了我的老家。从此成了一个农民,而你母亲也在后来生下了你的妹妹。”

    唐林睁大了双眼,父亲的话就像一个电影故事,怎么这样的事会轮到自己。唐林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对父亲说:“那这样说来,我和妹妹是同母异父的兄妹?”

    父亲点头说:“准确的说是这样的!”

    唐林马上问:“那我的亲生父亲的父母怎么办?也就是我的亲生爷爷奶奶,他们在哪?”

    父亲回答说:“你知道你父亲为什么姓党吗?”

    唐林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父亲接着说:“因为他是孤儿,在国家的孤儿院长大的,所以不知道原来的姓,所以就姓党,是党养育了他,培养了他!当然最后他用生命回报了党,回报了人民,回报了祖国!”

    唐林听完父亲的解释,才知道原来自己的亲生父亲是孤儿,是在国家的孤儿院长大的。所以他姓党,自己原来可能也姓党,后来母亲嫁给了后来这个父亲所以就改成了唐。

    要说唐林现在没有情绪是不可能的,但是作为一个成年人,必须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再说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已经牺牲了,自己就是再闹情绪他也不会复活。

    而且这个后爹一直对自己视如己出,对自己百般溺爱,从自己四岁多就开始抚养自己,把自己当作亲生儿子一样对待。这是对战友的一种深深的情义,对自己当初的承诺的一种负责。他甚至放弃了自己的大好前途,从一个军官变成一个最普通的农民?这都是为了自己,为了给唐林一个完整的家,为了让唐林从小不至于缺失父爱。

    这个后爹做到了,完成了自己当初在战友弥留之际的承诺。即使百年后再某个地方再见到战友,他也可以挺起腰板说,我答应你的全都做到了。

    车子里三个人都沉默下去了,好久以后唐林终于打破了沉默:“爸妈!下次去云南带上我,我们坐飞机过去,那样还快一点,现在咱家不缺那几个钱!”

    母亲能感受到唐林的心情,既然唐林想通了,那么其他的都不是问题,母亲笑了一下说:“林子!过个阶段,你们都不忙了,咱们全家一起去吧!”

    父亲也反应过来说:“嗯!一起去!对!大家一起去,也让老党看看自己的孙女!”

    说完仰起头泪流满面,嘴里还不停的念叨:“老党!你看到了吗?你也有孙女了,你的儿子儿媳孙女都很好!你放心吧,有我在,我会替你照顾好他们的!”

    父亲的表情十分的悲伤,每一句话都似乎是用心来说的。唐林听着感到心里憋的难受,就像用锤子锤在了自己的胸口一样。

    唐林知道父亲也不容易,替别人养儿子,供他上大学,给他娶媳妇。而这个孩子还不是自己亲生的,做这些,只为了当初答应那个用生命救了自己的战友的一个承诺。

    唐林从座椅中间伸过手去,紧紧的抓着父亲的手说:“我是党春生的儿子,也是您的儿子,你看我现在叫唐林,你叫唐玉坤,你就把我看成你的亲生儿子吧!”

    父亲也反过来抓着唐林的手,用力的点点头说:“嗯!好儿子,有你这句话,我怎么做都死而无憾了!”

    母亲看着唐林和唐玉坤现在这种局面,不知道是欣慰还是感动,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唐林马上从前面的纸抽里抽出几张纸递了过去,父亲从母亲手里结果纸巾,帮母亲擦拭眼泪。还一边的安慰说:“还是我们林子最善解人意,我当初还做了思想准备,真担心你以后不会再认我这个冒牌爸爸!”

    唐林也急忙打哈哈:“爸!你说的哪里话,我是那么不通人情的人吗?再说了我是你和妈教育出来的,能坏到哪里去,你也不要小看了我。你这个爸爸,我要定了!你想甩也甩不掉的!”

    尴尬的气氛就在二人的玩笑下烟消云散,车内又重新恢复如初。

    唐林也想明白了,无论怎么说这个爸爸对自己都如亲生儿子一样。再说都这么多年了,自己对于这个爸爸自己十分熟悉了,相处的也很好,自己又怎么会翻脸不认人呢。并且父亲为这个家放弃了那么多,付出了那么多,这和亲生父亲又有什么区别。

    从现在开始唐林有两个爸爸,一个是埋在云南的爸爸,一个是身边这个爸爸。这两个爸爸都是自己的爸爸,一个给了自己生命,一个把自己抚养成人。

    母亲又开口了,明显从刚刚的紧张中走了出来,对唐林说:“这件事儿最好先不要告诉晓婉和你妹妹,她们知道也没有什么意义。至于你知道,用你爸爸的话说就是你有权利知道这个事。”

    唐林明白母亲的意思,她不愿意让家里节外生枝,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叶天说:“妈!我知道你的意思,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她们的!到时候妹妹羡慕我该怎么办,难道还要出去给她找爸爸不成!”

    母亲知道唐林在开玩笑,装作生气的样子说:“臭小子!说什么呢!啥时候开始拿你妈开涮了,找打!”说完扬起手装作要打唐林的样子。

    父亲马上说:“好了别闹了,晓婉他们走了一会了,一会儿看到我们没有跟上去,该着急了。我们还是快追上去吧,一会儿她们别再返回来找我们!”

    唐林一想父亲说的还真对,马上启动了车子,拉着父母快速的驶入马路追丁晓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