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美人枭 > 章节目录 第235章 查抄大将军府
    不管是怎样的局面,最终还是需要收拾的,尽管只是将活人给带走了,哦,还有一个苏征的头颅,他的下属考虑还是比较周到的,毕竟吧,如果没留下头,被怀疑是诈死脱身呢,又是一桩麻烦事情。

    当然,苏征的这颗头,之前其实还有个作用,“目睹”了灰狼的进食过程而已。

    人走了,残局尚存,血腥味在鼻端飘荡,这地方,接下里大概会荒废下来,就是不知道会荒废多久,等到下一任主人进来,希望遗留下的东西会不会让其太难受。

    王府虽然够大,但是在这个时候,这哭喊声也是不绝于耳,听着当真是好不凄惨,但是吧,多是女人的声音,还又尖又锐,一点都没有女人该有的大气浑厚,好吧,这里的女人大气浑厚了,大概要被嫌弃了,识薇将脸埋进胳膊里,不想面对这残酷的现实。

    识薇装了三秒的鸵鸟,又淡定了,反正吧,从最开始到现在,也早就该习惯了,偶尔“伤感”个三五下也就完了,不然还能一直颓废下去怎么的?

    王府里的声音渐渐弱了,直至悄无声息,想必这次抓捕没出什么意外,人员能吻合,效率也会足够的高。

    识薇最后看了一眼,她这会儿有点承认自己是什么大气运者了,瞧瞧,想要对自己下手的人,自己什么都还没做呢,最后都这般的下场,惨,真的是太惨了。

    识薇耸耸肩,从树上跳下来,然后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誉亲王府。

    关于誉亲王府等人的后续,识薇没兴趣去知道了,反正,对于谋朝篡位这种事情,再怎么废物的皇帝都不能容忍,更何况这次苏征还惹到了世家的人,更是没有让誉亲王府翻身的可能,再说识薇关注的也就苏征一个人而已,都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其他被连累的倒霉蛋,也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皇权之下的残酷就是如此,一人犯错全家连坐,谈不上无辜不无辜,毕竟如果她所料不错,现在那个便宜爹干的也是祸及全族的事儿,不过识薇势必药弄出另一种结局。

    誉亲王府的事情了结之后,整个皇城中,又呈现出一片风平浪静的景象,识薇总觉得,众人好像都陷入了一种等待的状态,至于等待什么,识薇心里也差不多有数。

    直到某一天,识薇发现,大将军府外多了那么些人,不去注意,通常是不会发现的,毕竟,大将军府的人看上去也没受到什么限制,只是这晚上吧,这在皇城内使巡视的人,对大将军府,几乎呈现一种包围的状态,使得识薇多少有那么些不便,不过,这对识薇来说,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她不能就山,山就她嘛。

    识薇百分百的笃定,秦桓温那边已经出事了,这距离他离开皇城还不到三个月时间。

    就是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不知道是哪一方的人先动的手,只是对大将军府都只是一种暗围,而不是直接羁押,那么占据优势的应该不是秦大将军,不然,可能就用这全家老小做威胁了,当然,也不可能是已经被彻底拿下了,不然也该羁押整个秦家才是。

    之所以还没动秦家,或许是存在的问题比较大,各方面的,这时候动秦家,或许会动摇民心,一旦情况稳住了,哪怕仅仅只是勉强,秦家人也可以下大牢了。

    识薇不确定大将军府其他人是不是发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毕竟她对这府邸的人员构成还真不算了解,就算是姓秦的,她未必全见了,见了也可能回头就忘了,没准存在着比较细心的人,不过这跟她的关系真不大,她会做些什么,但不是现在。

    要认真算起来,识薇其实是被盯梢最严重的,忌惮她的人,认真算起来,还真不少。

    所以说,识薇现在就做点什么,只会让那些人提前动手,忌惮她的人更加忌惮,那么只会弄巧成拙,让她首先陷入困境,所以要动手也要等到秦家都齐活了。

    而相应的,识薇在皇城中关系比较好的几个人,好像都很闲,频繁的出现在大将军府,包括关系相较谢韫还差一大截的赵雪颖,这走得多了,自然就越发的熟识了,这丫头倒是一如既往的爱憎分明一根筋,没心没肺乐天派,京城里就算是翻了天,似乎都影响不到她。

    来得勤,跟谢韫遇到的次数也就多了,也就渐渐的熟悉了。

    识薇没想要刻意拉近她们之间的关系,本着一种顺其自然的态度,毕竟,这人跟人之间,也讲究一个缘分,有些人,即便是时常得见,也跟那陌路人似的,有的人哪怕是第一次相见,或许就会产生相见恨晚的感觉。

    谢洵在正式接触家中事务之后,倒是少见了,不过,这段时间也见过那么两三回。

    总之呢,看上去就是闲,很闲。

    如此,识薇过得很惬意,水榭边,常备酒水茶点,校场都少去了,一边闲话瞎聊,一边赏景小酌,兴致来了,干脆一个纵身直接跳进水里,游上一圈,第一回这么干的时候,还将人给下着了,尤其是识薇溺在水里半晌不出来。

    这会儿谢韫、赵雪颖以及宝妍郡主坐在小舟上在湖里采摘莲蓬,隔得老远都能听见他们的嬉笑声,越看越觉得美好,识薇那眉眼都始终含笑。

    崔宣和坐在她对面,眼中是掩不住的担忧,“秦姑娘,你……”

    “嗯?”识薇回头看他。

    崔宣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仅仅是不管什么事,他大概都帮不上忙,其次,秦姑娘大概也不需要他做什么,只是不知道她有何安排,然而,就算是知道了,这心里也是七上八的,从不小觑她,然而面对的对手太强大,她看上去并不具有抗衡的实力。

    识薇嘴角扬起,“崔美人这是知道了什么,还是感觉到了什么?”

    “不算是知道,倒也不算是全凭感觉,我在家里,虽然凡事不过问,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长辈们对我反而不怎么避讳,偶尔能听到其他人千方百计想要打听也打听不到的事情,有些事情没有听个全,但多少也能猜得到。”崔宣和说着,也侧头看向湖中小舟。“谢宗主夫人对谢姑娘的约束倒是越发的小了。”

    “姑娘家,有这样的时间不多,合该抓紧时间松快松快不是吗?”

    ——分明是有人在用手段绊住你的手脚,或者是另类的监视。

    “崔美人不也挺闲的,其实我也很闲,所以,你们时常过来正好给我解解闷不是。”

    所以说,她没打算做什么,如此,那些人想要做什么,都无所谓。

    “她们不知道,崔美人也当不知道好了,今朝有酒今朝醉,毕竟日后有没有这样的悠闲就很难说了。”识薇笑着对崔宣和举了举酒杯。

    崔宣和端起了手边的茶杯。

    半个月后,禁军围住大将军府,比起上回对誉亲王府动手的阵仗还大几倍。

    破门而入,见人就抓,稍有反抗,就地斩杀,顿时,整个府邸乱成一团。

    作为主子,不管是秦大将军的父母,还是兄弟,都在盛怒恐惧中搬出秦大将军的威名,可惜,非但没得到预想中的效果,反而换来禁军统领的冷笑。

    “秦桓温不带兵御敌,反而意图起兵谋反,如今已被缉拿,在押解回皇城的路上。”

    晴天霹雳,所有人都吓蒙了,秦老夫人经受不住,直接晕厥过去。

    余下的人呆傻了一般,不断的说着不可能,好容易回神之后,又大喊冤枉。

    只不过换来的,也只是这些人无情的刀鞘。

    进入大将军府的禁军,四分之一缉拿普通人,四分之一的目标是大将军府的护卫,而剩下的一半,全都是冲着识薇去的,可见对识薇的“重视”程度。

    识薇在大将军府的活动范围有限,这些人似乎也都很清楚,然而,不管是校场,还是水榭,都扑了一个空,别说是人了,连她的几件兵器统统没找到,这意味着什么,是显而易见的。说实话,整个大将军府的人加起来,也比不上秦桓温的嫡女这一个,人跑了,回去后要如何交差?

    “收,掘地三尺也要将人给找出来!”

    事实上,别说是掘地三尺,即便是掘地三丈也不可能见到识薇的人影。

    如此结果,使得某些人的脸色黑成锅底。

    他们早就对大将军府进行了监控,截止昨日,更是在周围布下了天罗地网,再三的确认过,秦识薇就在大将军府中,为了防止意外,外面的人换了几拨,务必睁大了眼睛,确定没见到秦识薇离开,否则哪能在动手之前都相安无事。

    这人难不成还有飞天遁地之能?

    飞天是不可能的,她身边虽然养了一只雄鹰,但那只鹰还不足以带着一个人飞翔,那就只可能是遁地了。

    “再仔细查找,看看是否有地道,再不然,就将这大将军府给我彻底推平了。”

    与此同时,为防万一,还在大将军府外搜寻,甚至以最快的速度封锁了城门,凡是出城的人,不管是什么人,什么身份,马车箱笼都要接受检查。

    这样的效率,还真的是前所未有的,不过,如果识薇真的要出城,那么,在这时间里,她必然已经出去了,还能等这些人抓她不成?

    大将军府内,继续搜查,所有的财物都聚拢起来贴上封条,房屋被捣毁得七零八落,那边在审问识薇的下落,显然,不可能有人知道,不管是与她有血缘关系的人,还是贴身伺候的人,又或者是那些护卫。

    其他人倒还好,甚至不少人都庆幸他们大小姐脱身了,这是这同是姓秦的,原本跟识薇的关系就不睦,记恨识薇不管他们独自跑了,因为心中的恐惧,各种咒骂。

    先不说这些咒骂识薇不知道,就算是知道,识薇大概也不会皱一下眉头,至于之后可能会死上一些人,这也没什么奇怪的,谋朝串位,本来就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在刑讯过程中熬不住死了,那也是很正常的,就算是为了审问识薇的下落而死于刑讯,识薇……识薇也不会在意,大概是因为见多了死亡,所以,她的本职是为守护,也不会因为那么一些人因她而死而动容,毕竟这一回跟上次崔宣和被抓不一样,现在动手,秦家人她救不了。

    救不了,那就没什么好说的,识薇不会纠结。

    识薇这会儿在哪儿,不用说,肯定是观星殿。

    所以说,有国师大人这个强有力的后盾在,识薇还真的是省了很多的事情,如果没有裴真言,她照样能脱身,但是,势必没那么简单,说不定还会很狼狈。

    识薇腻在裴真言怀里,她现在是一无所有,倒是不介意将自己送上去作为感谢的礼物,耐不住国师大人实在正人君子,不仅仅是因为识薇现在年纪尚小,更因为,他要跟识薇名正言顺的做夫妻,所以呢,有些事情会留到成婚之后。

    识薇能怎么样呢,识薇也很绝望啊,以现在的情况看,成婚什么的,似乎有点遥遥无期。

    “谢韫他们,应该被禁足了吧?”

    “必然的。”裴真言握着识薇的手,用这样的方式,让她稍微安分一点。

    “别人就算了,倒是谢韫那丫头,别钻牛角尖才是。”

    有些事情,赵雪颖跟宝妍郡主,就算是事后,大概也想不到,谢韫却不一样,她足够聪明,之前是因为什么消息都没得到,才没有多想,事到如今,必然会明白过来。

    “你自己才是个小丫头,说别人。”

    而谢韫这会儿是真的要疯了,她今日本来没准备去大将军府的,可是早上起来,却莫名其妙的被禁足了,她娘甚至直接下令,将她的屋子给锁了,起初谢韫还算冷静,没有做出过激的行为,只平静的询问为什么。

    谢宗主夫人没有回答,只道“我儿之前一段时间玩也玩了,闹也闹了,日后便收收心,那秦姑娘,你就当从未认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