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美人枭 > 章节目录 第015章:看上了自然要护着
    ——总不会是专门来看她秦识薇的。

    “呵…”识薇轻笑一声,不知道是肯定这个答案,还是否定这个答案。

    谢韫被她笑得莫名其妙,而且总有那么一点不太好的预感,连续看了她好几眼。

    “小美人这是作甚,喜欢上姐姐我了?”识薇的笑,染上了几分风流。

    “是啊是啊,可喜欢了。”谢韫煞有其事的点头,“不过啊,姐姐你能不能收一收,你祸害我就算了呗,就不用去招惹其他姑娘了吧。”

    谢韫这话,是真心实意的,反正,她是觉得,新认识的这位秦姐姐,如果随便撩人,或许真的真的会有姑娘喜欢上她,那时候,可就麻烦了。

    “放心,姐姐我不招惹其姑娘,姐姐我招惹国师。”一边说着,还一边轻轻的吹口气。

    谢韫无语凝噎,愣是好一会儿没答上话来,不过转瞬又想,甭管这话是真的还是玩笑,反正国师大人少有出现,一年到头能见到两回就不错了,再说,秦姐姐还不是世家人,这一两回估计都还要缩水,再说,国师现身,身边随时都有人,还轮不到这位好姐姐靠上去,释然了,“那姐姐你可得多努力,毕竟,这件事的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识薇不置可否。

    倒是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的几个世家子,那表情,真的跟那调色盘似的,分外的精彩,不过,之前惹恼了谢韫,他们这会儿也不敢轻易的对识薇开口。

    国师走了,其他人倒是逐渐的散去,当然,也有一部分人留了下来,殷勤的目标换成了那位国子监祭酒大人,这其中,有一部分是国子监的学生,当然,不是的更多,如果能在祭酒大人这里挂个名,甚至能得他青睐,对自己七月的评品或许将起到非同小可的作用,品级的高低,将关系到日后的前程。

    所以一个个都打起精神,显得谦逊有礼,想要挤靠在祭酒大人身边,却又不敢有明显的动作,那场面……

    “一群乌合之众,也是祭酒大人好耐心好脾气,换成是我,谁耐烦搭理他们。”谢韫讽刺的说道。

    祭酒大人也是世家出身,不过,只是二流世家,能坐上国子监祭酒这个至关重要的位置,也足见他的能耐。然而,几大门阀以及一流世家的人,不会用这样的方式为未来铺路,因为他们,即便是庶出,也不怎么担心自己的前程,所谓树大好乘凉,即便是草包,有着家族的庇护,高官厚禄不说,成为那地方的小官员还是绰绰有余的。

    不过,谢韫看不上的是这件事的本身,妄图投机取巧。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生存方式,不同的立场,不同的看法,小丫头,即便不认同,也别说出来,你出身尊贵,生来就是人上人,不知道下面那些人的艰辛,这些人也不过是想为自己某一条更好的出路而已,有些事情,也并非他们愿意去做的,一件事,也并不代表一个人的品行。”识薇淡淡的说道。

    “不是,秦姐姐,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谢韫一时间有点慌,她怎么就忘了秦姐姐的出身了,大概还比不上这些乌合之众呢,谢韫想打自己嘴巴,说话怎么就不过脑子呢。

    识薇伸手拍拍谢韫的头,那态度真的像对待一个小姑娘,“瞧着挺聪明的一个姑娘,怎么听话挑不对重点呢。你把我的话听进去就够了,不要做那么多联想。”

    谢韫松了一口气,没生气就好,再在脑子里将识薇的话认真过一遍,“我明白姐姐的意思了。”

    “好姑娘,真乖。”识薇又拍拍她的头,不管谢韫是真明白还是只是这么顺嘴一说,这丫头的品行还是看得过去的,这个世界的女子,就跟大周的男子一样,主战场在后宅,那么有些事情,倒也不必强求那么多。

    谢韫莫名有一种被拍了狗头的错觉,这一刻真的很怀疑,秦姐姐到底将她当什么了。

    “好了,小美人,赶紧带路,既然来了,肯定要转转的,别在这里当柱子了。”

    谢韫笑起来,伸手挽住识薇的胳膊,“这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次数多了大概也没什么意思,不过不常来的话,还是挺有意思的。——既然已经到地方了,你们也就不用跟着了。”谢韫转头看向某几个完全不称职的“护卫”,突然又看了看祭酒大人那边,突然想到了什么,貌似这几个“护卫”大概也是属于那些“乌合之众”之列。呵……

    不让他们继续跟着,这时候自然也就没有理由再跟着。

    没有去“打扰”祭酒大人那一圈的小文会,识薇他们从旁边绕了过去。

    说起来,从抵达到现在,他们一直都处在边缘地带,所以,至今发现他们的人都比较的少,然而,以谢韫的身份,引人瞩目是理所应当的,当然,以识薇特殊的打扮,这种情况,只会提前不会延后。

    果不其然,从另一侧下去的时候,已经有人频频看向她们,不过却没人上前。

    “小美人的人缘好像不太好啊。”识薇调侃道。

    谢韫自然也明白她的意思,“这种人缘,要来作甚,整天被人不怀好意的围着,我嫌烦。”因为她的身份才千方百计的跟她结交,往她面前凑,是她最为反感的,所以在圈子里自然就传出了她不好相处,难以讨好的言论,有人不死心,前仆后继的,却也一再的“验证”了这话的真实性而已,做得越多错的越多,避免交好不成反交恶,上前的人自然少了。

    “你不喜欢,有些人应该很享受才是。”

    “可不是,有些人那是恨不得所有人都围着自己转才好呢。”谢韫微讽的说道。

    眼前的视线已然变得开阔,处在半山腰上,识薇瞧着一对护卫随着一辆超规格的马车远去,裴真言,他之所言即为真言,这样是不是意味着他不会说谎呢?

    说起来,这名嘛,是自幼就有的,却不是为何取了这么一个名,以至于暗合了他现今的身份,只是因缘巧合呢,还是冥冥中只有定数。“国师这名,是按照裴氏的字辈取的?”

    识薇的思维跳转有点快,谢韫反应慢了半拍,话说,秦姐姐她不会来真的吧?“不是,国师这一辈,裴家人是单字,男子皆是从日字而出,国师是最特殊的一个。”

    “因为他是养子?”

    “这倒不是,裴世叔很疼他的养子的,他跟他兄长裴宗主的关系又好,国师以前在裴家的地位跟待遇,甚至还超过裴宗主的儿子,听说曾经裴家人暗地里联合排挤欺负国师,被裴世叔知道了,裴世叔差点将整个裴家都给掀了,所有参与的人,被狠狠的惩罚一顿才算完。至于这名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只是,好姐姐啊……”谢韫也瞧着那快要走出视线的马车,略带犹疑。

    “没被欺负就好。”

    “若是被欺负了,秦姐姐你又待如何?”谢韫幽幽的说道。

    识薇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如何?自然是欺负回来,毕竟是我看上的人嘛,自然要护着。”

    谢韫的表情又有点裂,因为始终辨不出这好姐姐的话是真是假,谢韫觉得心累。“你高兴就好。”颇有一种无力颓丧的感觉。

    识薇直接笑出声,引来更多人的注目。

    而那远处的马车上,裴真言端正的跪坐在矮几后面,他已然用了多种方法进行推测,然而,几乎都是模糊不明。“异星…”他不知道是因为对方这一重身份,所以算不出来,还是对方日后会与自己牵扯甚深所以才不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