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乾龙战天 > 《乾龙战天》正文 第一二六章 赚大发了
    面上不显,李营主很快的打定了主意——这顿饭哪怕摆满了一桌子的山珍海味,他也不能松口。外防线也是重中之重。所以,此风不可开。北煤区的散沙不能要。主公要补偿他,就得从新营区或者听风堂抽调。

    他觉得自己很明智。相信袁爷知道了,也肯定会和他做出同样的决定。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偷瞄了一眼自家主公,心中暗道主公真的是越来越奸滑了。担心袁爷会反对,就先给袁爷下了调令,等袁爷带着弟子们离开了,这才下补人的命令。两道命令一前一后,虽然中间只相差了不到一个时辰,却完美的避开了袁爷。等袁爷完成任务,带着弟子们回来,北煤区的弟子也已经回去了。到了那时,袁爷不论反对与否,都没有多大的意义了。

    这么想着,他内心更加坚定——袁爷不在,他更要看好外防线的一亩三分地。

    然而,很快的,他发现自己这回完全没有猜对。

    首先,沈云确实是请他吃饭。并且还很郑重的将饭桌子摆在了码头管事处院子里的东厢房。但是,没有他想象中的山珍海味,就是平常的饭菜。

    盐水煮山芋+白米饭。

    胡总管没有做陪的意思。因为临窗的四方小木桌子上总共摆了两海碗盐水煮山芋和两小碗白米饭。

    热气腾腾的,确实是新上桌的。

    李营主又看向沈云。眼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就这饭菜,还要巴巴的带着我来这里吃?哪里不能吃?

    沈云轻笑着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请上座。”

    上什么座哟!桌边总共就摆了两张四方木凳子。面对面摆着。请恕他眼拙,无法从中辨别哪个是“上座”,哪个是“下座”。

    不过,心里的好奇立时去掉了一大半。因为这样的做派才很“主公风”。主公请他们这些营主的客,向来都是如此。讲真的,主公真要是哪一天山珍海味的摆满桌请他们,他们估计会被吓得连饭碗都端不住。

    所以,还是熟悉的作派,熟悉的味道,好哇!

    李营主完全放松下来,道了句“主公请”,随沈云一道走过去,在后者对面的四方木凳子上坐下来。

    等他们两个坐好了,胡总管抱拳行了一礼,说道“请慢用。”转身离开了房间。

    李营主便先端起了海碗。不是他喜欢吃这盐水煮山芋,而是一天三顿的吃,他有些吃伤了。幸亏近来供应白米饭了。所以,先吃完盐水煮山芋,再吃白米饭,压一压,他会感到好受得多。胃里的山芋不至于翻滚着往上涌。

    对面,沈云却跟他说道“其实,这顿饭吃的不是这个。”

    桌子上也没见还有第三样吃食啊!李营主一头雾水的望着他。

    “就着这个下饭,你的胃口肯定会好得多。”沈云说着打开了木格子窗户。

    李营主望过去。

    码头管事处的这个小院子是建在码头出口处,依坡而建。从码头那边来看,它总共有两层。但从码头外面来看,却只有一层。

    所以,从他们所在的房间往外看,正好看到码头的一角。

    那里本是人员登船或下船的集结地。这会儿,人头攒动,有数百人正在迅速集结。

    其中,大多数人都是半人半兽。完全是人形的,不至两成。

    李营主立时心中雪亮——这些人就是自家主公要补给他的。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主公就没有给他讨价还价的余地。

    如此一来,不看还好,这一看,他的心情完全崩坏了。山芋还没有下肚里,他已经感觉到胃里在翻滚。

    这时,耳畔响起了自家主公温和的声音“莫急。你先耐着性子看一会儿。如果觉得这个不下饭,我们再商量。”

    有了这句话,他的胃马上安服了。

    李营主索性入下大海碗,把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些妖族弟子上。

    他们也是要吃饭。

    刚刚急匆匆离去的胡总管又出现了。他带上了管事处的所有人手,肩挑手提的,给这些妖族弟子送饭。

    “他们吃得不少啊。”李营主数了一下。盐水煮山芋是用大水缸盛着的,有五十二缸;大木桶里盛的是白米饭,是二十八担。四百多号妖族弟子,再加上七十多名人族弟子,他们一顿的消耗当得起外防线一天三顿了。

    养不起,真的养不起!

    他连连摇头。

    沈云没有睬他,端起海碗来,夹了一筷子山芋,送进嘴里,望着窗外,有滋有味的吃了起来。好象外面的情景真的是下饭菜一般。

    见状,李营主把戏分收了收,安静的看他的“下饭菜”。

    看着看着,他的眼睛越来越亮,没过多久,脸上的不屑消失得干干净净。

    等到沈云才吃了一小半,他也端起了海碗,大口大口的扒拉起来。

    不同的是,他没有再看窗外,而是飞快的扒饭——不用再看了。主公的意图,他完全明白了。同时,他是从内心里认识到自己又错了。北煤区这回抽调来的这五百弟子全是妖族弟子。那七十多名没有妖族特征的,也是妖族弟子。数月不见,他们俨然是脱胎换骨一般,不再是一盘散沙,个个都是有纪律有组织的战士。再加上妖族普遍强过人族修士的战力……主公没有诓他,两百换五百,确实是他赚了。赚大发了。这回,他又担心死抠死抠的主公会反悔,所以,一心想着赶紧吃完这顿饭,把人带回去,落袋为安。

    沈云笑道“你慢点吃。吃快了,胃里更难受。”

    原来,主公也知道我吃伤了……李营主只觉得眼睛里有些发热。喉咙里更是有些发堵。这使得他不得不先放下大海碗。

    沈云很自然的把自己的那一小碗白米饭推到他面前“你吃这个。”又道,“我和你不一样,我就爱吃山芋。我们俩换一换。你的山芋匀一点给我。”

    “主公,我……”李营主一张嘴,眼泪不争气的往外涌。他连忙别过脸去。

    沈云在很认真的从他碗里扒山芋,又没看到,只在嘴里说道“老李,这回又得辛苦你了。这些妖族弟子虽说都是北煤区精心挑选出来的,也是他们战力最强得弟子,但是,他们没有担任过外防线这么重要的任务,欠缺经验。峰哥又不在,我就只能指望着你帮我好生调教他们了。”

    “主公,先前是我不对。”李营主擦了一把脸,“你批评得对。他们进步很快,是我不该用老眼光看他们。我保证完成任务。还有,以后的简报,不会再跳过北煤区的内容。”

    沈云笑了,招呼道“吃饭,吃饭!吃完饭,你把他们一路带走。”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