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巫女桔梗酱的现代除魔生活 > 章节目录 第567章,造化弄人(96拳皇篇)
    俩个钟头左右的车程,下午夕阳西下的时候,顺利抵达神奈川县镰仓市。

    这是个小城市,镰仓幕府时期曾是政治的中心,如今则以寺庙与神社吸引游人的瞩目,城市小则宁静,还带着些迟暮。

    去了事先预约的酒店住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开始一天的行程,到了北镰仓,市外郊区的小镇。

    直达圆觉寺。

    建于13世纪末,以来自中国南宋的禅师无学祖元为开山祖师,圆觉寺为镰仓五大名刹之一,也是镰仓最重要的旅游景点,为典型中国佛寺院形式,也是日本现存最古老的中国建筑。

    实际上没什么好玩跟好看的,这般的寺庙,中国多的是。

    虽是旅游景点,但人气有点低,桔梗一行来的时候,九六年的这个夏天,根本就没有游人。

    甚至挂上了今天闭寺的牌子,阻止一般人的误闯。

    无人阻拦,过山门进得寺内,就见小僧清扫寺院。

    锁定气息,无视了观光景点,国宝舍利殿,是神奈川县唯一的国宝级建筑,其二是梵钟,一座高2.6米的大钟。

    虽然作为旅游景点,但很多地点都是不对外开放的。

    一路走至幽静的后山,穿过打开的结界,见到了此行的正主。

    魔门。

    日本曾经是有佛的,例如此地祖师,无学祖元,隔壁建长寺的祖师,兰溪道隆,都是至中国东渡如玄奘一般宣扬佛法的世间行走佛。

    如今却是没有了。

    明治之后,脱亚入欧,工业化的铁蹄下,扬神道抑佛,致使佛教在日本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但佛在世间的势力,依然庞大。

    很显浅一点,日本的葬仪由佛教把持,乃至墓地,都是佛教徒世袭继承,即土地占有权归属佛教徒。

    死后成佛,在日本深入人心,则是这一点的表现。

    一场葬礼的花费平均以200万円记,五十万即四分之一的费用是佛教徒的念经费。

    流程俩天,通夜与告别仪式,俩场念经,近五万来块。

    在中国请道士做法事的话,城里应该不常见,葬礼一般不做法事,贵的话,一万来块起步,便宜点的一俩千,更便宜点的,在农村,几百块左右的都有,更良心的是,头七守夜,一连七天,一宿一宿不睡的念,师父念累了,弟子念。(简直噩梦,农村守夜。)

    更与中国不同的是,墓地在寺院之中。

    即便能在城市,甚至市中心看到墓地,那也人佛教徒祖上传下的私产。

    就以童守町来说,日暮神社隔壁的童守寺院,就是干这个的,富到流油也不足以形容。

    不请和尚念经,你家死人要埋哪。

    便宜许多的葬仪社或许是个好选择。

    “早上好,桔梗大人。”

    草芦下的女子与四周的环境格格不入,烫染的金发,耳环,淡蓝的短牛仔裙衣,精致的脸蛋上涂抹着妖艳不失清脆的淡妆,头发剪成了短发,齐颈侧中分露出了光洁无皱纹的额头。

    内衬的T恤上,很是醒目的在规模不小的胸口印有四个龙飞凤舞的汉字。

    唯我独尊。

    “不知远道而来,有何指教。”

    名为水仙的魔门少帝,打量着桔梗,似笑非笑的打趣道。

    “该不会是反悔了吧,如果是合作,我很欢迎。”

    桔梗一直都觉得这女孩很有个性,她也是这样表现的。

    桔梗说道:“正是来谈合作的。”

    “哦,是怎么样的合作呢。”水仙的身后站着众多的人员,其中以十人最为瞩目,有男有女,部分现代打扮,部分道士之类着装,当是俩道六派各自佼佼者,其中,就有桔梗见过的天莲宗主事胖子之一。

    还有一名看起来像是夜店王牌牛郎的年轻油腻奶油花美男,桔梗估摸着大概就是花间派的吧。

    其他的倒是不易分辨。

    这大概就是魔门在镰仓本部的主要人员了,昨天来时,桔梗就特意留给了魔门足够的反应时间,这番阵仗,在意料之中。

    “这就是魔门的待客之道?”桔梗问道。

    “失礼了。”咧嘴一笑,露出白洁的贝齿,水仙拍手,身后部下退走数人,说道:“这边请。”

    桔梗一行随之来到隐于林中的清净禅房。

    布局简单,四面开阔,可见房外翠绿景色,山花五彩烂漫一片。

    屋里有一比丘正闭目诵经,穿着淡蓝的朴素僧袍,看起来很是年轻,却是一头银白长发散落披肩,手里的数珠不停,嘴唇微动。

    见到此女,桔梗面露古怪之色。

    “五百年未见,别来无恙?林仙子。”

    进屋的一行人动作顿停。

    黄泉脸上也是一片古怪。

    比丘睁开双眼,一圈又一圈的金轮重瞳挤在一起,只留一丝丝赤红的血圈,看着桔梗,叹道:“世事难料,造化弄人,桔梗施主,别来无恙。”

    “老祖...”水仙似没有意料到这番情况,看向林妙心,求问道:“可是旧识?”

    水仙的疑问没有得到回答,也不需要亲口回答。

    “江湖盛传你以死去。”桔梗说道。

    “确实死过。”林妙心秒答。

    “妙心,妙善,妙可?”桔梗问是谁。

    “妙心。”林妙心回。

    一众人听着不甚明了,只有黄泉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她们呢...”桔梗问道。

    “就在此处。”妙心回答。

    “回国之事由你主导?”

    “正是。”

    说着说着就变成中文了。

    神乐姐妹听的懂,山茶也跟着桔梗学过了,这下,除了五小只,就黄泉听不懂了。

    “为何?”

    “复仇。”

    满是仇恨的字眼,却是异常平淡的说了出来。

    在场魔门众人,首次听闻此言,除了水仙,俱是一阵哗然。

    桔梗看着林妙心,漫长的沉默。

    “向谁复仇,昔日之人皆以作古,何苦遗恨后人...”说着,桔梗却是突然惊觉,林妙心的身边少了个小尾巴,后续的话没有说出来。

    然而林妙心,先是失笑,突然的身形一阵恍惚。

    瞬间惊觉不对,气机锁定下,桔梗出手。

    结界一层层的急速展开。

    一前一后。

    但林妙心身处结界之中指尖已然轻点在铃的眉心上。

    依然是那一手诡异的彼世剑招,人即在这里,也不在这里。

    “这是何意?”桔梗问道。

    “只是想让你理解一下我的感受,桔梗施主,你动杀心了。”

    桔梗放手。

    同一时间,林妙心放手。

    “回头是岸,何不成佛。”桔梗轻声叹道。

    “我以成魔。”回望着桔梗,仙子笑容依旧,如落凡尘谪仙。

    造化弄人。

    桔梗看着林妙心,笑道:“那么,谈谈合作的事情吧。”

    “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