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巫女桔梗酱的现代除魔生活 > 章节目录 第606章,一码归一码
    很长时间没有来神社了,感觉有了很大变化。

    那只讨人厌的白毛狗子不在,那就很舒心了,吃完布丁后,看了一阵铃乖巧的做作业,遇到铃不懂的就教,直到被问的有点烦以后,出来走动透透气。

    伴音陪在身边,一边走一边说道:“夜斗大人,看来不像你说的那样呢,你就是个吃白食的吧。”

    “怎么可能,五百年来本大爷出生入死的时候,这些小家伙还不认识本大爷。”夜斗反驳道:“我可是这间神社里唯一的神灵大人。”

    没毛病。

    “是吗...”狐疑的问道后,伴音就没了话语可跟夜斗说了。

    一阵空气冷场。

    夜斗也没在意,注意起神社的变化起来。

    扩建了呢...

    今晚看来不用睡塞钱箱了。

    不过,老实说他真想看看塞钱箱里有多少硬币。

    生意看起来很好的样子。

    总之,超羡慕...

    什么时候,他才有属于自己的神社啊。

    “听说来了客人,看来就是你了。”这时,拒人远之的冰冷女声响起,椿上下打量了一阵夜斗,露出险恶的笑容说道:“我就说怎么这么香呢,原来如此...”

    香吗?

    伴音狐疑的抬手,闻了下自己身上的味道。

    没味道呀。

    “小妖怪退散。”夜斗打量了一眼,说道:“看在桔梗的份上,这次就放过你了。”

    有了伴音以后,底气就充足起来了,要放以前,二话不说,夜斗转头就走。

    “嘛,要看命吗,夜斗大人。”椿说道:“我可是首屈一指的占卜师哟。”

    “神的命也看吗,大言不惭。”夜斗说道:“我不信命。”

    “神的命运,可是最好推测的,真奇怪呢,不信命的话,为何要过着与命运相违背的生活,祸津神哟,这不是就在反抗命运吗。”

    伴音似懂非懂的看着俩人。

    夜斗不置可否的说道:“讨厌的家伙。”

    抬脚离开了此处。

    “奇怪,你俩有缘无分,为何又是紧紧相连的命运?”而椿则是嘀咕了一句,不过,达成赶走夜斗以免进入自己住区的目的后,椿满意点着头,返回。

    “差点让晦气的家伙误闯破坏了风水布局。”

    “夜斗大人,祸津神是什么。”伴音疑问。

    “能够满足人类所有愿望的神。”以夜斗的耳目,装作没听见椿的嘀咕,无所谓说道,只是没说,无论这个愿望有多丑陋。

    伴音没有深想,依然似懂非懂,不过,此刻觉得,夜斗这家伙,好像不是表面看上去那样不争气的神。

    “痛痛痛!”夜斗捂着胸口,转身,对伴音凶道:“你刚才在想什么失礼的事情!”

    “并没有,想到什么我就直说了。”伴音俯视着夜斗,不屑道:“你已经不能让我更失望了。”

    更痛了!

    取伴音这种名字的自己,真的是认真的吗?

    难道不该叫做堵心吗?

    无力的挥手,有气无力的打发道:“伴音,你自己去玩吧,不用陪着我了。”

    “谁会想要陪着你啊。”斜眼藐视了夜斗,伴音说道:“那就告辞了,夜斗大人。”话落,步伐雀跃的施施然离开。

    “下次神器我要找个男孩!”见伴音走后,夜斗气愤道:“这样的话,实在太欠揍就可以随便打了。”

    累觉不爱的夜斗在神社里闲逛,夕阳西下,背影尤其的落寂。

    在花丛里见到了精心制作的小神社,里面,小小一个青儿,正在摆弄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玩偶,若无跟小弟也在被摆弄的行列,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装死态度,从窗口看到整只眼睛贴在窗户上的夜斗,吓的尖叫了一声,嗖一声飞窜着消失在小神社的里间。

    连这种可爱的小家伙都不喜欢我...

    夜斗很受伤的看着依然在装死的若无跟小弟。

    明明看见了,还装作没看见。

    唉...

    老头子一样唏嘘着的时候,又撞见了戴着狐狸面具的巫女。

    对方连看一眼都欠奉,目不斜视的从身边高傲的快步经过。

    被无视了...

    “喂!”忍不住的夜斗出声。

    巫女停下脚步,疑惑的转回头。

    “你能看见我的吧。”

    “当然,一个大活神。”巫女高傲的干脆回答。

    到底你是神还是我是神?这么高傲的吗?

    “很奇怪吗?”巫女疑问后,说道:“没事不要打扰我,很烦的。”

    说着,万龟快步离开。

    世间竟有如此女子!见到神难道还不够奇怪吗。

    夜斗咂舌,果然,怪胎的朋友都是些怪胎。

    这时,万龟接通了电话,对面问道:“姐姐,怎么这么久还不给我打电话?”

    “没事,刚遇见一个八嘎。”

    “八嘎?”

    “是神啦,神,看起来一脸丧,还问我看没看见他。”

    “那个八嘎就不管了,你居然会忘记与我通话的时间,姐,我发现你最近活的越来越从心了,真的没问题吗?我这边可是一大堆的问题,烦都要烦死了!”

    “从小乖巧到大,我还没放肆的活过。”刚开心购物回来,心情很好的万龟说道:“放心,就这一段时间,以后不会让你继承家业的。”

    “那就好。”闻言,对面的千鹤悬起的心落了下来。

    夜斗看着万龟走远的身影...

    满头都是问号...

    忍不住的伸手想要挽留,但没有理由,呢喃着出声自语道:“喂,一脸丧是什么意思啊...”

    万龟渐行渐远...

    夜斗很受伤,转身就要泪奔,看见呆坐在屋檐阴凉处,一副猫生以别无所求的阿喵,一眼就看穿其被割去蛋蛋的痛苦。

    不由说道:“太残酷了...”

    走了过去,坐在了阿喵的身边,一副人生何其寂寞空虚冷的表情,呆呆的注视着神社里的花花草草。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毛的狗子抱着白毛的小狗子来到夜斗身前,身后还跟着黑发的美艳女性,冰着一张脸,不善的问道:“你这家伙,干什么的。”

    夜斗回神,瞥了一眼,跟之前见过的白毛狗子长的很是相似,吊儿郎当说道:“你又是谁,干什么的。”

    杀生丸眯眼,放下铃丸,手按在了刀柄上,冷声道:“三个数后,后果自负。”

    不甘示弱的起身,一肚子火的夜斗如今一点也不怂,说道:“挑战神?勇气可嘉,但是后果自负。”

    “杂鱼神...”冷声说着时,杀生丸半抽出了刀。

    上次进神社就差点跟另一只看门的狗子打起来。

    这次又是这样...

    夜斗眯起双眼...

    “杂种犬...”

    这句话可惹恼了一家人,神乐冷笑着张开了手里的折扇,小铃丸凶恶的龇牙。

    形式一触即发...

    晃悠悠跟着回来的大笨熊见状,连滚带爬的疯跑了过来,大声喊道:“误会!都是误会!自己人!自己人!”

    杀生丸瞥眼看向大笨熊,冷哼了一声,插刀入鞘。

    “今次放你一马。”

    “另一只白毛是你兄弟吧,口气都一样的臭。”夜斗冷笑。

    阿喵依然呆坐着,视若无睹。

    “我记住你的味道了,杂鱼。”杀生丸冷笑。

    “说起兄弟表情更狰狞了,真是伟大的兄弟情呢。”夜斗冷笑,精准踩雷。

    “找死!”闻言,杀生丸当即就怒了,闪电抽刀。

    我砍!

    夜斗冷笑。

    我躲!

    一个栖身一个后撤~

    大战开始!

    “伴音!快来啊!我要被打死啦!”扯着嗓子就开始吼。

    “老公!我来助你!”神乐从来就不讲规矩,手一杨,风刃蓄势待发。

    为什么还会打起来!

    大笨熊目瞪口呆。

    转头,看向身后拾阶而上的桔梗,委屈道:“我已经尽力了,桔梗大人。”

    在场俱是耳目灵敏之辈,闻言,动作顿停。

    桔梗扫了一眼夜斗跟杀生丸。

    夜斗依然是吊儿郎当玩世不恭的老样子。

    杀生丸果然跟犬夜叉是一个种,看男人的眼光也一样。

    也没说什么,带着山茶,径直路过离开。

    夜斗对着杀生丸尴尬一笑,转身小跑着跟上桔梗的脚步。

    杀生丸冷着脸,帅气的收刀。

    铃丸拍手开心道:“爹爹好帅!”

    神乐无力的捂脸叹气。

    杀生丸被吃死了。

    丈母娘面前,哪敢放肆,特别是,这丈母娘尤其的凶。

    可恨,自己娘家也...

    想到这里,神乐偷眼看向山茶。

    山茶对着神乐微笑摇头。

    心领神会的神乐点头明白。

    这时,桔梗回头,对着准备开溜的大笨熊说道:“你过来。”

    哭丧着脸,大笨熊垂头丧气的跟上脚步。

    “更新呢?”

    “那个...”

    “哦,明天去街上发传单吧。”

    “是,桔梗大人。”

    “半路开溜的话,我会扒了你的这身皮,明白吗。”

    “明白!明白!”

    这时,手里提着一袋甜筒,嘴里还舔着一个的黄泉,从空中降落地面,看着现场的奇怪氛围,问道:“我错过什么了吗?”

    桔梗看向黄泉手里的冰淇淋。

    “这是给弟弟妹妹带的礼物。”黄泉秒答,毕竟,最近零花钱也富裕了,桔梗收走了大部分,但还是给她留了不少。

    “巡逻完就去写作业。”

    “哦~”黄泉小鸡嘬米般答应下来,转身就跑,边跑边喊:“小夜,我回来了!”

    桔梗看着黄泉活泼的身影,又看了眼站在房顶远处,手里提着刀,已经转身跳跃起伏间离开的小夜,对夜斗说道:“算你命大,小夜看了你脖子很久了。”

    “我注意到了。”夜斗说道:“你手下的四剑客,除了那只犬夜叉,都好强。”说着,回头看了一眼冷面杀生丸,作为逗比,前面瘫,对这种冷面杀手角色,极为的反感,说道:“二刀流我也是有着自信的...”

    反感到,就像看到当初的自己一般。

    “加上你是五只...”桔梗微笑,似看穿夜斗想法,桔梗说道:“杀生丸是很温柔的人,你不要挑衅他。”

    “我才不是你部下,除非你供奉我。”夜斗不置可否。

    除非包吃包住是吧。

    桔梗微笑,走在前面,说道:“一来我这里就闹的鸡飞狗跳,你到底是有多令人讨厌。”

    “别人连讨厌都不会讨厌我呢,挺好的。”夜斗说道:“喜欢也好讨厌也好,都敌不过岁月流逝。”

    自己只是一柄刀子,无论杀了谁,都不会被人所憎恨。

    憎恨自己的,只有自己而已。

    “是吗,小福送了你一部手机,一直都放在我这里。”

    “拜托你给处理掉,小福的东西我不敢要。”

    “真的?”

    犹豫片刻,夜斗说道:“死就死吧,把小福的手机给我。”

    “穷神的诅咒何尝不是一种庇护,大家都讨厌你的时候,才能看出谁真的喜欢你,不是吗。”桔梗说道。

    “你说的没错。”夜斗回道。

    “所以,拿了手机以后离我一米远以上。”

    “你刚刚不是这么说的!”

    “一码归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