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李逵的逆袭之路 > 《李逵的逆袭之路》正文 第779章 没钱了!
    说起蔡氏兄弟,有宋一朝,俩兄弟都是奸臣,根本都没跑。

    表面上看,蔡卞要比蔡京有风骨,做事也有底线,可是他却有一个要命的缺点——他是来报仇的,带着王安石的遗怨,来对保守派进行清算。王安石当年闲赋之后,保守派为了打击王安石,甚至说王安石扒灰,这等无众生有的中伤,已经毫无底线可言。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蔡卞身为王安是的女婿,肯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仇家。

    为此,他丝毫不在乎给章惇挖坑。

    同时,蔡卞也是如今朝堂上从一品文官之中,唯一一个对宰相之位没有任何窥视的副相。哪怕曾布等人,都背地里小动作不断,目的就是想要坐上大宋王朝的宰相。

    可是蔡卞竟然任何做宰相的心思都没有。

    不仅没有,除了对旧党的清算问题上,他不近人情之外,其他方面对章惇尽心尽责。

    动不了苏轼,动不了苏辙,对于蔡卞来说已经够憋屈了,好不容易将刘安世给整下去了,正是穷追猛打的时候,怎么可能因为自己兄长的一句话,就放过一群杂鱼?

    没错,在蔡卞眼里,秦观、黄庭坚、晁补之等人就是杂鱼,目的就是为了恶心苏轼。

    苏轼他动不了,难不成还动不了黄庭坚等人?

    再说了,他也不是无的放矢,黄庭坚拿着朝廷的俸禄奉命编写《神宗实录》的时候很不恭敬,说神宗皇帝治理黄河用龙爪挠河床是瞎胡闹,就凭借这句话,黄庭坚就该倒霉。

    神宗不神宗的蔡卞不在乎,他在乎的是,黄庭坚落他手里了。

    不过在外话不能这么说,黄庭坚活该落他手里,岂不是说明蔡卞小肚鸡肠?他乜斜了一眼自家兄长,不满道“兄长,我就不信你不知道,秦观几个虽说是贬谪,可是一路上游山玩水,好不惬意,那是被贬谪该有的样吗?”

    “那该什么样,带着枷锁去上任吗?这不是贬谪,而是流放了!”

    蔡京辩驳道,随着李逵的功绩越来越大,他这头老狗,有种精神鹰犬的感觉。

    蔡卞不动声色“这事没商量。还有你这兵统局,瞅瞅都召的什么人,地痞无赖都能入兵统局的门,别把好好的一个衙门,整成贼窝子。”

    “不是我的兵统局,而是局座的,咱这兵统局是大宋的希望,这话和你说不通。”说起事业,蔡京与有荣焉,好像干了件非常了不得的事。毕竟全天下,又能发财,又能做官的选择真心不多。

    别看蔡京宦海沉浮,可是他根本就不在乎官声。他倒霉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当初跟着蔡确的时候,就不怎么顺,后来起起伏伏的也习惯了。

    遇到李逵之前,他一直给人一种做事果断,心狠手辣的狠角色,可充其量就是个打手。

    可遇到了李逵,他终于发现毕生追求的事业有了知音。

    当年蔡确,大好的局面,说丢就丢了。

    而李逵不会这样,随着蔡京追随李逵时间越长,他就越是发现李逵的优点。能力超群,但绝不做没把握的事。

    这要比蔡确强多了。

    当初蔡确但凡有一半李逵的心性,也不会落个败走的结局。

    甚至,如今死了,还背负个奸佞的名声。

    御球场。

    郝随跟在皇帝赵煦身后,跟着皇帝带球,振臂高呼“陛下龙威虎猛,所向披靡!”

    赵煦的运动天赋不高,他踢球,并不是为了爱好,而是……为了补肾。对于男人,尤其是总感觉虚的男人来说,能补肾的办法,一个都不能放过。

    赵煦一直都很羡慕端王赵佶,这位别的本事没有,但是肾好,儿女一个接一个的生,仿佛给他个女人,没几天,这位就能在女人的肚子里装上个儿子,把赵煦羡慕的眼珠子都是红的。

    而赵佶身体好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喜欢运动。

    所以,赵煦的蹴鞠技术很烂,根本就不能和他的兄弟端王赵佶相提并论,但并不妨碍赵煦将踢球上升到了一个仅次于政务的高度。

    他玩不了人球合一的技术,只能玩改良版的带球,而陪着他玩的不少都是宫中的宦官。

    不过,他最近多了个新的小伙伴,是个蹴鞠高手,还是太学生,曾经还做过李逵入幕之宾的李邦彦。这家伙结合赵煦的技术特点,不停的给赵煦制造接球的机会,让皇帝能够在运动中寻找到快乐。

    “陛下!”

    “那么都退下去吧!”

    林希的到来,让赵煦终于停止了一天的锻炼。

    行走在球场上,赵煦走在前面,林希跟在身后。

    赵煦将擦汗的方巾丢给了身边的小黄门之后,这才开口问“朝臣对北线有议论吗?”

    “官家不用担心,非议的不过是书生意气而已,真正深知朝廷困境的官员,不会非议朝政。”林希四平八稳的回答道“只是朝臣却议论起国库空虚,户部已经快那不出钱来了。”

    “暂时用内库顶一阵,郝随——”

    “奴才在!”

    赵煦道“你去和蔡卞沟通,务必要支撑到西线战事结束。钱,钱是个大问题。”

    身为皇帝,赵煦除了听从章惇的建议,经常发动战争之外,生活中还挺节省。可惜,大宋这两年接连发动战争,导致府库的积累快消耗一空。现在是冬季,可以说一年最后的税收都全部收齐,次年最大一笔税要等到夏天,整整半年时间将是没钱的日子,这才是大宋朝堂上最大的困境。

    北线退兵,对于赵煦来说,只能是一个原因,没钱了。

    甭管李逵有多少人马,大宋的军队已经攻破了燕州,对于大宋来说,无论如何也不能忽略一个问题,收复燕云十六州。

    任何半途而废的举动,都是祸国殃民的投降。

    可是,朝廷不得不放弃这到了嘴边的肉,也是有苦衷的。

    一方面,大宋拿不出有战斗力的军队增援北线。这就等于是北线的军队死一个少一个,而辽国真要是反扑的话,将不是几万人马的进攻,而是几十万人马的大阵仗,朝廷无兵可派,打下去,只能是越来越难。

    另一方面,西线的宋夏之战快要有眉目了,章惇身为宰相,不得不做出决断。双线之中,必须要死保一线获胜。大宋当下无力承担双线作战的军费。

    而且,西线的统帅是章楶,章惇的兄长。他即便是再看重李逵,真要他把兄长章楶给坑了,恐怕老家都要回不去。

    权衡利弊之后,赵煦也只能听从章惇的建议,死保西军反攻西夏,而暂时放弃北线的胜利果实。

    如果换一个皇帝,面对这等大好局面,肯定会心中百般不舍。

    可是赵煦不会。

    他年轻,有的是机会。

    尤其是亲政这些年,他的信心一点点的滋长了起来。

    大宋对外征战的信心,从司马光时代,跌入谷底。或者说是宣仁太后时期,大宋失去了捍卫国门的勇气。

    当然,这也不能怪宣仁太后,她是个女人,一个对战争毫无概念的女人,只想守着丈夫和儿子的江山,交到孙子手上。可是让宣仁太后高氏措手不及的是她遇到了个好战的女人,西夏的梁太后。上演了一幕,大宋版的女人为难女人的苦情戏。

    自从赵煦亲政之后,原本西北被动挨打的局面,在章楶的两次大胜之下,有了气色。尤其是绍圣初年的那次大胜,更是扭转了宋夏双方的局面。

    紧接着,西夏内乱。

    大宋接着收复河湟之地。

    一系列的胜利,让赵煦的自信膨胀了起来。同时,大宋的军队确实也有了不一样的起色。

    尤其是李逵崭露头角之后,提出火器军的概念,这次投入战场,顿时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唯独让赵煦诟病的是,火器军队太花钱了。

    禁卫军一个士兵训练三个月的费用,一套步人甲,一柄精钢打造的武器,连带着一把檀弓的钱都不见了。

    这还仅仅是训练,武器装备还不在其内。

    这样的军队,都事堂和尚书省研究过后,给出了答案,大宋的国力只能养五万。

    如果以野战为目标的标准组建的话,只能是两个军镇。

    原先赵煦也心疼,可是李逵的建议他也要听,毕竟李逵靠谱。自从他认识李逵之后,李逵从来没有坑过他。

    真要是将禁军的武器都发展成为火器,赵煦也拿不出这么多钱。

    可在北线战场,前线两万对阵七万大军,大破辽国皇帝统帅的皮室军,顿时让赵煦感受到了火器军是将来大宋发展的方向的明悟。

    要是大宋有十万火器军,还用担心辽国的百万铁骑吗?

    旦夕之间,非飞烟灭。

    将来大宋恢复汉唐盛世,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不过这一切都需要李逵回到京城之后,赵煦再慢慢对李逵解释。

    十多天之后。

    这日保康门附近的学士巷,离家快小半年的李逵偷偷摸摸的趁着夜色翻墙入了自家院子。

    阮小五跟着自己主子,不明所以的也跟着翻墙而入。

    他琢磨不明白,为什么李逵好好的门不走,却要翻墙?

    “哇——”

    大半夜,宅子里闯入个看着不像是好人的贼子,最先警觉不是家中的老狗,也不是看家护院的侍卫,而是李逵的女儿。

    大半夜的把自己女儿给吓哭了的李逵,面对妻子哀怨的目光,讪笑着“我是想给你个惊喜,没想到搞砸了。”

    后宅的灯一盏盏的亮了起来,刘清芫伤感地还以为李逵不信任她,可是李逵却在家中厅堂里来回踱步,突然道“不行,我得找人问问。”

    “你给我回来!”刘清芫都快气哭了,指着李逵的鼻子怒骂道“你是不是不信任我?”

    李逵愕然,摇头道“没有的事。”

    “娘子,你也不想想,你就是想养野汉子,也得有人敢豁出命去……”

    “你说什么?”

    “不是,我是说后宅有你,我就放心了。”李逵终于说到了点子上,不过他心急的样子不似作伪,转而道“为夫这次来,是隐秘行踪,没人知道。按理说,陛下不该召我和禁卫军回京。时机不合适,可是陛下不仅下诏了,连都事堂都下了令。这里面肯定有我不知道的事。不行,我得去找蔡京。”

    “大半夜的去打搅人好吗?”刘清芫迟疑道。

    李逵却摇头不已“这事想不明白,恐怕北线十万将士都要倒霉,不能耽搁。”

    在开封府,想要祸乱李逵后宅,还真没有人有机会。李逵曾经的小跟班李庆是街头最大的势力头子,眼线无数。

    再说李逵是搞什么的啊!

    兵统局大统领,他要是连后宅都摆不平,还混个什么劲啊!

    他来偷偷来京城是有原因的。

    李逵想要撤兵,一方面是试探朝堂的态度,朝堂是否会向北线战争资源倾斜?

    试探的结果是没有。

    说不上失望。

    毕竟,如今大宋两线开战,无力承担也是情有可原的事。

    可是让他回京,却打乱了他的计划。

    为此,李逵将刘法,呼延灼的五千兵留给了仁多保忠。

    他并没有将这支步兵留给安惇,这是因为安惇根本就不会用兵。留给他也是让他给祸祸了。

    而留给仁多保忠的好处很多,至少仁多保忠不会命令刘法去做不可能胜利的战斗。

    其后,他将李云的骑兵,和一个营三千火枪兵留给了高俅。北线兵力不足,他尽量少带走一些兵马,避免辽国反攻之后,陷入全线被动的局面。炮兵也被他留在了代州。

    除此之外,他带了禁卫军不到五千人马回京。

    这支军队带着从辽国缴获而来的战马,一路疾行,如今大概已经到了大名府地界。

    而李逵提前离开大军,轻装快马南下,就是为了探听京城的消息。

    汴河,蔡家桥,蔡京府邸。

    蔡京都靠着暖炉,就着煤油灯明亮的灯光翻看着账本。看到账本上一个个代表钱的数字,仿佛听到金叶子稀里哗啦落在一起的美妙天音。只有这个时候,蔡京才会感到偌大的满足,门突然被推开,刺骨的寒风顺着门进入屋子,让他顿时紧缩了一下皮裘,抬头不满道“何事?”

    “爹,李大人来了。”

    蔡京想不起来京城有那个李大人,次子蔡鯈解释道“是李逵李大人。”

    “快快有请,开中门。”

    “不必了。”还没等蔡京站起来,李逵的声音就从屋外传来。

    进入蔡京书房之后,蔡京让李逵坐在了主客之位,而他却站着。

    听李逵的询问之后,蔡京悠悠道“大人有所不知,朝廷没钱了。”

    李逵想过很多次朝廷让他退兵的可能,比如说皇帝病了,太子死了……可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原因,让他有点不屑“就这?”

    。

    <scrpt>();</scr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