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重启游戏时代 > 章节目录 第197章 重量级书法作品!
    杜明宪有点震惊。

    老金怎么是这个表情?就跟色狼看见36e大长腿的妹子一样啊?

    金曦忍不住插嘴问道:“这几句书法,是找哪位大师写的?这风格,有点像孔大师的手笔?不,也不对,孔大师是征伐有余、但婉约不足。难道是陆大师?也不对。你到底是请了哪位大师,小工作室能有这种手笔,可是殊为不易啊。”

    钟鸣咳嗽了两声:“这个,是钟大师写的。”

    金曦陷入了茫然:“钟大师?哪位钟大师,我怎么没听说过?”

    钟鸣皮了一下,笑道:“就是我,我自己写的。”

    “开什么玩笑!”金曦更加震惊,“这几句诗,银钩铁画、力透纸背,而且结构明朗,情绪饱满,如果不是浸法数十年的大师,怎么可能写得出来!你才多大?”

    钟鸣想了想:“呃,22岁。”

    金曦气得一敲桌子:“我能看出来你也就才二十出头,你能写出这种字,我把这个矿泉水瓶子当场吃了!”

    杜明宪赶忙拦着:“老金你这是干什么,你就不能允许有天才出现吗?你看很多学美术的,如果从十来岁就开始练,练到二十出头那画技肯定也是非常精湛的,我觉得书法也是一样,没必要老是揪着年龄说事。”

    旁边一个评委也说道:“是啊老金,莫扎特四岁就开始作曲,六岁就开始巡回演出,你得承认这个世界上确实有天才存在。”

    老金更气了:“不是,莫扎特那能比吗?那是几千年才出一个的奇才啊?而且,你真有这样的书法水平,早就该崭露头角了,不可能在书法圈还是默默无闻之辈!要是让大师来写了,你就实话实说,我还挺欣赏这位大师的。但是你非要往自己身上揽,那这就很没意思了!”

    钟鸣有些无奈:“真是我写的。”

    他也蛋疼,看起来这些评委们都被老金给带跑偏了!

    说好的关注游戏和游戏玩法呢,结果老金这一问,评审们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书法上面去了!

    乌志成感觉这话题有点跑偏,赶忙尝试着往回收一收,他看到钟鸣写的设计概念稿最后还有个小彩蛋,问道:“你说这游戏最后留了个通关前的彩蛋,是什么?”

    话题被带走了,老金也没有抢话,不过看钟鸣的眼神显然是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欣赏和期待。

    显然,他不信这字是钟鸣写出来的,因为在他看来这字写得比他自己写得都好了,但钟鸣这么年轻,而且在书法圈子里竟然籍籍无名?这合理吗?

    不过,既然其他评委都不想纠结这个事情,老金也就不问了。

    乌志成问起了最后的彩蛋,钟鸣如实回答道:“最后,书生面对游戏中最后的boss魇兽,在将魇兽的血量消灭掉90的时候,魇兽会吸收所有噩梦与负面情绪、疯狂膨胀,变成一个几乎不可能战胜的强大怪物。而此时,书生要用出他最强的招式,也是他最强的书法作品:《祭侄文稿》!”

    “以这样一篇作品为引,书生心中的悲愤、沉痛与怨怒全部化为力量,变成讨伐魇兽的利刃,终于将魇兽彻底消灭,魇兽所聚集的负面情绪完全消散,人们从噩梦中苏醒,世界又恢复了安宁。”

    乌志成听完了钟鸣的回答,有点后悔。

    尼玛,怎么埋了个彩蛋,还是跟书法有关!

    乌志成本来是想把话题从书法这引开,省得老金脾气起来了之后一直挑毛病,结果引来引去,又回来了!

    老金也有点意外:“哦,《祭侄文稿》,倒是也可以,但感情是不是不太贴切。”

    钟鸣回答道:“如果仅仅从内容上来看,《正气歌》之类的作品显然更加合适。不过,既然游戏中书法是重要内容,自然是要选择在书法上造诣更高的作品。”

    老金点点头:“倒是也有道理。那《祭侄文稿》,你是准备用毛大师那一版,还是用周先生那一版啊?版权,能买得起吗?”

    老金顿了顿,又说道:“如果买不起的话,我可以去登门拜访,帮你说说情,少掏一点钱,也算是为宣传书法做贡献了。”

    钟鸣笑了笑:“谢谢好意,不过我不打算用他们的作品,我打算自己写。”

    老金当时脸就黑了。

    你又来!

    之前老金就一直忍着没发作,但之前那都只是简单的诗句而已,可能一共也就才十几个字,写起来要容易得多。

    因为书法可不仅仅是字形,结构和情感也同样重要!

    写的字越多,整篇的结构就越难把握,情感自然也就越丰富!

    更何况,之前写的那些诗句,现在的许多书法家虽然也写过,但写的不多,就像“春风不度玉门关”、“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之类的诗句,其实写的并不多。

    但《祭侄文稿》那是什么?被称为古今第二行书!

    历史上所说的三大行书,分别是《兰亭集序》、《祭侄文稿》和《黄州寒食帖》,至于《兰亭集序》和《黄州寒食帖》,拿到游戏里显然都不合适,因为蕴含的感情跟游戏主旨完全不符。

    游戏中,书生对抗魇兽是怀着一种悲壮、激昂的情绪,只有《祭侄文稿》的情绪比较符合,《兰亭集序》和《黄州寒食帖》,前者豁达,后者苍凉,都不太合适。

    说了这么多,重点在于,《祭侄文稿》是公认的天下第二行书,现代的书法家们都在写,可以说,凡是这个世界上比较出名的书法家,就没有没写过《祭侄文稿》的!

    前面那些诗词,糊弄糊弄也就算了,《祭侄文稿》这种重量级的书法作品,还要自己写??

    金曦有点生气,感觉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是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你要写《祭侄文稿》,未免有些太自不量力了!《祭侄文稿》宽郎舒展,外紧内松,疏密得体,相得益彰,米芾的《海岳名言》夸赞‘硬弩欲张,铁柱将立,昂然有不可犯之色’,你一个年轻人,根本没有感受过这种愤懑绝望的情绪,又如何能写出来这种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