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重启游戏时代 > 章节目录 第221章 书法比赛
    对联贴好,相关的事项也都安排好,开开心心地放假。

    自己当老板就是有这点好,想什么时候放假就什么时候放假,想放多久就放多久,任性!

    周森之前还装模作样的说要工作,结果跑得比谁都快。

    大辉哥着急回家带孩子,也提前走了。

    最后剩下钟鸣跟姜婉娜,把后续工作都处理了一下,也都准备走了。

    虽说算是个两周的小长假,哦,中长假,但也不用特意去断电之类的,没那么多安全隐患。把该关的电脑都关上,直接走人就行。

    两个人离开公司,去等空中巴士。

    姜婉娜打趣道:“钟鸣,公司赚了那么多钱,你也不考虑买个飞车上下班?老是等公交,多麻烦啊。这样你买了飞车,我也可以蹭一下。”

    钟鸣一乐:“买车不难,难的是考驾照啊……再说了,你的奖金不也够买飞车了吗,也没见你买啊。”

    姜婉娜笑了笑:“我也愁驾照……”

    这个世界的驾照跟前世不太一样,因为开的是飞车,要在天上飞的,这要是出了事故,那可就是大事故,驾照考试肯定是特别严格。

    当然,要说难度,肯定不可能像直升机、飞机那么高,因为飞车都有智能系统,驾驶者也不需要一直去做那些复杂的操作。

    但是,考飞车驾照的时候有一项是应急情况处理,也就是当智能系统失灵或者无法应付紧急状况时,需要完全使用人工驾驶模式。这时候就要考验驾驶者的驾驶技术了。考驾照主要也是这难搞。

    钟鸣倒是想去买个车,前提是得能把驾照给考下来。

    所以,还是先在驾驶模拟器上练练手,再琢磨买真车的事情吧……

    空中巴士上,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现在想想,这半年过得真快,一眨眼就过去了。”姜婉娜感慨道,“半年前你还在光翼互娱当个苦逼的实习生呢,一眨眼,当我老板了,游戏都做了三款。”

    钟鸣笑了笑:“那我总得有点进步啊,总不能半年了还干实习生吧。再说了,我当老板有什么不好吗,直接给大家放两周的假,是不是很够意思。”

    “那是。”姜婉娜点点头,“哎,对了,这两周假期,你怎么打算的?”

    “暂时没什么打算。”钟鸣说道。

    他是真没什么好想法,本身也没什么亲戚,朋友目前也不算多,更何况他放假了,别人还上班呢。

    姜婉娜说道:“那要不,帮我个忙?”

    “什么忙?”

    “我有个小表妹,今年上五年级了。大后天在光华市有个世界青少年书法大赛,她报了少年组。你要是有时间的话,不妨帮她辅导辅导?毕竟你书法那么好。”姜婉娜说道。

    钟鸣愣了一下:“等会儿,啥时候?”

    姜婉娜:“你要没事的话,明天咱俩就一块去光华市呗。”

    “不是,我是说,书法大赛是啥时候?”

    “大后天啊。”

    钟鸣有些哭笑不得:“大后天就要比赛了,就这么两天时间你还指望着我怎么教啊,临阵磨枪也不是这么磨的啊。书法这东西需要长时间的练习,一天两天不可能有什么提升的。”

    姜婉娜一摆手:“没事,你就看看她现在的问题,然后随便指点两句就行了。之前还得上班,哪有时间辅导她,再说了,要真是从头到尾让你辅导,那也太麻烦你了。”

    “行吧,那我到时候稍微提点他两句,但愿能起点作用吧。”

    “那,我抓紧时间订票,明天咱们一块去机场,飞光华市。我跟我姑姑说了让她早点带我表妹过去,带着笔墨纸砚到那边安顿下来熟悉熟悉环境,顺便也在光华市玩两天。”姜婉娜打开手环开始看机票。

    这个世界的机票就跟前世的高铁票差不多,现在又不是出行的高峰期,所以也不难买。

    钟鸣一乐,姜婉娜这小表妹搞得还挺正式的,看起来家里应该也挺重视,参加个书法比赛,提前两天就到这边等着,还要熟悉环境,感觉很多人高考都没这么紧张。

    ……

    第二天。

    光华市。

    一下飞机钟鸣就有些感慨,就这俩月的时间,往这个城市都飞了三趟了。

    当然,这也正常,因为明安市、光华市在这个世界的地位,基本上就跟前世的帝都、魔都差不多。大城市一共就那么几个,文化产业发展得好、又有知名高校的大城市,更是少之又少。

    就拿光华市来说,也正是因为这是华夏文化圈里的一个文化核心城市,又有光华艺术学院这样的顶尖高校,所以才能搞这么多的文化活动。

    前面刚搞了个ggac全球游戏艺术概念大赛,后边就搞世界青少年书法大赛,存在感爆表。

    离开机场,两个人打车去酒店。

    按姜婉娜的说法,她这个小表妹还挺喜欢书法的,家里也非常支持,提前两天过来就是为了适应一下环境,怕时间太仓促,一路舟车劳顿影响状态。

    到了酒店,姜婉娜跟钟鸣两个人也办了入住,各自开了一个房间。

    把行李放下之后,姜婉娜就带着钟鸣到她小表妹的房间。

    “应该就是这了。”

    姜婉娜确认了一下房号,轻轻敲门。

    “哎,来了。”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大概是姜婉娜的姑姑,满脸堆笑:“哎,娜娜你来了,这位就是你们老板哪?哎呦可是真年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对象呢。”

    姜婉娜有些不好意思:“姑你别瞎说,回头害我扣工资了我跟你没完。”

    “哎哎哎,不瞎说不瞎说,赶紧进来吧。”

    钟鸣跟姜婉娜两个人进到房间里,就看到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正在酒店的桌子上认认真真地写毛笔字。

    笔墨纸砚,一应俱全,搞得挺正式。

    钟鸣远远地一望,真别说,姜婉娜这个小表妹,功底还不错。

    写的就是普通的楷体字,但规矩整齐、笔画平直,写得还挺漂亮。

    姜婉娜等小表妹这一句话写完了,才介绍道:“依依,我给你请了个书法大师过来,你有什么不懂的赶紧问,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啊。”

    依依一抬头,看了看钟鸣:“就他啊?这么年轻,哪像什么大师啊?”

    姜阿姨一听脸就黑了:“你个熊孩子怎么说话呢!”

    姜婉娜也很无语,对钟鸣说道:“我这个妹妹就这个毛病,口无遮拦,在家里连她爸都敢挖苦,你别介意啊。”

    钟鸣默默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这尼玛,好像有点高估了自己对熊孩子的抗性啊。

    这名字起的挺好,叫依依,可跟性格完全不搭边啊!

    依依被两个长辈训了一顿,非常不情愿地说道:“那行,那大师你给我讲讲吧。”

    钟鸣看了看她写的这幅字。

    “你有没有觉得,平时写单个的字很好看,写一段话,就变难看了?”

    依依愣了一下:“对。”

    钟鸣指着她写的字:“你的字的笔法和结构基本上过关了,所以单字能写好,没什么问题。但如果写一首诗,或者一篇文章不好看,就是没有解决章法的问题,结构不行。”

    “其实结构就是字与字之间的关系,这种搭配包括远近、高低、大小、长短、疏密、收放等等,你在写字帖的时候,就得努力去观察、理解和把握这种搭配关系……”

    依依听得很认真,频频点头。

    姜阿姨在一边跟姜婉娜小声嘀咕:“可以啊,这小钟有一套,我看依依听她老师讲课都没真么认真呢。”

    姜婉娜说道:“其实啊,依依也不是瞧不起人,她只是特别傲,对那些有真才实学的人特别尊敬的。”

    讲了半小时,钟鸣感觉有点累了。

    也不是干讲,期间钟鸣也在纸上随便写了写,让依依更容易理解。

    “行,先这样吧,这两天你就多照着字帖练练结构。”

    依依还没听够:“别,哥哥你再给我多讲讲呗,没听够呢。”

    “嘿,现在态度好了,知道叫哥了?”钟鸣有些没好气地说道,“我先歇会,你练练,我在这干讲,你没机会练习也不好理解。你把我给你挑的那几篇字写写,一会儿我再给你挑错。”

    钟鸣从座位上站起来,姜婉娜递过来个苹果。

    “辛苦了。”

    钟鸣把苹果接过来:“嗨,不辛苦。依依这天赋还是不错的。不过话说回来……怎么会想起来学书法啊?”

    钟鸣确实比较纳闷,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华夏传统书法已经是相当小众的艺术形式了,一般的家庭喜欢送孩子学画画、学音乐,其他可选的艺术形式还有很多,学书法的已经不多了。

    姜婉娜说道:“依依小时候太皮了,所以想让她学书法磨磨性子。”

    钟鸣看着那边写字的依依:“……看起来磨得不是很成功啊。”

    姜婉娜笑了笑:“已经很成功了,你是没见过她之前的样子。”

    钟鸣:“……”

    姜阿姨过来说道:“娜娜,我先出门了啊,正好过来一趟,跟几个老同学吃顿饭,依依就劳烦你帮忙照顾了,我晚上回来。”

    姜婉娜点头:“好,姑姑您去吧。”

    把姜阿姨送走,俩人也没啥事干,就在房间里小声闲聊。

    “感觉依依自己对这次书法比赛,也挺重视啊。”钟鸣说道。

    姜婉娜点头:“对,可重视了。毕竟这是个全世界的比赛,好像还有挺多西方人参加呢。少年组的一等奖有个大奖杯,而且据说,这次主办方还有个神秘展品,说是到比赛当天才会揭晓。”

    “神秘展品?”

    姜婉娜:“对,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可能只是个噱头吧。不过像这种级别的书法比赛也确实不多,能拿到这种奖也算是一种莫大的肯定了。”

    依依还在那认真写着,她包里带了厚厚的一沓宣纸,写完一张又写一张,房间里都弥漫着一股墨香。

    ……

    比赛当天。

    上午七点多,钟鸣坐在空中的士上,疯狂打哈欠。

    没办法,平时真没起这么早的习惯……

    依依一边刷手环看字帖,一边鄙视道:“钟鸣你看你虚的,大早上怎么一个劲打哈欠,你要是在我们课堂上早就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了。”

    钟鸣黑着脸:“你这孩子,稍微熟一点就没大没小的怎么,不叫哥也就算了,怎么还鄙视起我来了……我就算是去你们课堂,那也是当你老师行吗?”

    依依说道:“你当老师上课打哈欠也得被同学们笑话啊。”

    钟鸣很无语:“我跟你说,你现在笑话我,等到时候你拿不到名次,看我怎么笑话你。”

    依依自信的不行:“要是三等奖我都拿不到,那随便你怎么笑话我!”

    姜婉娜不由得微笑,看得出来依依还挺喜欢钟鸣的,否则她可不会说这么多话。

    比赛的地点,是在光华市美术馆,依依自己背着包、拿着证件入场,钟鸣跟姜婉娜两个人则是在旁边的观众席围观。

    这次比赛不对外公开售票,但是安排了网络直播。不过就这种比赛,即使直播了恐怕也不会有太多人看。

    所以,现场没太多人,但毕竟这里面有少年组,考虑到陪同的家属,还是在现场安排了观众席。

    场地中央就是一张张木桌,上面笔墨纸砚、镇纸等各种必备物品都有,一个个参赛者很快入场,按照自己的号码去到相应的位置。

    到现场的必然都是经过了初选的,不过即使如此人也不少,少年组跟青年组加起来,得有二百多人。

    钟鸣刚坐下没多久,就听到有人喊他。

    “钟鸣?”

    扭头一看,这不是老金吗?

    老金看到钟鸣非常高兴:“又逮到你小子了,什么时候给我写《兰亭集序》!”

    钟鸣很无语:“您怎么见面就这句啊,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您这是……自家孙子来比赛了?”

    “什么跟什么。”老金一脸无语,“我是评委!”

    “哦哦,您还挺忙,上回就是评委,这回又是。”钟鸣说道。

    老金气得一乐:“你小子话里有话啊,我一个书法协会的会员,书法大赛过来当个评委不是很正常的吗?游戏大赛那次我当评委那才是赶巧了呢。对了,我们协会的会长老钱也来了,介绍你俩认识认识?”

    “先别麻烦了,比赛都快开始了。”钟鸣说道。

    老金一想也是,点了点头:“那行,等散场了别走,一块吃个饭,听见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