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重启游戏时代 > 章节目录 第224章 天下第一草书(5100月票加更)
    “怀素家长沙,幼而事佛,经禅之暇……”

    钟鸣写得极快,甚至老金都还没反应过来,钟鸣就已经写了两行字!

    这些字基本上都是一笔写就,每一行都只有五六个字,等写到第四行的时候,墨迹已经明显变淡,但钟鸣却仿佛意犹未尽,一直写到第六行,“遂担笈杖锡”的“担”字,几乎已经快要无法辨认,这时候钟鸣才再度蘸墨,继续运笔如飞。

    钱会长,美术馆长,麦克米伦,依依,还有姜婉娜等人,全都在看着。

    看到钟鸣写的这么快,麦克米伦本能地发出一声嗤笑。

    他懂中文,认得汉字,下意识就觉得,这是在胡写嘛!

    但是转头一看放在玻璃柜子里的《自叙帖》,麦克米伦愣住了。

    很像!非常像!

    仔细看,有一些非常细微的区别,但这至少说明了钟鸣并不是在瞎胡闹,他是在认真写!

    钱会长、老金和美术馆长都懂书法,看到钟鸣一落笔,就知道这确实是真功夫!

    尤其是老金,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盯着,他们这些非常喜欢书法的,基本上能把《自叙帖》从头到尾都背下来,钟鸣每写一个字,他就在心里验证。

    “积有岁时,江岭之间,其名大著……”

    “昔张旭之作也,时人谓之张颠,今怀素之为也,余实谓之狂僧。以狂继颠,谁曰不可……”

    甚至忍不住地想要拍案叫绝,写得太好了!

    《自叙帖》,是天下第一草书,而且是狂草。里面很多字形,只有研究过书法的人才能辨认,一般人看过去,就跟看鬼画符一样,根本看不懂。

    可在懂书法的人眼中,这些“鬼画符”,却饱含着极为珍贵的艺术价值!

    很快,钟鸣从桌子一头写到了另一头,老金赶忙来到钟鸣右边,双手小心翼翼地托着长卷,钟鸣则是继续把长卷展开,往后写。

    老金正好借这个机会看了个爽。

    很快,又写了一段,这回钱会长站在老金旁边,也有样学样地捧着,顺便近距离一饱眼福!

    观众们都看呆了,这待遇,没谁了!

    两个书法协会的书法家在这给钟鸣捧着长卷,而且脸上都是一副跟饿死鬼见了吃的一样的表情是什么情况??

    就连美术馆长跟刘先生,也都看呆了。

    尤其是刘先生,他收藏崔承禄临写的《自叙帖》这么长时间,早就看过很多遍,现在看到钟鸣写的《自叙帖》,真的跟那副崔承禄临写的版本非常像!

    至于哪个更好?他还真说不上来,这得专家才能分辨。

    钟鸣写的很快,全文六百余字,写了很长的一卷。

    不是为了快而快,关键《自叙帖》是狂草,怀素在写的时候,也是意兴所至,在灵感的催促下写出来的。如果单论历史地位而言,“草圣”是张旭,可“天下第一草书”的名号却属于怀素的《自叙帖》,可见这幅字是灵光一闪之作。

    要更好地写出这种感觉,就是要快,怀素的《自叙帖》中有很多字是墨迹半干的状态,就是因为写的太快,不愿意停笔来重新蘸墨。

    而在写的时候,要重现这种感觉,同样需要极高的技巧,墨不可太浓要适中,否则干笔飞白太多,而且速度提不高,但墨也不能少,一旦断墨可能就要影响整篇书法的结构。

    钟鸣把笔放下,长出了一口气。

    累,真累!

    全篇几百字都是一口气写完的,中间不能停顿,而且,草书的字形是极为严格的,因为一点一划都不能马虎,转弯的角度、大小、弧度也不能超过规矩,否则草书就无法辨认,也就失去了最基本的记载的作用,那就成了败笔。

    显然,钱会长跟老金也是最明白这一点的,两个人面色激动,在从头到尾地看。

    他们想看看,钟鸣写的这幅字,跟崔承禄写的这幅字,到底有什么不同之处!

    如果是外行人看到这两幅字,会觉得非常像,可在钱会长跟老金这种专业的书法家眼里,区别太多了!

    崔承禄的《自叙帖》,虽然也是临写了怀素的原作,但主要还是临其意而非临其形,很多地方加入了自己的一些习惯和见解。毕竟,崔承禄是书法大师,临写《自叙帖》是为了让自己的水平有所提升,不是单纯地为了写得像而写。

    所以,崔承禄的那份《自叙帖》里面有很多地方,跟原版是不尽相同的。

    钱会长捧着《自叙帖》,激动地跟之前的那些记载中的信息一一验证。

    “据记载,怀素书法的外形已达到以圆破方,化方为圆,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一些无外框的字,已经塑造出圆的字形,却又万变不离方形,故圆中有方,方中有圆,方圆互用……”

    “大破大立,大疏大密,夸张变形,万态争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钱会长跟老金两个人看得有些恍惚,难掩满脸的激动之情!

    刘先生看到这一幕,也完全懵了。

    这什么情况?

    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还真敢写怀素的《自叙帖》?

    那他妈可是狂草!是古今第一草书!哪能是个阿猫阿狗都能写的?

    而且看钱会长跟老金这两个人的表情,写的绝对不差!甚至可以说是绝好!

    他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旁边的美术馆长:“这……”

    刘先生还有些难以置信,虽然他知道钱会长跟老金都是书法界的名宿,都有有头脸的人物,不太可能演戏坑他,但心里还是多少有点不信,只能求助于馆长。

    馆长也是在文物收藏和艺术方面的专家,虽然写得不见得多好,但基本的鉴赏能力和古迹知识是有的,而且远高于一般人。

    “这……确实水平更高……”

    馆长自己都不敢相信,但要是跟崔承禄那份《自叙帖》一比较,明显是钟鸣写的这份更好!

    或者说,更加自然,更加接近幻想中的《自叙帖》该有的样子!

    钟鸣对刘先生说道:“《自叙帖》,我写了,也希望您能够信守承诺,让崔承禄大师的作品能够由书法协会保管。或者至少,不要把它当成商品一样售卖,这种艺术,虽然属于全人类,但首先应该属于所有华夏人。亲疏,有别。”

    刘先生面色惨白,向后稍微退了几步,趁着众人都在围观这幅字的时候,看向麦克米伦:“麦克米伦先生……我们的交易……”

    麦克米伦的注意力,倒是全都被钟鸣的这幅字给吸引了,听到刘先生的话,他摇了摇头:“刘先生,没有交易了。既然这幅字的艺术价值已经不是最高,那它就仅仅只是一件古迹,我已经没必要买来给我儿子学习了。”

    就连麦克米伦的儿子,注意力也已经完全不在崔承禄的那幅字上面了,反而是跟着其他人一起,在观赏钟鸣的这幅字!

    刘先生默默无言,之前他还是所有人眼中的焦点,可一转眼,所有人却又不再关心他了!

    钟鸣看着刘先生的反应,只觉得好笑。

    刘先生表现得像个热爱华夏古迹的收藏家,可说白了,这种人就是介于私人收藏和文物贩子之间的存在,一听说别人给了个高报价,立刻就想着卖了,他对这些古迹的爱好,只能说是叶公好龙,都是表面上的东西,实际上还是为了利益!

    他又不是崔承禄大师的后人,得到这幅字不一定是因为什么样的机缘巧合,恐怕当时他以极低的价格淘到。

    现在有了更好的《自叙帖》,那么崔承禄的这幅《自叙帖》就单纯只是具备文物收藏价值,价值当然要暴跌。

    麦克米伦来到钟鸣面前:“没想到你竟然真是书法家,我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年轻的书法家,这幅字我很喜欢,开个价吧。”

    钟鸣摇头:“这幅字不卖,我会捐给书法协会。”

    麦克米伦一愣:“或者,你可以再写一幅……”

    钟鸣笑了笑:“麦克米伦先生,或许你确实很有钱,但钱在这个世界并不是唯一珍贵的东西。书法是艺术,有些东西,是无法用钱来衡量的,希望你不要因为富有就被蒙蔽了双眼,对艺术失去敬畏之心。”

    老金听到钟鸣这话当时就激动了:“你说真的?真捐给书法协会?”

    钟鸣点头:“当然,我骗你干什么。时间不早了,我先去吃饭了……”

    “别别别,这能让你走了?今天你跟谁有约都不好使,我必须请你吃饭!有约,那也一起请!”老金不由分说,一把抓住钟鸣,强行拖走。

    另外那边,钱会长则是小心翼翼地捧着《自叙帖》,众星捧月一般。

    中午,老金强行拉着钟鸣、姜婉娜和依依,狠狠宰了自己一顿。

    他本来想找几个书法协会的朋友一起作陪,但是钟鸣实在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所以就作罢了。

    老金是真高兴,饭桌上还拍着胸脯保证,以后依依学书法,不用去找什么书法老师,来他家里,包教包会!

    钟鸣这次可是给书法协会卖了个天大的人情,这种水平的《自叙帖》,那可是无价之宝。

    钟鸣没打算去卖,而是交给书法协会,让它可以发挥最大的作用。

    更何况,做游戏的,以后还能缺钱吗?

    ……

    ……

    时间很快过去,一眨眼,春节过完了。

    这个世界的春节,跟前世不太一样,所谓的“年味”差了一些,不过真过起来,倒是还不错。

    没有了前世的那些走亲访友,但春节的氛围还在。

    出门逛个商场,买个东西,全都是各种促销、降价,很多大商场的服务员都穿着华夏传统服饰,到处都贴着春联,一副喜气洋洋的场景。

    就连大部分的游戏里,也都针对春节出了新的礼包、服饰、特惠。

    或者说在这个世界,春节更像是一个常规的节日,但这样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年后,招聘的新员工们都会陆续入职,工作室的工作也就可以步入正轨了。

    钟鸣特意去包了二十几个纸质红包,里面包上从300到500不等的现金。

    钱不多,但也算是工作第一天的彩头,也算是求个好运气,新的一年,微光工作室也能蒸蒸日上,红红火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