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重启游戏时代 > 正文卷 第248章 不按常理出牌啊!
    两天后,上午9点。

    星游网这边的记者准时到了。

    苗竹下去迎接的,来了一个记者和一个摄像师。

    女记者叫崔晓诺,看起来三十岁左右,一股见得多了的成熟职场女性的派头。

    摄像师背着折叠脚架、云台和一台巴掌大小摄像机,倒是不用像钟鸣前世那样需要个好身体才能背的动,这个世界的设备都是往微型化那个方向走了,而且录制的画质一点不含糊。

    到微光工作室门口,钟鸣在门口迎接,崔晓诺上来跟钟鸣握了个手。

    “钟老师你好!很高兴你能接受我们的采访。”崔晓诺微笑道。

    钟鸣也笑了笑:“请进吧。”

    把记者和摄影师请进来,先到小会客室去坐了一下,苗竹去准备了些茶水。

    两边寒暄几句,很快进入正题。

    “您这边开发游戏,应该也挺忙的,所以也不耽搁了,我们的计划是这样的,先简单拍一下工作室的情况,然后随机采访两个员工,主要还是采访您。”崔晓诺说道。

    钟鸣点头:“可以,这个按照你们的规划来弄就行了,随便采访。”

    “行,那我们先去拍一些工作室的影像资料,然后再回来采访您。”

    崔晓诺说完,带着摄影师离开小会客室,开始录制。

    首先是来到门口。

    “各位观众,我是星游网的记者崔晓诺,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现在就在微光工作室的门口。”

    摄影师特意给了门牌号一个特写,寰宇大观6666号,突出一个6。

    “说起微光工作室,可能很多观众还都比较陌生,不过说起他们的游戏,您肯定听说过。他们一共研发了5款游戏,《潜伏之赤途》、《工作狗生存手册》、《水墨云烟》、《太吾绘卷》,以及近期在世界范围内都拿到超高评分的《生肖守护者》……”

    崔晓诺先是进行了一段简单的介绍,然后就进入工作室内部,开始拍摄工作室里的一些情况。

    比如,工位的分布,工作室一共有多少员工,每个部门各自有多少人等等。

    也拍摄了一些人的日常工作,比如拍了一下原画组的肖木在画的原画,拍了一下程序那边正在写的代码,还有动作美术那边正在微调的动作等等。

    这些都不是什么商业机密,一个镜头几秒钟就过去了,也无伤大雅。

    之后就是采访员工的环节了。

    崔晓诺还没想好到底要采访谁,之前想的是随机采访,但看到大家手头都有工作,崔晓诺一时间还不太好意思打扰。

    就在这时,门外进来一个人。

    周森。

    今天他迟到了。

    崔晓诺一看正好,这位估计手头没什么工作,可以采访一下。

    周森刚坐下打开电脑,崔晓诺就凑了过来:“你好,请问有时间回答我几个问题吗?”

    “回答问题?我哪有什么时间回答问题,净瞎闹……”周森头都没扭过来,还在盯着电脑屏幕就下意识地说道。

    突然,他意识到有些不对,一扭头,看到了崔晓诺后边跟着的摄像。

    “你们……是来采访的?”周森突然意识到了。

    之前钟鸣是在两天前通知的,周森早都把这茬给忘了,今天看到记者和摄像,才突然想起来,好像之前确实说过是有个专访啊!

    崔晓诺一笑:“对,我是星游网的记者。”

    “啊,你等等。”周森转过头去,从桌上拿过来一个小包,从里面拿出一个小喷雾往脸上喷了喷,然后拿出一把小梳子梳了梳头,然后那出面小镜子照了照自己,整理了一下衣领。

    “好了,你问吧。”周森面露微笑,露出四颗牙齿。

    崔晓诺在一边看着周森这一套操作,也是哭笑不得,这位怎么感觉早就惦记着这个事呢,桌上这小包明显是提前准备好的啊!

    “请问您叫什么名字?来微光工作室多久了?”

    周森微微一笑,回答道:“我叫周森,微光工作室嘛,我是联合创始人。想当初,我跟钟鸣都在光翼互娱工作,后来他找到我,说非常欣赏我,想拉我出来一起创业,所以才有了现在的微光工作室……”

    崔晓诺懵了,自己随手一抓就抓到了联合创始人???

    有点牛逼啊!

    不过这位好像一点都没有联合创始人的样子啊……

    即使是在微光工作室这个非常年轻的团队中,周森也属于比较年轻的那群人。

    “那,请您评价一下你的好搭档钟鸣吧?”崔晓诺又问道。

    周森正色道:“我觉得他是个非常有才华的人,和我一样。我的技术,必须经由他的创意才能100地发挥出来,发过来也是一样,他的创意也离不开我的技术,我们两个相辅相成,就如同一个硬币的两面密不可分……”

    采访了十分钟,周森旁边的人都在拼命地憋着笑。

    崔晓诺也差点憋出内伤,这位怎么感觉满嘴跑火车呢!

    好不容易采访完了,崔晓诺决定这次换个思路。

    老员工,好像都有点老油条的性质,虽然节目效果不错,但满嘴跑火车,不太靠得住。

    还是换个年轻一点的面孔吧。

    不过这也挺难的,因为微光工作室里很难用年龄来确定他们入职的时间,就比如周森,看起来也就二十七八,结果他是联合创始人,比很多三十来岁的员工入职还早,这找谁说理去。

    崔晓诺转悠了一下,转悠到了设计组这边。

    付兴安、贾嘉、武明亮这三个人,年龄都不大,相对而言,付兴安是年龄最小的。

    不过这三位里,做数值的贾嘉是显得最年轻的,因为他是研究生刚毕业,穿衣打扮还是跟学生差不多,而且长得有比较显嫩。

    崔晓诺暗地里拍板,就采访他了!

    “您好,有时间接受一下采访吗?”

    贾嘉暂时放下手里的工作:“可以。”

    崔晓诺心说,不错,这次的人选的可以,回答很干脆,不像上一个那么浮夸。

    贾嘉给人的印象是典型的理工男,尤其还是搞数学的,一看就特别沉得住气,语言非常精炼、简洁,直击重点。

    “请问加入微光工作室多久了?”

    贾嘉想了想:“不到半年,是制作《太吾绘卷》的时候加入进来的,到目前为止开发了两款游戏。”

    “对这里的感觉怎么样?”

    “感觉?感觉这里环境、气氛非常好,各个都是人才,跟每一个人相处都受益匪浅,对我提升特别大。而且团队氛围很融洽,到了这里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样,我超喜欢这里的。”贾嘉微笑着回答道。

    “呃……”崔晓诺想了想,又问道,“那,你怎么评价你们的制作人钟鸣?”

    贾嘉一脸认真地说道:“我觉得老板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每一款游戏的设计完成度都非常高,所以我们只需要跟在后面喊666就行了,当然,我们也会负责一些相对简单的工作,不过整体的游戏框架,他早都已经想清楚了,这是我最佩服的一点。很多时候他的一些设计,我们自己都觉得无法理解,但偏偏就能做出新意、让玩家们特别买账,这是最厉害的一点!”

    “平时的工作中,老板也特别的关心下属,奖金什么的从来都是敞开了发,而且我们是弹性工作时间,只要完成了工作任务,上班时间可以随便做自己的事情。隔三差五地还带我们出去吃大餐,公司内部还有各种小礼品……”

    “老板平时工作也非常认真负责,给我的感觉他就是一个非常纯粹的做游戏的人,没有任何的私心杂念,是我人生的榜样、奋斗的标杆,我的毕生目标,就是成为一个像老板这样的制作人!”

    贾嘉突然打开了话匣子,把崔晓诺说的一愣一愣的。

    这小伙子,路走宽了啊……

    关键贾嘉说这话的时候非常认真,认真到崔晓诺都不好意思问这到底是真话还是在拍老板马屁了。

    “好的,非常感谢你接受采访,希望你能够早日达成梦想!”

    采访完了贾嘉,崔晓诺感觉差不多了,再采访员工还不定闹出什么幺蛾子。

    自从进了微光工作室的门,崔晓诺就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种颇为诡异的氛围之中,看了看表,连采访再耽搁的,都快十点了,得抓紧时间采访钟鸣了,毕竟这才是本次采访的重头戏。

    转了一圈,又回到小会客室。

    “怎么样,采访还顺利吧?我的员工应该都是那种特别老实巴交的员工,问什么说什么,绝不含糊。”钟鸣微笑道。

    崔晓诺瀑布汗,还老实巴交呢?!

    一个演技浮夸,一个演技逼真。

    就随便逮了俩,还都是戏精,这谁闹得住!

    “好了钟老师,咱们正式开始采访吧。这次的问题,一部分是我们星游网想问的,一部分是征集的网友问题,如果遇到不想回答的可以直接说,我们录制的素材后期也是会剪辑的。”

    钟鸣点点头:“好,你问吧。”

    崔晓诺的手环上,有采访的大致提纲,她稍微瞄了一眼,问道:“第一个问题,能不能简单讲讲,您出来创业,创立微光工作室,是在一种什么状态下的所做出的决定?或者说,当时是什么驱动着你做出这样一个比较冒险的行为?”

    钟鸣想了想:“当时嘛,我还在光翼互娱做世界架构师。后来我觉得,那边的领导能力实在有限,严重拖我的后腿,觉得还是自己开工作室比较自由。正好又赶上我在虚拟偶像大赛上拿到了一等奖,有了起步资金,就干脆跳出来自己开工作室了。”

    崔晓诺差点一口茶水呛住。

    光翼互娱的领导拖了你的后腿?你可是真敢说啊!

    “这段……还要剪掉吗?”崔晓诺试探着问了一句。

    钟鸣很不解:“为什么?我说的都是实情。这也不是什么不能讲的事情嘛。”

    “嗯……好,但是仅仅是这个就让你下定决心成立工作室吗?我们都知道,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花自己的钱做独立游戏是风险非常大的一个事情,那么你在当时是否也经历过思想上的挣扎?”

    崔晓诺没问到自己意向中的答案,所以只好换了个角度又强调了一下。

    这次,钟鸣沉默了。

    崔晓诺感觉,他大概是回忆起了那段时间面临的抉择,回忆起了刚创立工作室时所经历的那些挫折和困难,以及未知的未来,曾经陷入的迷茫……

    钟鸣顿了一下说道:“确实,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花自己的钱做独立游戏是风险非常大的一个事情。我听说过很多工作室,因为梦想而创立,又因为现实而被迫解散,他们面临的这些问题,比如资金链短缺、开发周期不可控、员工闹事、好友反目等等等等……”

    “其实这些都是在创业中经常会遇到的问题,而我……都没经历过。”

    崔晓诺一愣:“啊??”

    都没经历过可还行?那你前边铺垫了那么多是想说什么呢?!

    一个急转弯,把崔晓诺给甩得一脸懵逼。

    “你……都没经历过?”崔晓诺又问了一句。

    钟鸣点头:“对啊,我都没经历过。微光工作室第一款游戏《潜伏之赤途》前后也就做了两周,成本估计也就几十万,当然,后来游戏上线后的月流水也不算太高,也就一千来万,评分倒是还凑合,95分,毕竟是文字冒险类游戏,也没有什么太高的要求……”

    崔晓诺:“……”

    你看看,这说的是人话吗!

    做了两周,成本几十万,月流水一千万,评分95分!

    “后来啊,做《工作狗生存手册》和《水墨云烟》,其实相对来说,也还算是顺利。不过在做《太吾绘卷》的时候……哎,那时候可真是……”

    钟鸣这话一转折,崔晓诺瞬间来兴趣了,认真听着。

    钟鸣仿佛是在回忆着之前开发《太吾绘卷》的心路历程,感慨良多:“那段时候啊,我们工作室面临一个转型,肯定要跟以前不一样了。因为之前的游戏,都是四个人开发出来的,而《太吾绘卷》的内容非常庞杂,所以工作室就开始了招人,从四个人,扩充到二十多人。”

    “对小工作室来说,招聘必然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因为没有专门的人力资源部门,也没有什么名气,所以很多小工作室,都招不到靠谱的员工,而且还要给出溢价人家才肯来……”

    “……但是,这些,我们也没经历过!”

    又是一个急转弯,崔晓诺一脸懵逼:“啊?”

    “对,我们也没经历过。”钟鸣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就是往网上挂了个招聘启事,然后没过几天就招聘到了自己非常满意的员工,怎么说呢,运气比较好吧。”

    崔晓诺简直已经无力吐槽了,整个人都已经陷入了呆滞状态。

    对面这个人,怎么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