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韶华缘梦录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三十五章 不讲道理的复仇
    大堂之中沉寂无言,连带自己父亲罗司涛在内的所有人,都不曾出声。

    罗晨曦的声音再度提高一些“难道我们罗家,连个杀死嫡长子的凶手都查不出来?”

    “晨曦,你哥哥是自杀的。”不仅是罗晨曦的师傅,韩极生也是罗苦玄的师傅,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察看罗苦玄的尸体后,他才能够肯定,那一手剖心飞刀绝对是出自罗苦玄的手无疑。

    是他亲自出城去带回了罗苦玄的尸体,不过因为家族内部的一些原因,他并没有将罗苦玄带回罗家,而是将他安置在了近郊城外的一座无主义庄之中,派了两个亲信手下留在那里。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罗晨曦一把拍开韩极生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转手一把抄起桌上三截断刀中刀把的那一截,拿它指着韩极生喊道“我大哥怎么可能自杀,他是天之骄子,以后是要做人上人上人的大英雄!谁会自杀,他也不会,绝对不会!”

    韩极生叹息摇头,罗晨曦眼下是还没有见到罗苦玄的尸体,若是见到,恐怕也不会再如此笃定了。

    罗苦玄在死前已经自己对自己斩了三千六百余刀,便是韩极生瞧到那具骨肉分离的身躯时,也是有些按捺不住得心中泛起寒意,胃中翻江倒海。

    这可是活生生得凌迟处死啊,便是再如何铮铮铁骨的硬汉也没几人能够承受得下来,更何况这三千六百刀都是自己对自己下得手,试问又有谁能够疯狂到这一步。

    “我想我知道是什么人害死了苦玄。”一直都没有说话的罗司涛,声音沙哑得说道。

    韩极生眉头皱起,却是摇头道“家主,我已经说过了,这绝无可能。那群人都是套着枷锁行走人间,绝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这是在背叛他们的灵魂和信仰。”

    罗司涛惨笑道“我们不正是仗着他们身上的那副枷锁,一步步靠踏着他们的尸骨走到如今的巅峰?他们也该回来讨债了。”

    “家主……”韩极生刚要再说什么,却是一下子被罗晨曦揪住了衣袖,韩极生转过头瞧到一双几乎绽放着红光的双眸。

    韩极生微微一怔,罗晨曦居然自己挣脱出了冰心丹的药力,似乎还激发出了某种他暂时没有看明白的能力。

    “师傅,告诉我吧,哪怕是假设也可以,我能去应证,去调查,告诉我,是谁?”此刻的罗晨曦哪还有原本娇蛮天真的小姑娘的样子,整个就是一副走火入魔的魔怔模样。

    “韶华织梦人。”韩极生没有能够拒绝那双红瞳,他说出了这个直到现在他都不相信的答案。

    罗晨曦二话不说,转头就朝着院外走去,丝毫也没有理会身后父亲的呼喊。

    韩极生深深看了一眼桌上剩下的两柄断刀,刚刚那刀把的部分被罗晨曦拿着离开了。

    “家主,我去盯着晨曦,她不能再出事了。”在瞧到罗晨曦刚刚眸中闪出的血瞳之时,韩极生忽然有些错愕。

    一直以来他都认定罗苦玄才是罗家一直以为最为杰出的天才,却是忽略了一直处在罗苦玄保护之下的罗晨曦,罗苦玄的表现耀眼不假,可是罗晨曦的各方面却也从来没有差了去。

    而且韩极生甚至有怀疑罗晨曦一直都在有意得隐藏自己的天赋才能,或许是为了不遮挡哥哥的光芒,又或者是有别的什么不为人知的念头。

    罗司涛早已经是心神疲惫,冲着韩极生挥了挥手,示意他去吧,自己则是扶着头,坐在椅子上,双目无神得怔怔凝视着桌上的断刀。

    他有些后悔了,自己真不该那么早就让罗苦玄走到那么深,一直以来,他呆在辉业城坐井观天,总觉得他已经可以掌撑一切,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自己与那个层次真正的博弈者,终究还是有着相当大的距离,到头来,他什么也掌控不了。

    棋盘就这么大,能够容纳的弈手也就是那么几人而已,在辉业城他是一言九鼎的大人物,可是在那个棋局之中,他连入席的资格都没有。

    罗晨曦出了家门便朝着南街奔去,韩极生很快就追上了她,拦住了罗晨曦的去路。

    此刻罗晨曦的双瞳已经逐渐恢复了正常的颜色,她望向拦了自己去路的韩极生,言语愤怒得说道“师傅,你也要拦我?我要去给我大哥报仇!”

    韩极生冷着脸,再一次拿出了他往日为师为尊的威严“胡闹什么,难不成你知道了谁是杀人凶手?”

    “韶华织梦人,在辉业城,只有薛家出过织梦者,我去问过不就知道了。”

    “哼,还以为你会有什么聪明法子。”韩极生冷哼一声“薛家出过织梦者的那一脉,败落到什么模样,难道你看不着。明里暗里,你可是没有少伸手帮那薛星。他的父亲,还是你大哥亲手杀死的,这件事你不会不知道吧。”

    罗晨曦猛得抬起头,随即身上的气势不由得一溃千里,这件事她很想假装不知道,可是她却是的的确确知晓的。

    这些年里,表面上她一直都在欺负薛星,可实际上,却是暗中帮他挡下了多少市井青皮的暗算,就连今日的那一出拦路,也是她事先听到了消息,说是当地街巷的头目,不知什么原因要却摘薛星一条胳膊,她这才赶过去,上演了那么一出‘作恶多端’的戏码。

    而做这些何尝不是因为对薛星的那份愧疚,杀人的不是她,却是她最亲近的兄长。

    “一码归一码,大哥欠他的,我早晚会还清。”罗晨曦咬着牙说出一句连她自己都觉得可笑的言语。

    还清?怎么还,莫不是让她去将自己老子绑过来,叫薛星也杀她一次父亲?

    韩极生长叹一口气摇头道“那个薛星我已经观察了许多年,他的身上确实是没有织梦者的气息,更没有功德之力,我可以确定我绝无看错。如果是隐藏,以他这个年纪怎么能够做到这么天衣无缝。而未得到织梦者血脉传承的孩子,上一辈是绝对不会将织梦人的秘密传递下去的。”

    冰心丹的药力此刻终于是消耗怠尽,罗晨曦神情痛苦得捂住了脑袋,在巷口蹲了下去,泣不成声“大哥,大哥,呜……”

    <scrpt>();</scr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