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史上最强姑爷(赵飞扬苏雨萱) > 《史上最强姑爷(赵飞扬苏雨萱)》正文 第819章
    第819章

    说到这里,赵一凡语气猛然一窒,紧接着方才展颜道:“其实封赏飞扬兄这件事,早在他回朝之前,朕就有想法,都是让周彦飞闹得......爱卿啊,找个时间,将此事一切程序弄一个章程出来给朕瞧瞧,一切恩赏、加封都要从优从厚。”

    程正允此事已无可避免,只能心中暗叹的同时,冲赵一凡道:“臣,领旨!”

    第422章失误

    赵一凡见程大人领旨,方才展颜一笑,冲他道:“程爱卿,这件事朕非常关注,希望爱卿能够从速办理。”

    “陛下放心。”

    事已至此,程正允绝不可能再有其他心思,只得应道:“老臣一定从速办理。”

    “很好。”

    赵一凡淡笑着喝了口茶,“还有一件事,爱卿最近一段时间准备一下,挑选几个精明强干之人,朕有心向西北一线,有针对性的进行吏治彻查。”更新最快

    “老臣知道了。”

    程正允面上应承,但心里却别有一番滋味,赵一凡提升赵恪荣耀的同时,还要彻查西北吏治这两者之间必定有所关联。

    只是自己一时之间还找不到问题点在什么地方,但程正允很清楚,等一下从皇宫离开之后,怕是要去找林意深谈谈,让他想办法给赵飞扬透个消息。

    “西北吏治问题,朕原本想要再拖一拖,眼下南方经济好转,国库充盈,国家有能力来应对彻查吏治之变,所以朕才会提及此事。”

    赵一凡这看似解释的话中,包含了很多元素、信息;首先是他将西北与南方联系起来,这就等于间接将此事贴在赵飞扬身上。

    其次,对西北吏治进行彻查,也是一个讯号,大梁第三次吏治风暴,就要掀起,倒时谁会陷身其中,不得而知。

    最重要,赵一凡次此掀起是毫无理由的,因为西北方面根本没出现任何吏治问题!

    这所有的一切,都在昭示阴谋二字,奈何程正允此刻却根本想不通,到底要怎么将这些串联在一起。

    当然,在赵一凡面前,程正允很清楚自己不能表现的太明显,他尝试着问道:“陛下,如此一来,大概需要多少人员,老夫好做相应准备。”

    “具体人数吗......”赵一凡眼睛一转,微笑道:“这个爱卿定吧,只要够用就行!”

    “是。”

    程正允再没有什么好说,应下之后,立时告辞。

    一路无话,回到宅邸之后,他立刻派人去把林意深请了过来,这一次之事,远比预想中严重的多得多!

    不到半个时辰,林意深就从官署赶到这里,问礼之后,程正允对他道:“意深,你先坐下,可知道为师今日请你过来,是为何事?”

    “学生不知。”林意深摇摇头,很自然端起茶来大口灌下去,“不过学生想,您在这个时候把我从官署叫出来,定有大事。”

    “没错,事比天大。”

    程正允说着一声叹息,手捋长须道:“陛下今日召老夫入宫,一共说了两件事;第一,要加封赵恪。”

    “加封?”林意深闻言一怔,疑惑非常,“飞扬兄不是已离朝而去了吗?那还加封什么劲儿?”

    “老夫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加封,陛下今日历数赵恪功绩,要老夫酌情加封,看那个意思,好像封爵加官,上不封顶。”程正允说着,眉头紧锁,“老夫看这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学生也这么认为。”林意深实际已经在心里替赵飞扬担心起来,“老师,陛下这样做,会不会是捧杀啊?先把飞扬兄捧起来,再找一个合适机会,将其......”

    他没有把话说出来,而是用手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程正允见此,目中灵光一闪,提醒他道:“你切不可以这么想,陛下那边只要没有明旨下达,你心里就什么都不要想,你也什么都不知道,明白吗?”

    林意深点点头,程正允接着道:“还有第二件事,陛下要老夫挑选精干人才,近一段时间要彻查西北吏治。”

    “西北吏治?”

    林意深再度陷入疑惑中,“西北怎么了?最近学生没见到什么和西北有关的折子,而且学生具御史台,也没见过任何参劾......陛下好好的,对西北动手干什么?”

    “老夫也不知道。”

    程正允一声叹息,语气中充满担忧,“老夫这一次着实猜不透陛下心思;在我离开御书房前,曾特意向陛下询问过,大概要挑选多少人手,我想着只要陛下给出一个数字,我也好大概推测一下,这次要闹出多大动静来,可陛下......”

    这话,程正允只说了一半,可林意深已完全了然,肃穆面庞上,笼罩一股愁云,“老师,您说陛下这么做,会不会和飞扬兄有关系啊?”

    “你也是这么人为的?”程正允精神一振,问道:“老夫也有这个感觉,但......怎么算来西北和赵恪之间都不存在联系。”

    “老师,您忽略了一点!”

    林意深言之凿凿,非常肯定道:“虽然飞扬兄从未去过西北,但是上一次极北大战之后,陛下封赏有功将士,除却龚长林他们几个之外,其余游击、参议、军校、千夫等等不是也都封赏了吗?学生己得那个时候还曾特意为这个事去过兵部一趟,当时好像兵部的人,告诉学生,说这些基层武官,会划分三种封赏,其中有三分之一,拟定的就是要派往西北驻扎!”

    此语一出,万事清楚。

    程正允倒吸一口凉气,喃喃而言,“如你所言,陛下这一次不是作得太过分了、太快了一些吗。那些将士们方才去到西北,很多人还在路上,陛下就要彻查西北吏治......难不成是要借这个机会,把那群武官收拾掉?”

    这是一个大胆,有存极大可能的想法。

    林意深此刻也许比程正允还要凝重,他几口气深吸入肺,压下内心慌恐道:“老师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您看这件事,是否还有避免的可能?”

    “看来你已认定陛下想法就是如此了。”程正允捋着胡子,沉思许久之后,无奈摇头,“意深,只怕这一次陛下是势在必行,你没见到陛下今日那副样子,莫说是更改想法,就是连让我多问一句都不行,那些武官们......只能自求多福了。”

    “老师,陛下是不是变了?”

    林意深顶大胆问了这么一句,程正允闻之,立时眼中烁过两点寒光,半晌沉默后,也没有给他一个回答,毕竟这种事,他也不好开口。

    妄加猜测、随意胡言,只会让自己也深陷其中,眼下局面,西北一隅之乱无所难免,如果因此再搭进去一个人,是在得不偿失。首发

    一声轻叹,程正允将话头拉回到赵飞扬身上,冲林意深把自己内心之想,缓缓道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