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黛玉她小祖宗显灵啦[红楼] > 章节目录 第74章 马道婆之死
    越星河的速度之快,林毅望尘莫及。

    距离过府不过三日,他已经按照三张残图并马道婆那些半真半假的话里,寻到了阵法所在。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黛玉得到消息时正在廊下浇花,闻言抬起了头。

    “他自己去的?”

    传话御用人员林毅蹙眉:“这却不知,属下回来时将军还没出发。”

    第一次见面时还是“越小将军”,如今已经直接敬称“将军”,言语神情丝毫不吝对他的敬佩。

    黛玉曾打趣过林毅,对方纠正她:“姑娘,先前是属下狭隘了。”

    于是给黛玉讲述了越星河的辉煌战绩,这也是黛玉第一次听说。

    她以往只知道越星河战功赫赫,却不知一个从马前卒做起的人爬到那个位置需要付出多少。

    “最让属下敬佩的并非将军用兵如神,而是他冒着得罪朝廷的风险,也坚持以将士的性命为重,废除了许多用人命拼战功的军规。”

    他不只是那个冷冰冰的魂体,也不只是护着她的小祖宗。

    还是一个战神将军,保家卫国,让多少百姓免于流离失所,免于家破人亡。

    黛玉回过神来,听到林毅的话,一颗心悬了起来。

    上次捣毁摄魂阵是顺利的,但是这次和上次不同,盯着马道婆的人多,也不知道以往她透露出去过多少。

    更何况马道婆只是一个执行者,幕后的谋划人并未查出来,难保她们没有在背后埋别的后手。

    林毅不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但他对越星河盲目自信,反过来安慰他家姑娘。

    “姑娘应当相信将军。”

    黛玉心想,我的确相信他,只是……

    关心则乱。

    她坐在窗边拿起一卷书读,想驱赶下心中的烦躁之意,然而书没读进去,眼皮愈跳愈凶,几乎不能看清书上的字了。

    丢下书,黛玉决定去祠堂看看。

    马道婆那天的话言犹在耳,她接的活儿都不干净,深宅大院里自然有人专门替主子出面接洽,因此她没见过幕后黑手也不奇怪。

    奇怪的是,一说起摄魂,马道婆反而松了口气似的,自己倒豆子一般将事情讲了出来。

    王熙凤将她带来林府时是蒙着眼睛的,也未和她说什么,她怎么知道黛玉是林家的人?

    要是天祖母在就好了,这种装神弄鬼等级的人根本逃不过她的法眼。

    黛玉在祠堂转了一圈,安静肃穆的牌位之间,再也没有亮起她所期待的微弱光芒。

    没有动静,那就说明越星河那边还未得手。

    晚间和贾敏吃饭时也十分心不在焉,吃完匆匆就回了房,书页翻了几番,心中躁意挥之不去。

    隔日一早,林松脸色肃穆地将姐姐堵在院子门口:“姐,事情我办砸了。”

    马道婆死了。

    那日马道婆痛快交代的另一个缘故,便是她似乎惹了极可怕的仇家,急于求黛玉庇护。

    黛玉着林毅带着她装作偷偷出城的样子,实则暗中托付林松将马道婆藏了起来。

    原想着这般暗度陈仓能避人耳目,谁知还是被对方识破。

    黛玉让林毅去查探马道婆尸首,一边询问林松详细情况。

    “我想着甄大哥的私宅空着,连个下人都没有,就先把人藏那里了。”

    林松平生第一次搞砸事情,还是条人命,这会儿整个人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

    黛玉安慰他:“先等林毅回来再说,这事怪不得你,你已经尽力了。”

    甄宝玉为人信得过,却不知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不一时林毅便带了消息回来,出了问题的环节很快找到了。

    是马道婆自己。

    据看守她的护卫说,死亡当天她房中飞出去一只鸽子,当时还以为是别家养的鸽子飞来的,也没注意,事发回忆才觉得不对。

    林毅又递上来一样东西,说是从马道婆尸体上发现的。

    那是一截布料,看上去十分贵重,上面还有丝线细细绣了精美的花样。

    黛玉见状了然,林松一头雾水。

    “姐姐,这是什么?”

    黛玉道:“这布料也就罢了,虽然贵重,京城里数得上的绸缎庄子都有卖,想买到不难。但是这丝线——”

    林毅点头:“姑娘果然厉害,这是海上的上船带回来的,据说是鲛人纺的线,有价无市。”

    林松随口问道:“你怎么对姑娘家的针线这么了解?”

    林毅对主子惯性有问必答:“是紫——”

    紫鹃突兀地咳了起来,将林毅未说出口的话生生塞了回去。

    林毅:“紫——紫锭是属下观察细微。”

    黛玉屈起手指敲了敲桌面,少女姣美的面容此刻满是严肃。

    “这丝线,我记得是前段时间和你们一起靠岸的商船上才有的,统共就一匹,薛家大爷进去之前好一番吹嘘过。”

    林松忽然道:“我想起来了!冯渊提起过,说听说薛大爷的妹子有一条绝美的裙子,便是用这海上的丝线绣的花样子。”

    黛玉点头,目光明明灭灭。

    这么说来,马道婆死前多半见过薛宝钗。

    这两个人怎么会出现在同一个地方?

    黛玉觉得有什么重要的地方被自己忽略了,但这会儿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纵然很担心越星河那边的进度,但现在什么也做不了。黛玉只得嘱咐林毅处理好马道婆的后事,然后去越家门口盯着些,有什么消息即刻来回。

    林毅领命去后,黛玉眼瞅着时辰与林松一同去探望贾敏。

    路上林松还有些沮丧,他年纪小,一条人命就这么没了,多少都有些不舒服。

    许是想起了日前越星河他们过府的事情,忽然问道:“姐姐,你说越小将军也就比甄大哥大不了几岁,竟然已经拿了那么多的战功,杀了那么多人,他不怕么?”|

    黛玉揉了揉林松的头,她有时也想问越星河,但不是问现在的他,而是回到那时他十岁,年纪那么小就孤身去军营的时候,问那个小小少年,你怕不怕。

    一想到那时他怕也只能在深夜里紧闭双眼,无人关心,就心疼得不像话。

    “他啊,不怕。”黛玉想着。

    林松问:“为什么?”

    黛玉道:“因为他在保护比他更害怕的人。保护黎民百姓不受战争之苦。”

    林松闻言低头沉思,他其实还想问,难道做的是正义的,正确的事情,就不会害怕了吗?但忆起方才姐姐的眼神,又觉得姐姐并非在回答这个问题。

    她是在想念某个人。

    这个念头无端端冒出来,林松一个激灵。

    越家,越家,姐姐……

    不会吧,又是越星川?

    不知道自家弟弟思维又跑偏了,姐弟二人已经到了贾敏的院子。

    贾敏这两日胃口越发不好,吃的没有吐的多,因此进食也没个准确时间,基本是能吃进去时就吃一点。

    他们到时铃兰正端着一碗燕窝粥劝贾敏吃,黛玉接过来亲自哄劝,林松在旁边给娘亲顺气。

    贾敏见一双儿女一来就各忙各的起来,苦笑着嗔怪:“等你们弟弟妹妹出来,可得让他们好生给你们赔不是。”

    林松心疼道:“给娘赔不是才是正经,我看娘这又是苦夏又是被弟妹折腾,脸都尖了。”

    他将学中趣事捡了好玩的讲给贾敏听,分散她的注意力,这边黛玉瞅准时机赶紧将勺一勺燕窝递到贾敏唇边喂她吃下,一盏茶的功夫,这碗燕窝粥算是吃完了。

    好在没有再吐出来,姐弟二人都放心许多。

    午间贾敏要歇晌,姐弟二人便起身要走,还没出门,忽又被娘亲叫住。

    “看我把正事给忘了,贤德妃娘娘明日回贾府省亲,好容易有机会想见见亲人,我如今去不得,但你们外祖母说让你们过去。”

    贾敏有身孕都没见贾母如此殷勤,这会儿上赶着催他们姐弟过去,多半是为了让林家看看贾家得势,顺带让贾敏后悔当初没听贾政的吧?

    黛玉与林松俱不愿去,推说有事,贾敏也没强求。

    谁知刚回到院子,黛玉就看到书桌上一张桃花笺。

    纸张散发着淡淡的香味,还泛着粉色,上面的字体却挥洒自如遒劲有力,写着:

    去贾府,见元春。

    ……林府的护卫怎么看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