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反派今天也很乖 > 章节目录 第300章 你是世间,最温柔的光(36)
    “你手上的伤还没好,不好好休息,是想以后留下后遗症么?”顾惜时絮絮叨叨的,像个小老头儿似的,“你在ICU外守着也见不到我,何必死守在那里,真是傻!”

    果然,大佬是双标的。

    顾翰多嘴,就是老王八念经。

    顾惜时念叨了她这么久,她只是有些无奈又宠溺地低垂着头。

    哎呀,小花花病还没好,就不嫌弃他了,要不然的话,他会伤心的!

    两人一起除夕守夜的时候,顾惜时道,“新的一年马上就要来了,繁星有什么新年愿望么?”

    繁星想了想,“希望顾惜时,以后都能是我的小花花。”

    这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都是。

    顾惜时以前总感觉,自己跟繁星之间好像隔了一层。

    以前觉得她更加像个小昏君,在漫不经心的接受着他的讨好,虽然将他看在眼里,但是并未将他放在心上。

    仿佛他是个无足轻重的宠妃,喜欢是喜欢,但是并无几分真心。她喜欢的只是他的皮囊,而不是他顾惜时这个人。

    而现在……

    他觉得,有些什么东西,似乎与之前不同了。

    “顾惜时,你有什么愿望鸭?”繁星有样学样,问顾惜时道。

    顾惜时只是静静看了她一眼,然后格外闷骚羞涩地低下头来,“我希望,小星星每天都能亲亲我。”

    搜神号觉得腻歪得有点恶心。

    真·心机boy,它常常因为脸皮不够厚而单身。

    偏偏最要命的是,小熊崽子还真就吃这一套!

    毫不犹豫就朝着顾惜时的嘴亲了过去……

    搜神号觉得实在太辣眼睛!

    于是决定默默待在自己的空间里,给它战神爸爸织一顶花纹繁复、帅到冒泡的绿帽子。

    毕竟直到现在,它也不确定顾惜时,究竟是不是它战神大人?

    如果不是的话……

    哦豁,难道它战神爸爸不值得拥有一顶独一无二的绿帽子吗?

    那就织一顶绿毛龟形象的帽子吧,想想还真是自豪于自己的手艺呢!

    *

    自打过了这个年之后,顾惜时跟繁星之间的感情突飞猛进。

    别问顾翰是怎么觉察到这一点的,说起来简直一把辛酸泪。

    他开开心心给大哥送别墅!

    送游艇!

    送股份!

    送黑卡!

    结果一晃眼的功夫,这些东西都转到了繁星手里。

    尤其是公司股份啊,他操心着大哥要是手里没多少东西,又身子骨弱,到时候面对繁星会觉得自卑愧疚。所以才想尽一切办法,帮他大哥增加筹码。

    有钱的男人就有魅力,到时候许繁星还不得死心塌地跟着他哥?

    结果呢?

    现在他开始担心……有钱的小富婆,会包养身体更好,能力更强的老狼狗!

    “大哥,你是真不担心有朝一日她会变心啊?”顾翰觉得自己简直操碎了心。

    而顾惜时只是像看不懂事的孩子似的,略有些无奈的看着他,“阿翰,你多虑了。”

    “可万一呢?”万一要是变心的话,你岂不是人财两空?!

    “那又如何呢?”顾惜时只是淡淡道,“繁星,她比我的性命还要重要。”既然比命都重要,钱,算什么?

    而且顾惜时心里清楚,他终究是不能陪她到最后的。

    那就只能尽他所能的留下更多的财产,以确保她以后能够衣食无忧。

    顾翰简直……

    恨铁不成钢!

    狗粮你好,狗粮再见!

    *

    到来年三月份的时候,繁星手上的伤终于好得差不多,能够开始出席一些活动。

    说来也真是一段孽缘,伤好之后第一次出席活动就遇上了祁璋跟沈心。

    顾翰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奉旨出行的大太监,他根本就不想参加这种活动的好吗?

    时时刻刻要接受无数女人花痴的目光,还要随时提防着有傻逼给自己下药,试图母凭子贵成功上位。

    还不都怪他大哥逼良为娼?!

    说是小星星的手没好完全,让他随时关注着。

    顾翰听了简直心里呕血,还小星星,he tui……他还有一、、的吃醋呢。

    祁璋在人群中见到繁星的那一刻,眉心下意识狠狠皱起。

    这几个月以来,他总觉得有种格外奇怪的感觉,看着沈心的时候,时不时会突然想起许繁星这个女人。

    他甚至有点怀疑,许繁星是不是给自己下了降头?

    明明之前这个女人不知廉耻,纠缠他。结果离开的竟然这么干脆利落,这简直不符合常理!

    在祁璋的设想中,许繁星应该会几次三番纠缠于自己,死活不肯离开才对。

    难不成是欲擒故纵?

    对!没错!绝对是欲擒故纵!

    祁璋抱着这样的念头,找机会将繁星堵在走廊尽头处,嘴角噙着笃定的三分笑意,眼神中带着些许嘲讽和洋洋得意,“许繁星……”

    繁星悄悄往嘴里塞辣条。

    她特意躲开顾翰,买的辣条。

    顾惜时不准她吃,让顾翰盯着她。

    狗腿子!略略略……

    就不让他发现!

    “再这么欲擒故纵,可就没意思了。你不过就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吸引我的注意么?我现在给你个机会,让你跟我说几句话,如何?”越是近距离看繁星,祁璋就越是情不自禁地将她跟沈心对比。

    她比沈心要年轻些,五官虽然极其相似,但是身上有种懵懂的气质。

    让人恨不能将她所有的懵懂和纯洁摧毁,来满足自己不可描述的心思……

    自打知道沈心在床笫之间的熟练度之后,他就莫名觉得有些反胃。

    祁璋拉拉杂杂说了一堆,全都是狂拽酷炫的霸总风。

    繁星听得一脸懵逼。

    祁璋见状只觉得愈发意动,这懵懵懂懂的样子,真是……格外令人舒适。

    然而他完全没想过,繁星看到他会不会舒适。

    他说话,又长,又多废话。

    顾惜时这段时间,一直在训练她听长句。很长很长的句子,说一遍,让她听重点。她不会,顾惜时就一句一句分析给她听。

    顾惜时说,只要抠句子里,最重要的词,就知道对方在说什么。

    繁星抠出来的词如下——

    欲擒故纵。

    你要识时务。

    聪明点。

    给你讨好我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