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反派今天也很乖 > 章节目录 第366章 哥哥,我护着你鸭(49)
    搜神号原本想嘴贱两句的,但是瞧见小崽子这么兴高采烈的样子,又默默把嘴给闭上了。

    是真开心还是假开心,一眼就能看出来。

    小崽子哪怕吃东西开心,好像都从来没有眼下这么得瑟!

    毕竟吃东西,她往往都是一个人开开心心吃独食。

    而眼下她是克制不住,非要得瑟给别人听。

    一只孤独了那么久的小崽子,无论什么情绪都是自己消化,她这么明晃晃的跟人家分享开心,已经算是很不容易了!

    邵泽轩:……分享开心?

    MMP!她分明是来打击老子!

    繁星背着小包包溜达了一圈又回家,到门口,小崽子瞬间变脸。

    很淡定。

    仿佛刚才一蹦一跳的萝卜精不是她。

    沈望也是好惨一男的,他就是偷偷摸摸想来看看星妹儿而已,顺便想知道究竟是哪个狗男人想要拐走他家星妹儿?

    套出来是哪个狗男人之后,逮着人就往死里锤一顿!

    他都还没有下手,哪里轮得到外面的野男人?

    结果繁星看见他之后,眼睛亮了亮,一蹦一跳跑过来,就是一句:“我跟秦犴在一起啦!!”

    沈望:……

    他觉着,冥冥之中,仿佛有一道雷劈中了他!

    “星妹儿,瞎说什么呢!”沈望表示自己不相信,垂死挣扎着说道。

    他不是不相信秦犴有这么禽兽,他是不相信星妹儿眼光这么差!

    “在一起啦!!”大佬毫不犹豫再一次给予沈望一记暴击,然后心中的小人儿开开心心转了个圈,再次撒花花??ヽ(°▽°)ノ?~

    沈望:……

    他莫名有种错觉,星妹儿根本不是因为把他当朋友,所以才告诉他这个消息,仅仅只是因为她想炫耀而已。

    因为你瞅瞅,这小崽子说完之后,秦犴站她身后只说了一句,“给你买了芝士小蛋糕”,她转眼一蹦一跳就溜了。

    沈望觉得,她仅仅是想打击他!

    “秦犴,你觉得你这是人干的事儿吗?”沈望无比幽怨地看着秦犴,鄙视之情溢于言表。

    秦犴只是面不改色道,“自己养的萝卜,自己啃一口,似乎并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总好过,被外面居心叵测的野男人欺负了去。”

    秦犴自打向繁星屈服了之后,就一直挖空心思想啊——

    想他跟繁星在一起,对小姑娘能有什么好处?

    左思右想之后,发现自己其实也并不是一无是处。

    你看嗷,现在正是小丫头最单纯好骗的年纪,要是她贸然跟其他外面的野男人在一起的话,指不定是要被骗财骗色,伤心欲绝的。

    但是跟他在一起就不一样了……

    他可是个正经人!

    可以帮星星度过最单纯好骗的这几年!

    沈望:“秦犴,你果然是我所见过的,最不要脸的狗男人。”做出这种狗事情,竟然还能理直气壮,面不改色。

    啧啧啧!

    简直世风日下!道德沦丧!

    早知道星妹儿这么容易被拐回家当媳妇儿,他以前小时候就应该顶着被他爹打死的风险,也要将星妹儿拐回来当妹妹!

    种下一颗小萝卜,长大之后,可以收获一个小媳妇儿。

    “哦。”秦犴可有可无地应了一声。

    沈望只觉得自己一拳打在棉花上,狠狠道,“分手了告诉我一声。”他还能把星妹儿再捡回去!

    秦犴只是斜睨了他一眼,“你在幻想什么?就算分手了,我也还是星星的哥哥,你觉得我会接受你这么一个……老且丑,蠢且讨厌的妹夫?”

    他妈的!

    这话可就说得太气人了!

    沈望毫不犹豫扑上去,气得想跟秦犴同归于尽,然后如愿以偿的被秦犴摁在地上锤了一顿。

    秦犴下手的时候,那还真是逮着人就往死里锤。

    心里有股不可告人的怒气。

    想跟他抢妹妹,嗯?

    想都别想!

    上一次打过了之后竟然还敢不长记性,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打到长记性为止!

    “你完全可以像小时候那样,去向沈伯父告状。”秦犴眼底是明晃晃的促狭和嘲笑。

    沈望:……

    好贱!

    他觉得自己完全无法抗衡!

    *

    秦犴将接手来的势力重心慢慢转移到京都,同时还进行明面上的洗白,也不过是短短两年的时间而已,在外人眼中,便一跃成为京都新贵。

    京都新老势力对峙,老牌世家,新贵则是靠自己白手起家的人。

    说得好听是白手起家,但实际上,要是没有点见不得光的手段,怎么可能在京都站得住脚?

    因此秦犴如此迅速崛起,明眼人都知道,这样的人只能结交,不能为敌。

    毕竟你去打听打听这位年轻新贵的名声——

    他的名声,那叫一个好啊!

    重情重义!对自己上一任大佬不离不弃!又对手底下的兄弟宽厚仁慈!

    这么好的名声,你敢相信?

    聪明人都信奉一个道理,那就是在道上混得声名鹊起的人,名声越好,只能说明他手段越老道,心机越深沉!

    手段老道,心机深沉的秦爷,现在每天都在忐忑一个问题——

    今天晚上睡到半夜的时候,会不会又冷不丁从被窝里拔出一只萝卜精来?!

    一开始的时候,他还只需要担心,自己时不时就要被绿萝卜精在嘴上啃一口。啃完之后,她还要点评一句,“秦犴,你的小嘴嘴,比上次好吃这么一点点哦。”

    手指比划出一丢丢的距离,大概这么一点点。

    啃完之后,每一次他都很羞涩。

    而且是那种克制不住的羞涩,真正花约莫一年的时间,才从面红耳赤的羞涩进化成了麻木。

    结果,好景不长。

    他好不容易对小崽子啃他嘴的事情麻木之后,她开始抱着自己的抱枕爬床。

    头一回,秦犴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自己肚子上枕着个毛茸茸的东西,还以为被子里钻了老鼠,差点没一脚将人踹下去。

    “小花花,你一个人睡觉觉的时候,冷吗?”

    秦犴当机立断摇了摇头,“不冷,甚至还有点热。”

    “那很好鸭,我的小脚脚冷。”她的小jiojio不上热,躺在被子里,好久好久都冰凉凉的。

    秦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