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反派今天也很乖 > 章节目录 第402章 夫人,饶命!(20)
    果不其然,在他躺了一小会儿之后,小熊崽子终于因为喘不过气来,嘴上的力道松了松……

    等她彻底松口的时候,厉南疆觉得自己背上那块肉早就已经麻木了。

    反手捂着背,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繁星。

    “老子从来没在女人手上栽过跟头!你是头一个!”

    繁星气哼哼的看着他,气得像只小癞蛤蟆似的。

    一言不发,默默从心里拖出小黑本,给厉南疆打了一个又一个的叉叉。

    厉南疆一把扣住繁星的手腕,然后整个人身躯压了上去。

    两个人躺在床上。

    面对面的互相盯着。

    厉南疆故意恶狠狠的吓唬繁星道,“你信不信老子一口能把你的细脖子给咬断?”

    说着,将头埋在繁星的脖子上,仿佛真要咬她。

    本来是真打算给她咬上一口,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的。

    然而埋到繁星脖子里的时候,厉南疆仔细嗅了嗅小姑娘身上淡淡的奶香味儿,又改变了主意……

    抱着繁星就可劲儿亲了亲。

    那架势,就跟猪拱白菜似的。

    搜神号在空间里默默给自己放了一首好日子……

    它战神爸爸终于上道了。

    就算作死又怎样呢?

    厉南疆比起之前所有的灵魂碎片,都要更主动热情啊!

    男人和女人之间如果想要拥有甜甜的恋爱的话,开车是最好增进感情的方式。

    如果一次不行,那就两次!

    小昏君最爱的就是新奇,最喜欢的就是她没经历过的事情。

    可惜了,上个世界的秦犴,太不中用。

    第一次未遂进了医院之后,就跟个害羞的大姑娘似的,后面死活都不敢。

    厉南疆作了这么多死。

    搜神号觉得,他唯一突破重围的机会……

    就是靠这个,另辟蹊径!

    结果,搜神号的好日子还没放完。

    厉南疆用下巴上青色的胡茬,将繁星的脖子扎了个遍。

    扎得繁星拼命蹬腿儿。

    气得搜神号:……emmmmm……MMP!

    厉南疆起身之后,繁星赶紧用小爪爪抱紧了自己的细脖子,像只小猫儿似的,十分警惕的盯着厉南疆。

    看得厉南疆哈哈大笑。

    “老子还以为你没什么怕的呢,没想到你竟然也怕啊!”

    “这就是给你的惩罚,知道吗?以后再不听话,小心我用胡茬扎你!”

    搜神号觉得自己就像个拼命想要牵红线的月老。

    好不容易将红线从这头,牵到了自己战神爸爸手上。

    然后厉南疆拿着一把大剪子,咔嚓一下就剪断。然后还得意洋洋,对它说,这绳子一点都不牢固,再牵一根啊!

    于是,它牵了一次又一次。

    终于,耐心告罄。

    牵你妈,不牵了!

    猪队友,根本带不动!

    搜神号甚至怀疑自己看的是假,明明里的少帅不是这样的!

    其他少帅:女人,这是给你的惩罚,以后再不听话,我就亲到你听话为止!

    厉南疆:以后再不听话,我就用胡茬扎你!

    哪个少帅留胡茬子的嘛!

    MMP!把胡子刮干净会死啊!

    厉南疆伸手摸了下后背。

    摸了一手血,果然流血了。

    于是干脆利落将上衣一脱,又将药给拿了出来,往繁星跟前一递,“给我上药。”

    繁星看到他身上全是伤口的时候,愣了愣。

    新伤旧伤全都叠加在一起,有好多伤口都是刚结痂没多久的,甚至还有些伤口是直接从肩胛骨那里一直划到腹部。

    厉南疆瞧见繁星愣住,顿时无比自豪的挺了挺胸。

    “怎么样,是不是老子身材太好,把你都给看懵了?”

    繁星:……

    搜神号:……你可闭嘴吧!一张大嘴成天叭叭的,不会说话,就少说两句,难道不行吗?

    “来,赶紧的,给我上药。”

    繁星斩钉截铁拒绝,“不。”

    “想得美。”

    厉南疆铁臂一伸,直接将人捞进怀里,“老子想得美?身上的伤是你咬的,你不上药,谁来?”

    小熊崽子快要被气炸了。

    十几岁的小姑娘,本来就身量纤纤,娇小得很。

    厉南疆又结实得跟熊似的,几乎单手就能将她给举起来。

    她没有一点点防备的时候,就直接被厉南疆捞在怀里。

    吓得小熊崽子下意识地伸出手去,一把捂住厉南疆的下巴……

    厉南疆发现她露怯之后,顿时更加嘚嘚瑟瑟地说道。

    “我就知道你怕我用胡茬子扎你,不肯给我上药是吧?”一边说着他一边将下巴往繁星脸上凑,“我看你听不听话!”

    繁星拼命捂住他的下巴之后。

    他舔着一张大脸,将嘴往繁星脸上凑。

    “不肯我用胡茬扎你更好,老子正好可以用嘴……”

    搜神号激动:……来了来了!要用嘴亲吗?

    “我这口牙可比你的结实多了,你细皮嫩肉的,老子要是一口咬在你脸上,你就毁容了,知道吗?”

    搜神号:……he tui!

    白瞎了刚才那么激动的它!

    繁星十分嫌弃的盯着厉南疆那张嘴。

    脸上写满了抗拒。

    不要不要她才不要!

    然而因为挣脱不了厉南疆的缘故,大佬只能格外憋屈地委曲求全。

    “你先把我放开。”

    果然,还是需要人好好照顾的小花花更加招人疼。

    像这种老花花,都是臭不要脸的。

    真讨人厌!

    这可真是巧了,大佬觉得厉南疆讨厌死了。可厉南疆,恰恰相反。

    听到自己怀中的小姑娘奶凶奶凶的声音,厉南疆当时就觉得心神荡漾。

    娘的,女人的声音怎么能软和到这种地步?

    又奶又软又好听,哼哼唧唧的,好像还带着点凶,但是凶又凶不起来。

    厉南疆将人放开。

    繁星将药瓶子往厉南疆脸上一砸,从床上跳下来就跑。

    甚至还给他做了个鬼脸,“才不给你上药,老家伙!”

    然而她这短胳膊短腿的,还没等她跑到门口,厉南疆就已经长腿一迈,直接单手拎住了她的衣领子。

    “老子就说你是只矮冬瓜,你还不信。腿短还想跑,你觉得你能跑到哪儿去?”厉南疆将人拎起来之后,又捞在了怀里。

    这一次,他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愣是用胡茬,将繁星里里外外扎了个遍。

    从脸到脖子,全部都是被胡茬给扎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