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反派今天也很乖 > 章节目录 第423章 夫人,饶命!(41)
    至于迟海河……

    他单独一个人被莫名其妙的关了三个月,只差没将他给逼疯!

    等他又莫名其妙的被人放回来的时候,他才发现,短短三个月的时间,整个世道好像都变了……

    他多了个女儿。

    陆琴琴生的。

    因为孕妇一直身体不佳,所以是个早产儿。陆琴琴生孩子的时候,他不在身边。母女二人只能一直住在医院,让护工帮忙照顾。

    所以,他失去了所有存款。

    甚至,还欠下一大笔债。

    不过这没关系,迟海河完全相信自己的能力,只要他继续写故事,继续投稿出去,钱迟早都会有的。

    更何况,他写的有关厉南疆的故事,现在还不到六分之一。有现成的灵感源泉在,完全无需担心。

    于是迟海河将陆琴琴和孩子从医院接回来之后,就立即奋笔疾书,闭门不出。

    之前刚来北平时的困窘,让他至今记忆犹新。

    所以才养成了存钱的好习惯。

    现在没了存款,迟海河觉得特别没安全感。

    甚至都无心陪自己刚出生的女儿,挣钱要紧。

    结果这一次将稿子寄出去之后,迟海河接到了大都报编辑的回信,信里十分隐晦的告诉他:

    以后有关于厉南疆的故事,应该不能继续刊登下去了。

    因为报社了收到不少文人投诉,说“守护者”通过写文章的形式,恶意诬陷海城少帅厉南疆。

    人家海城少帅,明明就是个保家卫国的英雄,结果竟然在文章里被写成强抢良家民女,迫害无辜百姓之人。此等颠倒黑白之事,简直令人发指!

    其他文人觉得,“守护者”以公谋私,恶意诬陷,有辱英雄,不配与他们为伍。

    若是大都报继续刊登他的文章,他们这些人将再不会向大都报投稿。

    当然了,话是这么说。

    实际上,其他文人心里想的是:写你娘个憨批!你得罪了人家海城的少帅,结果自己啥事儿没有。害得我们无辜受累,愣是吃了三个月的窝窝头。要是再让你继续写下去的话,现在世道这么乱,谁知道下一次要吃几个月的窝窝头?

    他们这些人可都是拿笔杆子吃饭的,写文章骂人可还成。

    一旦遇上真有人将他们关起来,手无缚鸡之力,他们能干啥?

    为了以后不再遭这种罪,当然得从源头隔断!

    大都报虽然眼馋迟海河接下来的故事,但是他们也不能因为迟海河一个人,得罪了其他所有的文人。

    毕竟报纸版面那么大,总不能只刊登迟海河的文章吧。

    迟海河在得知自己竟然被退稿的时候,先是觉得不可思议,紧接着,整个人都陷入焦躁中……

    手里有闲钱的时候,当然希望能有一个跟自己血脉相连的亲人。

    可是当自己都经济困难的时候,再多一个奶娃娃,那简直是雪上加霜!

    其实要说迟海河,也算是自作孽……

    在原剧情当中。

    他是凭借以厉南疆为反派的故事成名的,实际上文采比起文坛大家来,简直是云泥之别。

    可他得亏有陆琴琴这个贤内助。

    原剧情中,他亲自将陆琴琴带入了文人圈子,成为文人圈子里,人人艳羡的贤伉俪。

    女人本就敏感多思,陆琴琴比起寻常女人来,更加容易多愁善感。多愁善感用在写文章中,颇为感动人心。

    在迟海河写完厉南疆之后,陆琴琴就时不时地能为迟海河的文章,提出一些自己的修改意见。同时,还提供了不少灵感源泉。

    夫妻二人合作,这才在文人圈子里名声越来越大。

    而这一次,迟海河在刚来北平时的那一场大病,让他觉得,陆琴琴思想觉悟不够,难以经受挫折,没有文人傲骨。

    于是根本没打算让陆琴琴接触文人圈子。

    所以,说来说去……

    都怪繁星那个小熊崽子,将钱全都拿去买冰糖葫芦了。

    没塞点私房钱给陆琴琴,才导致了这后续的一系列变化。

    这个小坑货。

    坑得迟海河现在满脑袋都是包。

    孩子因为早产,身体不好。

    陆琴琴又因为生产,亏了底子。

    母女二人都是要花大价钱的。

    而迟海河投出去的稿件又一一被退回,于是只能去找这几年来在北平交的朋友借钱。

    而且最可怜的是,迟海河还完全不知道……

    自己之所以会走到这地步,就是因为当初……将那个憨批姨妹带到北平!

    他在被关起来的那三个月里,连一个人都没见过,只有人按时给他送窝窝头。

    他要知道,是那个憨批姨妹搞鬼。

    怕是要气得吐血!

    *

    百乐门内。

    小熊崽子正躺在椅子上,舒舒服服地任由几个老相好给自己按摩。

    杜承恩在旁边,都看得好生羡慕。

    试问,哪个男人,不想要这样的艳福?

    他甚至看得有点羡慕嫉妒恨。

    自己好歹也是北平城有头有脸的人物,百乐门这些各自背后有老相好娘们儿,都对他爱答不理的。

    就算牡丹是他的老相好,也是没钱花的时候就‘杜爷’,有钱花的时候就‘今天没空’。

    他甚至都想咨询一下自己老妹儿,究竟是使了什么手段?

    褚文浩过来的时候,就瞧见了这熟悉的一幕。

    没错,拖繁星的福。

    就为了劝她回去,他现在都已经成了百乐门的常客。

    其他男人:过来找乐子。

    他:过来被人当成乐子。

    百乐门那些性子格外奔放的姑娘,一个个看他有副好皮囊,稍不留神就往他怀里倒。

    而且她们根本就不是真的喜欢他,就只是因为他相貌英俊,想占他便宜而已!

    别问他为什么知道的。

    因为她们在往他怀里倒,摸了他一把又一把,占完他便宜之后。

    还要娇笑着,相互交流经验。

    “哎哟,你还真别说,这位先生屁股真翘!”

    “是的吧?我也摸过的啦!我之前就跟你们说过,你们还不信,现在信了吧?”

    “信了信了!还是你讲义气!”

    褚文浩:……MMP!气哭!

    如果不是因为跟厉南疆之间的交情跨越生死的话,他何至于会牺牲至此啊?

    然而前不久送回去一封信之后,厉南疆就一直没有回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