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反派今天也很乖 > 章节目录 第424章 夫人,饶命!(42)
    厉南疆也不知道是怎么打算的。

    他娘的,厉南疆要是想另外找个人开枝散叶,那也跟他说一声啊!

    他好早日脱离苦海!

    用不着每天准时跑到百乐门来报道,劝这个昏君回海城!

    褚文浩甚至觉得,这个时候你要是问繁星,厉南疆是谁这种问题……

    她可能会一脸懵逼的抬头看你。

    反问一句:“谁鸭?”

    搜神号顿时就呵呵了。

    果然年轻人还是不够自信,麻烦自信一点,把可能去掉!!!

    她还记得它战神爸爸吗?

    不!

    她早就已经不记得了!

    她果然对它战神爸爸不是真爱,她只是馋他的身子而已。

    因为不是真爱,所以她现在顺理成章地,馋别的女人的身子了。

    “哟,褚先生,又来了呀?”牡丹一边给繁星按摩腿,一边冲褚文浩抛媚眼。

    杜承恩:……呵,这就是他的老相好,绿帽子就在眼前了。

    玫瑰剥了一颗葡萄往繁星嘴里塞:“褚先生来得这么勤快,我都以为是故意来看我的呢!褚先生,这么喜欢我,给我当相好不啦?”

    旁边另一个女人呸了一句,“得了吧你,褚先生哪里是喜欢你?想得美!褚先生明明是喜欢我们所有小姐妹,对不对?”

    褚文浩:“……”

    “嫂子……”褚文浩生无可恋。

    这段时间以来,他真的很绝望。有时候晚上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甚至会开始后悔……当年小时候,为什么要跟厉南疆当朋友?

    “你来了鸭。”繁星隔得远远的,极其自然地跟褚文浩打了个招呼。

    完全没有被自己男人的好朋友,抓到自己在左拥右抱的觉悟。

    “嫂子,你出来这么久,也是时候该回海城了。”

    虽然知道自己这话说了等于白说,毕竟他说得再对,繁星也不会听。

    但褚文浩还是抱有着一丝希望,能够铁杵磨成针……

    “海城没有好吃的。”连冰糖葫芦,都没有北平城好吃。

    “没有好玩儿的。”海城没有百乐门这些漂亮的小姐姐。

    “没有什么,值得我回去的。”

    小熊崽子一本正经地做了一番对比。

    褚文浩:???

    “可是北平没有厉南疆啊!”难道一个厉南疆,还不足以让你放弃北平城的这一切,回到海城吗?

    褚文浩觉得自己惊呆了!

    难道厉南疆这么没有排面的吗?

    一言惊醒梦中人。

    繁星歪着头,努力想了想。

    对哦,北平没有厉南疆那朵老花花。

    但是想了许久之后,就觉得吧……

    “没有厉南疆,难道……不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嘛?”

    那朵老花花说她,脸像猴子屁股,身高像矮冬瓜。

    一点都不可爱,甚至还让人想打他。

    没有他……

    难道不好吗?

    繁星觉得,褚文浩仿佛……打开了她新世界的大门。

    让她发现,待在北平城,好像多了一个好处。

    褚文浩当场噎住。

    差点没当场去世!

    灰头土脸从百乐门里出来之后,褚文浩简直忍无可忍!

    狠狠一巴掌就直接抽在自己嘴上。

    让你嘴贱!

    让你他妈嘴贱!

    你说什么不好,为啥非要提厉南疆?

    但是抽完自己嘴之后,褚文浩恨不得委屈得嚎啕大哭……

    这他妈能怪他吗?

    他又不知道,厉南疆这么不着他媳妇儿待见!

    *

    然而繁星花天酒地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

    因为,厉南疆亲自来北平,想要将她给逮回去!

    厉南疆找上褚文浩的时候,褚文浩已经……

    同样过上了左拥右抱的生活,哈哈哈哈!

    去他妈什么兄弟情不兄弟情,褚文浩有一次借酒消愁之后,被觊觎他已久的百乐门姑娘给拽进了房里。

    他这个人吧,其实节操少得可怜。

    以前女朋友不少,只不过回国之后,就立志要修身养性。

    再加上他进百乐门是想要将嫂夫人给带回去的,之前仅剩的节操支撑着他,让他不能被蛊惑。

    可是在那天晚上,被别人成功得手之后。

    褚文浩的坚定不移,就轰然倒塌了。

    因为百乐门那姑娘睡完他之后,就将心得体会跟其他所有姑娘说了。

    然后,嫂夫人也有所耳闻……

    褚文浩就觉得,妈的,反正节操都已经掉光了,他还有什么好在乎的呢?

    难道姑娘们不香吗?

    难道花天酒地的日子,不好过吗?

    难道左拥右抱,被好几个姑娘环绕的感觉,不好受吗?

    以至于杜承恩还找繁星抱怨了好几次,说褚文浩不是个人,老子把他当兄弟,结果他撬我老相好。

    牡丹因为他长得不如褚文浩,已经另投怀抱了!

    “这就是你跟我说的……誓死也要将你嫂子给带回去?”厉南疆根据褚文浩给的地址,找到他临时租的房子的时候,褚文浩正跟自己新认识的相好,睡在被窝里没起来。

    褚文浩:“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真的已经尽力了。”

    但是敌人太他妈狡猾了!

    以至于他不仅没能抓住,还将自己给搭了进去。

    褚文浩一边穿衣服,一边叮嘱自己的相好道,“我有事,就先走了,这些钱你拿着买衣服。”

    厉南疆来得匆忙,风尘仆仆。

    褚文浩先将人带着去吃了顿饭,然后一本正经的对厉南疆说道:“我觉得你最好是别轻易去见嫂夫人,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你这媳妇儿……她有毒。”

    而且还他妈是剧毒,知道吗?

    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被她带沟里去!

    她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坑货!

    “看看我,一个多么正派的人。不知不觉,竟然就堕落了!全都是你们家那小冬瓜的功劳!”

    厉南疆只是冷眼看他。

    眼神跟看傻子似的。

    仿佛在问,你是觉得你脑子有问题,还是觉得我脑子有问题?

    “你会堕落,难道不是应该归功于自己足够下流?将这功劳归咎在我的小冬瓜身上,她可承受不起。”

    褚文浩:“你听听,你这说的还是人话吗?这年头可真是造孽了,说实话都没人听。”

    “你不信,到时候跟我去百乐门瞧瞧。你的小冬瓜,可比老子这个臭男人,受姑娘们欢迎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