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反派今天也很乖 > 章节目录 第493章 陛下,开心吗62
    第488章陛下,开心吗62

    黑月去在宰相府传旨的时候,瞧了一眼郑开诚的神色……

    宰相大人应当是真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半点都没有揣摩到陛下的真实用意,反而眉宇之间隐约还有得意之色。

    似乎是觉得,自己压了陛下一头?

    宰相府出手相当阔绰。

    黑月走这么一遭,就得了一百两银子的赏银。

    将银票收好之后,他那是脸不红气不喘,心安理得直接走人。

    也完全没有要提醒郑开诚的意思。

    收银子可以,背叛陛下不行。

    郑开诚在送走黑月之后,洋洋自得的冷笑一声。

    “呵,毛头小子,就是毛头小子。”

    在懂得世间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之后,自然而然就学乖了。

    不过就这低头的速度,倒是证明小皇帝是个聪明人。

    能屈能伸得很。

    不仅要立后,还要亲自从宫中到宰相府迎亲。

    这也算是他郑家,数百年来,最光宗耀祖的时候了!

    “陛下,其实……我不想见你了。”卫轩将头别向另一边,不想让繁星瞧见自己眼下这般形容枯槁的模样。

    “为什么?”繁星趴在床边,乖巧得像个小孩子。

    “你知道吗,古时候有个皇帝,他有一位极其宠爱的夫人……”

    那位夫人啊,传说是倾国倾城,但是却红颜薄命。

    年纪轻轻就病死了,可是皇帝却记了她一辈子,至死不忘。

    他也想……当那么个蓝颜祸水。

    “哦,可是我,记性很差的。你要是,让我一直见不到你,我可能很快就不记得你了。”

    这么一番鬼话,也就卫轩这个傻子会信。

    虚弱中眼见着就染上了丝丝委屈,“陛下怎么是个……如此薄情寡性之人?”

    “你好笨哦,我骗你的鸭。”

    繁星亲了亲卫轩的唇,轻轻地。

    很轻,很轻。

    就像是在珍视自己唯一的宝贝。

    “其实……”忘了卫轩也好。

    明明是想要说这话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话到嘴边,卫轩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兴许他也是自私的,哪怕不能陪小昏君走完下半程,也希望小昏君能一直记着自己。

    要立后的事,繁星没有跟卫轩提起过……

    这也就直接导致很久之后,卫轩才知道……

    e……曾经,小昏君有一个未过门的皇后。

    然后,她死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阐述了小昏君痛失伴侣的心酸事。

    很快,就到了陛下亲自迎亲的日子。

    皇帝大婚与寻常人家娶妻不同。后者不仅需要挑良辰吉日,而且还要走完整个下聘流程。

    但是陛下大婚,则只需挑个良辰吉日进宫,再进行封后大典。

    几乎所有朝中大臣都在羡慕,觉得郑开诚这老贼,真是万里无一的好运道!

    生了个好女儿,竟然能够让陛下亲自上门迎亲。

    古往今来,谁有这种荣幸啊?

    所以到了这一日,不管是世家大族,还是寒门学子,又或者是御史言官。

    但凡是有心攀附宰相大人的,纷纷前来道贺!

    也正因为如此,这些人也算是倒了八辈子霉。古往今来,从来没那么多朝中大臣,被吓得如丧家之犬一般。

    陛下的的确确,是穿着一身红衣来迎亲的。

    但那身红衣,是红衣司的官服。

    而不是帝后大婚的喜服。

    红衣司的官服呈暗红色,如同沉淀已久的血浆,迈步而来的时候,只会让人觉得瞧见了一滩血海。

    年纪轻轻的皇帝,坐在高头大马上。

    身上穿着暗红如血的衣裳,身后跟着浩浩荡荡的红衣司部下。

    居高临下地瞧着跪在宰相府门前,山呼万岁的朝臣。

    “一炷香内,跟宰相府无关的人,靠边。”

    黑月心口的大石头落下了。

    好险,幸好陛下还没有丧心病狂到,要直接将在场的朝臣全都砍死的地步。

    “陛下,这是何意?”郑开诚总觉着有什么事,似乎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黑月,念。”

    “经查实,宰相郑开诚,蓄意策划南方水患之事,引得朝野动荡,民不聊生。谋害九千岁,毁我朝廷栋梁之才,罪无可赦。诛三族,以儆效尤。”

    黑月觉得这应当是自己这辈子,说过最长的话了。

    就连念的这些,都是绞尽脑汁编出来的。

    什么查实不查实的……

    抱歉,并没有证据。

    都是临时现编。

    毕竟众目睽睽之下,总得给个理由搪塞众人。

    在场的所有人,连同郑开诚在内,都是全然懵逼的!

    在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只听得小皇帝慢吞吞道,“一炷香,到了,动手。”

    红衣司,隶属陛下。

    指令一下,立即执行,绝不拖延!

    繁星坐在马上,轻轻一挥手,身后红衣司的人,便当真如浩浩荡荡的血海一般,朝宰相府涌了过来……

    “陛下,岂可偏听偏信啊?”

    郑开诚在变故突生的时候,还强行稳如老狗,假装自己半点不慌。

    然而事实是,怎么可能不慌?

    “陛下,老臣是冤枉的!今日乃陛下大婚,陛下可以将老臣下入牢狱之中,等行了大婚之后,再还老臣清白不迟!”

    郑开诚仍然以为,自己有商量的余地。

    竟然还想着,先将女儿送进宫。等到皇后之位尘埃落定,他的那些门生,再将他救出来也不迟。

    繁星从马上一跃而下。

    亲自带着红衣司的人,步入宰相府。

    一步步靠近郑开诚。

    然后,随手挥剑,一剑砍死郑开诚身边的宰相夫人。

    温热的血溅了郑开诚一脸。

    “现在,你能领略到,朕的不开心了么?”繁星轻声问道。

    伴随着话音落下,红衣司的人开始大肆屠戮。

    到处都是喷溅而出的鲜血,到处都是应声而倒的人。

    宰相府为了喜庆,几乎将整个府邸都布置成大红色。

    跟满目的鲜血相比起来,当真是相互映衬,相得益彰。

    “你害卫轩,朕的不开心,就跟你现在,一模一样。”繁星一字一顿道。

    她不懂什么叫,不牵连无辜。

    也不懂什么叫,冤有头债有主。

    小花花以前只教过她,在做坏事之前,要想好最坏的结果。

    踏上杀人的路,就会不断,在报复与被报复中度过。

    她已经做好准备了,可是别人,好像还没做好准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