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反派今天也很乖 > 章节目录 第501章 你是我的甜甜甜3
    第496章你是我的甜甜甜3

    他是个哑巴。

    不会说话。

    所以妈妈很生气。

    小男孩儿有些难过地低下头,连眼泪都麻木得没有。

    沉默着将身上湿哒哒的衣服脱下,小心翼翼给花洒调水温。

    老式居民楼,浴室墙上有窗,大概两米高的样子。

    繁星瞄准了是哪一家的浴室之后,悄咪咪地回家搬凳子。

    已经哼哧哼哧搬了好几趟……

    先是大椅子。

    然后是圆凳。

    然后是矮板凳。

    得亏小崽子力气跟牛似的,要不然还真搬不动。

    叠加在一块儿,如猛虎上山,气势汹汹踩上去……

    在浴室的白炽灯照耀下,她看到了一身白皮。

    白得耀眼!

    白得反光!

    往浴室里看。

    然后将头缩回来,扯着睡衣裙的领子往底下瞧。

    再往浴室看。

    再拉开小裙子看自己。

    好像……不一样鸭!

    繁星将头搁在浴室的小窗户上,静静地看着底下的小卷毛自己洗自己,始终没有抬头看一眼。

    小卷毛的一身白皮上,很多青青紫紫的痕迹。

    有青色的,还有紫色的,还有黑色的。

    他沉默着穿好衣服,又将浴室的水拖干净,然后走出浴室。

    睡衣是件爸爸衬衫,穿在身上,像只小鸭子。

    偷看完人家洗澡的小崽子,又悄咪咪将自己搬出去的椅子凳子搬回来。

    睡在床上。

    睡不着。

    想不明白,为啥小卷毛跟她不一样?

    熊崽子的好奇心,不能被点燃一丁点,要不然的话,就跟星火燎原似的。惹起来一丢丢火星子,她能烧得跟老房子着火一样。

    噼里啪啦,压都压不下去

    没过多久,杜芝兰再次接到老师电话,让她去学校一趟。

    尽管已经做好了熊孩子闯祸的心理准备。

    然而杜芝兰在知道自家小崽子做了什么之后,还是被震惊得目瞪口呆。

    她竟然用之前换回来的奶糖,哄着班上的小男生脱掉衣服去找老师。

    十分好奇问老师,“为什么,他们跟我不一样?”

    班上十几二十个小男孩儿,齐刷刷往老师面前一站……

    老师当时差点气得晕厥。

    “白繁星小朋友的家长,我觉得你们家,应该要加强教育呀!”小小年纪就学会耍流氓,这长大了,不得了啊!

    “是是是,等回家之后,我一定加强教育。”

    杜芝兰想扶额,咋就这么熊?

    “有些不该让孩子知道的事情,你们家长应该注意点儿……”

    老师将话说得十分含蓄。

    然而大家都是成年人,再含蓄也能听得懂。

    杜芝兰只觉得一张脸都快丢光了:“……”

    她要说这事,根本不是她教的,有人信吗?

    她跟孩子她爸平时挺注意的啊,从来都没有当着孩子表现得逾矩。

    这熊崽子,从哪儿学来的?

    杜芝兰回家之后,将事情跟白广园说了一遍,夫妻俩面面相觑。

    沉默半晌。

    “你说,要不要给星星上上课?”杜芝兰问道。

    白广园反问:“怎么上课?”

    最重要的是,这种事情怎么教嘛!

    四岁多的小崽子,好奇心重,又听不懂。

    简直心累。

    最后,杜芝兰只能语重心长对繁星:“以后再不能做这种事情了,知道吗?”

    这要是个儿子,她拎起棍子揍一顿就是了。

    偏偏是个闺女。

    偏偏闺女做的事情,比皮小子还要更皮!

    哄着人家男娃光屁股去找老师,真是……

    “为什么鸭?”繁星嚼着奶糖问道。

    “小男生会害羞的。被他们爸爸妈妈知道,会觉得你这是欺负他们,到时候就会找你麻烦。”

    “哦。”小熊崽子似懂非懂,半懂不懂地点了点头。

    其实没懂。

    但是隐约知道,不能在学校里做这种事了。

    要不然,老师就会喊妈妈去学校。

    晚上,702又传来女人暴躁怒骂的声音。

    当时正赶上白家吃晚饭,杜芝兰随口提了一句,“那家孩子又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他妈咋跟火药桶似的,一点就炸?”

    甭管半夜还是晚上,又或者白天,总能撞上孩儿他妈发脾气。

    繁星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

    小崽子脑回路曲折得很,没谁知道她又想了些什么。

    702那户人家。

    油乎乎的菜汤满地都是。

    刚刚,汤太烫。

    往桌上放的时候,不小心砸在地上了。

    桌子太高,他放碗很吃力。

    男孩儿小小的一只,极力将自己往墙壁上缩,低垂着头,惊惧得像还没出窝的小动物。

    脑袋上传来手指拼命敲击的疼痛。

    他只能低着头,使劲儿搓衣角。

    “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是个智障吗?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你怎么不去死?你每天除了给我找麻烦,你还会干什么?”

    “你给我滚滚远一点,不要在我面前扎眼!”

    女人不耐烦地推搡着男孩儿,将人一个趔趄推倒在地上。

    实在烦躁起来,直接动脚踹。

    男孩儿反应迟钝地往浴室里躲。

    身上脏,不能去房间。

    待在浴室里,等妈妈消气。

    妈妈生气才会打他,等不生气了,就不打人了。

    浴室里放着一条小板凳,男孩儿坐在板凳上,一坐就是两三个小时。

    安安静静的,不发出一点声音。

    像个雕塑,低垂着头,一动不动。

    一直到晚上十点半,外面才没有动静了。

    小男孩儿慢慢拖着腿从浴室出去,再进来的时候,小心翼翼捏着衣服。

    他身上全都是黏糊糊的油汤,脏。

    怕花洒淋水的声音太大,所以抱着花洒,想努力让水流声音小一点。

    他听得见。

    可是听不很清楚,要很大很大的声音,才听得清楚。

    他也不知道,水的声音大不大,所以他很害怕。

    小男孩儿不知道,有只小熊崽子悄咪咪从床上爬起来,打开家门,在楼道瞅了一眼,702的浴室有灯光,赶紧将自家椅子凳子往外搬……

    繁星手里拎着小板凳。

    想了想,又抓了几颗红皮奶糖在手里。

    轻车熟路爬上墙,刚好撞见小卷毛在脱衣服。

    不是一身白皮了。

    他从脖子到肚子,红彤彤的。

    男孩儿伸手戳了戳被烫红的地方,反应了片刻,觉得有点疼。

    繁星趴在窗户上,随口撕开一颗奶糖往嘴里塞。

    结果糖纸轻飘飘就顺着窗户落了下去,刚好落在小卷毛白皙的脚背上……

    这个世界大概就是……

    既熊又痞的小崽子,拐走单单纯纯、可可爱爱、羞羞涩涩小奶狗的故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