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反派今天也很乖 > 章节目录 第771章 她是他的小仙女6
    程默狠狠往地上啐了一口。

    他妈的,他还从来没吃过这种亏!

    (7)班那个女的叫什么来着?

    他迟早弄死她!

    程默是真的想要弄死繁星,但是他不知道,因为他的特别,他现在的处境十分危险……

    毕竟有些熊崽子,只会被特别的男孩子吸引。

    可以陪她小星星演戏的蓝孩纸,很好,成功引起了她小星星的注意!

    *

    搜神号很失落。

    它从来没有想到过,它战神大人竟然会堕落成这样的败类!

    竟然连小姑娘都欺负,简直不是人!

    它为自己有这样的狗爹,感到耻辱!

    家门不幸,实在是太家门不幸了!

    这段时间以来,小崽子脑子出了问题。

    是它,一遍又一遍的告诉她,千万不要被董非歌那个狗比给骗了!她之前是有很喜欢很喜欢的小野花的,那朵小野花,就是它战神大人!

    它战神大人,比其他的庸脂俗粉好千万倍!

    勾得小崽子好奇,自己的正宫小野花是什么模样。

    现在,嘤!!

    搜神号都不敢告诉小熊崽子,小野花出现了,就是那个找女孩子“借钱”的人渣败类!|

    它是绝对不会说的。

    它才不会承认,那么没有下限的男生,是它战神大人!

    干坏事可以,没有下限,不行!!

    然而繁星回到家后,默默从心里拖出一本小红本,认认真真就开始自己编剧情……

    “他被我打,肯定,想打回来。”

    “下一次,要演什么呢?”

    “今天,是聪明,励志,坚强的小星星。下一次……”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我想当,霸道,无情,冷酷的小星星……”

    搜神号听到这小崽子碎碎念,心里几乎是绝望的。

    好的吧,它太高估自己的作用了。

    就算它不承认,那是它战神大人。不告诉这只小崽子,她的小野花出现了。

    这只小崽子也能凭着精准的直觉,注意到它狗爹。

    原来它说不说,都是一样的。

    嘤,它的存在,一点都没有成就感!

    气哭!!

    *

    此时程默尚且不知,他和(7)班那个所谓的小仙女之间的下一次见面剧本,已经注定好了……

    妈的,据说她学习努力,尊敬老师,认真看书,结果分数还只有个位数。

    这分明,是智商有问题吧,对吧!!

    谁他妈知道,这样一个智商有问题的,每一次坑他,都管挖管埋,手法老练!?

    程默顶着一只乌青的眼回家。

    他家住在老城区,那里一大片都是城中村。环境不算太好,但是也还没有贫民窟那么差。

    程默爸妈是城中村的原住民,在这儿有一栋四五层高的小楼。

    一楼二楼都是用来开麻将室的。

    程默低着头,沉默着从几台麻将桌中间穿梭过去,轻车熟路往楼上走。

    整栋房子,连楼梯墙壁上都是吸附已久的烟酒味儿。从楼上到楼下,都是排课嚷嚷的声音。

    楼梯扶手上黏黏腻腻的,一天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的手,从楼梯上摸过去。

    三楼程家自己住,上面两层出租。

    租金不贵,租给了几个上了年纪的站街女。底下打麻将的通宵累了,就来四五楼睡一觉。

    “我回来了。”

    程默进门,程妈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看见他眼睛乌青了一块,什么也没说。

    他自己不争气,要作死,怪得了谁?

    好好的书不读,要在外面混日子,活该被人打死!

    程家父母已经吃完了饭。

    毕竟开麻将室的,有哪个是自己不打牌的?早点吃完晚饭,晚上还要上桌呢。

    母子俩全程没有任何交流,程父吃完饭后在睡觉,等着晚上打牌。

    剩饭剩菜摆在桌上,程默十分沉默的吃完。

    回房。

    默默待在自己房间里抽烟,抽得很凶,一根接着一根。

    底下是轰隆隆的麻将声,还有客人吵吵闹闹的声音,吵得他心烦意乱!

    他感觉自己心里有一头特别凶猛的巨兽,在不断叫嚣咆哮着。

    让他有种想要冲下去,掀翻所有麻将桌的冲动!

    吵吵吵!

    吵死吗?!

    晚上十一二点,程默才昏昏沉沉睡过去。

    第二天凌晨四五点。

    楼上就传来女人尖叫咆哮的声音,还有在地板上扭打的沉闷声响。

    “程春祥!老娘打死你!”

    “这就是你陪人打通宵吗?打麻将打到床上去了!?”

    “我要不是下去看一眼,还不知道你又钻到她被窝里了!”

    “……”

    程默将被子蒙住头,想要继续睡。

    但是楼上声音实在太大,烦躁得他从床上爬起来,十分暴躁地将房间里的凳子一脚踹倒在地上。

    打开房间窗户,冲着楼上怒吼了一声,“大清早,吵死吗?”

    楼上的厮打和谩骂,仿佛瞬间按下了暂停键。

    停止了。

    但是程默却默默看向门口的方向……

    果不其然,程父和程母没过一会儿的功夫,就气冲冲回到楼下。

    “小兔崽子,你刚才骂谁?”

    程默只是不说话。

    人如其名,沉默得很。

    程春祥虽然整个人被酒色财气给掏空了,但是身高体重并不差。

    脾气一上来,直接跟程默动手。

    程默被打急了,偶尔也还一下手。但他可能顾念这个男人到底是自己父亲,所以每次还手都留了手,而且还有点犹豫。

    所以只能被压着打。

    最后被踹了一记窝心脚。

    一大清早,家里闹得鸡犬不宁,狼狈不堪。

    父子俩打完后,程父和程母两个人又在客厅里扭打起来。

    “程春祥,你昨天晚上肯定赢钱了,你把钱给老娘交出来。你死在那些脏货床上都没关系,把钱给我!”

    “你简直就是个泼妇!”

    “……”

    程默龇牙咧嘴地揉了揉心口,摸到放在枕头下的烟和打火机。

    靠在墙上开始点烟。

    没办法,疼啊。

    抽一口,缓解下憋闷。

    你说人生,究竟有什么意义?

    除了抽烟喝酒嚼槟榔,他好像找不到其他任何意义。

    哦,可能以后会学着程春祥玩女人。

    毕竟他跟程春祥越来越像,程春祥身上有什么毛病,他都渐渐学得一模一样。

    也就还剩下打麻将和玩女人没学……

    一连抽了好几根烟。

    到时间去学校了。